【三字母本宣】【孩子他娘们它生出脚来了~~~~~】全员向《無人區~3 o'clock~》宣传

[公式站和Staff试阅们戳这里好吗]

log2.jpg
log1.jpg

羅德里赫·埃德爾斯坦醫生的工作其實很清閒。


你要知道律師和心理醫生是這地球上行情最穩定當然也是最貴的行業,計算起他們的嘴皮磨損率來說。
他大概在工作日每天上五小時班等他預約的兩三個自以為自己沒有問題的病人或者自以為自己有問題的正常人,其他時間可以用來寫病例報告然後投稿在某本不太有名氣的神經系統醫學雜誌上,如果他們難纏點的話他會考慮採用電休克或者來電CNS,要不直接簽單轉送到布拉金斯基與波諾弗瓦閣下的醫院裏批註是胃鏡腸鏡結腸鏡。

……但是市民們,他為什麼來這兒?他會遇到誰?他的生活中有什麼?

如果您執意要問我是否認識埃德爾斯坦先生或者執意要問我的名字,那么我建議您在這個星期九約一次心理治療,二十五點七十分。

或者請您把時鐘撥到三點整,打開這個網站,我真心希望您可以等待我的答案。

阿瑟加德。

Btristesse診所。
banner

版頭/土鱉 美工/阿水同志 文案/MooOn、阿水同志、幽via


刊名:《無人區~3 o'clock~》

公式站:http://3oclock.blogbus.com/
屬性:全員架空小說插圖本。微量漫畫含。


“請相信就算它是文本也不會是那種翻十頁都找不到一張插圖的本。看圖組就大概知道了……QuQ?”
“但你也不要相信你的手可以翻一頁出一張圖。哦就算如此你也不要嫌棄它好嗎QuQ?”
“這是一篇請小心觀看的四人聯文。就算主催都是突發性死蠢它也不會窗……QuQ!”
“準備好了嗎?關門,放病人!!”

出品:Btristesse診所

開本:A5
P數:未定。150以上。

價格:未定。

LOGO:


主催:幽via、MooOn、阿水同志
主筆:幽via、MooOn、阿水同志、暗黑歌姬
番外+文guest:毒伯爵斯內普、sporza、桿君、逆凜
插圖:卡鈉、張養浩、竹中紅鈴、semillon、NinEo、沈風華、土鱉、祭祀、19、千秋殤、上善若水、阿空、Cielysia、紫禁、燈
單幅〔包括guest〕:J.N、天水嵐、拉拉紙繩、NinEo、阿豚
場景繪制:Esth.Arslaan
人設繪制:阿豚

#皮艾死:


1.這是正經向架空本。
2.主要是奧視角,支線另算。
3.應該不算黑暗向。
4.涉及異常心理〔如人格障礙、憂郁癥、戀物癖之類〕。
5.無關三次元。

6.這個本子的正文沒有確切CP,只曖昧,劇情主〔番外另算〕。

7.一宣的畫手寫手試閱不是本子內的而是僅供了解用。

此站已废。坚决奉行人民战争转移至大巴。

金盾你好再见
就这样。

[APH][一人乐之26100HIT][奥中心WW2谍战背景]Le Mariage de Figaro[法/费.加.罗.的.婚.礼] F.

……某个遗愿终于达成了哦也!关于CH.F之后我的更新因为时间和种种私人原因会很慢。LMF时间轴经过很多次考虑还是定回斯大林格勒战役僵持阶段的1942年秋。关于法加和一小点CCCP组的东西留到Ch.G好了TAT虽然透明在军情五处的蒙特利尔分部用字母倒换的晴文写密报,然后夹在自由法国电台的白噪音中送给腐烂的情节以及列奥的路线问题我都只能留到Ch.G了TAT

关于Fredinand von Edelstein/萨尔茨堡【出自萨尔茨堡大主教/拿破仑战争时期的萨尔茨堡选帝侯/奥匈帝国的萨尔茨堡公国】拟人的特别声明:请参照Otto von WeilSchmidt,把他视为Roderich von Edelstein或者作为奥地利另外真实的一面,一个时代的投影。再次严重声明本人绝非分.裂.主.义.者。【虽然是小姨子【?】不过我私心把他和勃兰拖一对而且为了子世代的出现我把勃兰弄成已经为大爷二号机准备献身【…】的人夫了【……

Ch.E的几点捏他解释。A.“伊丽莎白皇后时代”中的伊丽莎白皇后即是弗兰茨二世的妻子,著名的茜茜公主。她出巡时“高兴时可以随便叫停火车,然后就去拜访她在车窗中看见的别墅,或者她就只是想在乡间小路上走一走”。B.在婴儿车里的猪:第三帝国统治期间真人真事,借此影射严苛的配给制度,甚至连屠夫都无法获得充足的肉类配给,只能靠黑市交易或者偷运物资来完成。1931年影射全球金融危机中风雨飘摇的魏玛共和国。

出场原创国家/地区拟人:

Fredinand von Edelstein/萨尔茨堡拟人:Edelstein家族的幼子,与Roderich同出一房。因出生在凡尔赛条约签订后民族屈辱感很强因此深受30年代军国主义思想影响。38年鲜花战争后执意加入帝国国防军而与家族断绝关系,后历经大小战役晋升至国防军骨干。与Otto von WeilSchmidt曾有在北非作战的上下级关系。

Issac Abraham Babel:与I.C.E同属犹太复国运动组织的骨干成员,关于他的一切都隐没在空白之中,甚至有可能连名字都是假造。

名字假造:乌克兰:Sophia Braginski

Ch.F "布吕歇尔"

他们当时仅仅是一种以一种恰到好处的巧遇姿态相互致意,晚餐也是各自享用,而Liecht会比他提前半小时回到他们以夫妻名义共同顶下的一个厢房,扮演一个傻头傻脑的瑞士姑娘,或者他的“续弦”(你们总知道,自从拿破仑那老皇帝之后就开始有一些落魄贵族出售他们的“冯”字为生,而总有傻乎乎的犹太银行家愿意把女儿们送进火坑),这位小姐从他们排练话剧起就表现出非凡的天分。

Roderich在靠窗的位置呷了一小口波尔多白葡萄纾解自己的胃部绞痛,阿尔卑斯山区落幕时浓重而带着露水芬芳的林木影子踯躅在他漂亮的钢琴家指骨上,如同一句来不及说完的絮絮情话。

土耳其蓝的琉璃高颈瓶,一枝栀子开满了几天,边缘饱满而泛黄,微微凋零。

他借了奥托·瓦格纳风格的古巴桃心木圆顶镶嵌窗可以看见Liecht显然不太欣赏今晚加了一片橘皮的热酒,起身离席走时对侍者说了些什么,朝他的位置扬了扬下颌。这位看起来富有艺术家气息的年轻贵族对这场精心设计的浪漫相遇报以微笑,在托盘中扔下了几张马克。真是一对幸福的璧人。


Antonnio可以听见本来在他们前头的卡车司机用浓重的阿尔萨斯口音谩骂着,愤怒地按了好几次汽笛,最后朝他们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他猜这应该是一个粗鲁的动作,因为Ludwig的脸色不太好看。

没有掌握到人们的抢购供给品高峰时段显然成了一大失策。那只夜莺伶俐地在拥塞的交通前头把他们甩掉了。不过他总不可能把那辆老爷车也打包带到因斯布鲁克。他眉头一舒,用手肘捅了捅显然是生平第一次超速驾驶的同伴:“Lud,把火车站附近所有居民区保安支部的电话给我。”

不过Edelstein一家显然又要让他们失望了。

Rodolf用几包英国烟收买了一个刚刚领到驾驶证的希特勒青年军把车开了回去,临走时那孩子还怀着激动的心情要了他们各一张签名照片。而至于指使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企业家,他名下恰好有一间子公司承包出租汽车的业务,当然他和Theresa夫人也绝非泛泛之交。


Alfred目前不想弄清楚那个红领子的粗眉毛对那群强盗交涉了什么,总之这艘在希腊挂牌并实际归属于I.C.E的普通货轮正航行在瑞典至挪威已经名存实亡的某个公海峡湾里,一小时前刚刚起航。他透过舷窗瞪着起伏的墨色潮汐,“一个失礼的接待事故”,开玩笑,他当时魂飞魄散,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见那个同乡的牛仔总统。Tino再加一把力他就得凭自己三脚猫功夫拧下枪柄至少让它走火……而这糟透了的一切都是因为一群国民警察冲进了他们接头的Aklo酒馆。Damn!

这艘“涅尔德”号是一首甲板问式【不清楚这是何我参考的背景资料里很诡异地冒出这个——M】商船,登记的重量是5000吨(虽然根据Alfred的看法它被那一堆像英帝国一样日渐破烂的铁锈占去了很大的零头),平时都在黑海地区从事一些鬼鬼祟祟的走私油料运营工作,这次则视为貂皮和远目来到了这里完成意大利人的几单采购业务,底舱被漂浮着碎冰的海面冻得起了一层霜!作为一个德克萨斯人Alfred深切怀疑这老伙计能撑到鹿特丹的问题。

I.C.E轻描淡写将其描述为一位兄弟会同仁的慷慨捐赠,实际上它唯一结实的只有那纸合法运营的证书。

那群德国人会埋伏在每一排花园篱笆后面,像一群蜜蜂一样窜来窜去,和他们的矮冬瓜日本盟友比起来只是他们的幽默感更加恶俗。

但美国少年忽然又为他的祖父有点难过起来。那个老人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他那件有普法战争十字勋章的老旧制服整理一遍,拍照时始终瞪着照相机认为闪光灯会夺走他的灵魂。

少年拥紧了教士的黑色礼服,它在岬角的咸腥海风中猎猎而舞如同海鸟的洁白翅子:“托你的福,至少我在石勒苏盖格的党卫军抵达之前及时领到了遣返签证……当然Den他们也帮忙用枪托料理了几个不知好歹的志愿军,是的他们都是‘北欧’师的逃兵。Issac在纽约给你的信收到了没有?自从《锡安长老议定书》以来他的日子虽然越来越不好过,不过至少人更有活力了。”I.C.E凝视着前方铅灰色雾霭中战舰隐隐的剪影,“Norway,两点钟方向,可能是德国人的运输舰。”

船长室中的所有人都神情阴郁地目送着那匹海兽,载着瑞典的铁转运到挪威的纳尔维克,供东普鲁士参谋部的豺狼们继续他们杀人如麻的伟业。


Gilbert看见来人时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Otto那个大嘴巴…等等你这个小少爷又是谁啊!”

“准确来说是您的那位西班牙战友经过他游吟诗人式的加工后再传播开来的。不过我相信这是真的…毕竟我还是比较了解我哥哥。自我介绍,Ferdinand Von Edelstein,‘大德意志’团装甲侦察营少校,来帮您这位笨蛋先生修正下所谓的贵族形象和学者风范。”

“本大爷不需要这些纯属陈旧书呆子的训练。”他只觉得浑身都被异样的陌生情感撑得发烫,不由得松开了领口和袖扣。当Ferdinand落座在他身旁时奥地利青年佯作好奇扭身过去端详他的脸:“您的脸真红,难道发烧也要强撑着工作吗?要不要来点红酒?”

Gilbert可以听见自己身体里某条弦崩断的声音,面对着带上黠然笑意的相仿容颜咽一口空落下去:“……我能就此推出这个任务,并请你和你的行李一起滚出去吗?”

Fredinand的唇线弧度舒张开来,倏地凑近伸出柔腻舌颗舐一下少将的鼻尖,待到青年触电般猛推开他怒目相向才哧地笑出来,换来Gilbert忿怒大吼一句:“靠你信不信本大爷给你挂上粉色六角星直接踢进集中营!”

“…您反应没有我想象中的激烈,少将。”Fredinand无辜蹙起眉,提起欲擒故纵的危险语调:“我还以为哥哥28岁了还怎么可能闹出这种事。”

“……”在银发者的目光前他摊开双手:“您放心,我确实是上头委派给您的临时副官,而且我除了这个姓之外已经和Edelstein没有任何关系了。Zwingli是Edelstein的世交,可惜Vash他不知道我和Maria姑姑已经闹翻了。”他眼底微微黯下来:“毕竟哥哥为俄国佬服务、Liza殉职、Rodolf加入共产党已经足够不体面了。”

“……很抱歉。”

在穿越过山隧道的又按照他不以为然地侧目:“…毕竟对着密码机这么多年,我可是快连《G弦上的咏叹调》都有些模糊了。”

他匿在阴影中以选修希腊悲剧的戏剧化动作向后退了一步,一手背在背后,像奥尔菲斯的亡妻般将指尖抵在唇上。不可回首唤我的名,亦不可言说。


Elizeabeth向后一步,向刚刚开火的哪个方位扔出了一个破片改装的拉环“菠萝”,在溅起的尘埃与被震落的林上积雪中可以听见两声惨叫。

TBC

【APH】【英港】异闻录·凤蝶刺青

楔子。
相继月考愚人节以及妖都德销魂黄色暴雨警告下淋得跟增城烧鸡一样的春游我胡汉三【的小妾】再次归来了!

……其实人家只是为了写维多利亚女王生日的帝国大阅兵而写的【等等】外加为何我用度娘搜索会显示第一次世博是1958的布鲁塞尔度娘你脑子被魔都中国馆的门夹过了吗

再次感谢天朝和湾娘打酱油,妖魅版中华组什么的最美了XD【其实一直觉得港的人设是亚细亚里最美的【虽然我有个遗愿是看见本家的以色列和新加坡人设……!

“我们拥有的是苏沪的丝绸、孟买的茶叶、哈瓦那的雪茄、开普敦的黄金墨尔本的羊毛以及五大湖的原木。

是的,由无数个闪闪发光的夜晚和欢声沸腾的白昼组装而成的伦敦。是关于世博会、女王陛下嫁女时的华盖与彩带、证券所、汽车与电灯拼接起来的半个世纪。”而当Arthur Krikland也已垂暮,他在查林十字街48号的寓所中首先这样写,落键轻柔,唤不回字里行间折戟沉沙帝国旧梦。

我又应该如何向您描述这个令欲望干涸成回忆的万国旧都。您可以如此实体化出她的形象:是1897年135艘军舰接受陛下检阅时长声划破青空的汽笛,有一千一万条道路可以到达此处……我可以告诉你她手掌中街道与桥梁的每一条纹路,我可以告诉您市场街灯柱的高度与屋瓦的倾斜度,会有死刑犯穿着如同海鸟黑色翅子的礼服出没在它们的阴影下,希腊语生硬得像是爱尔兰远古的巨石。然而这城没有选择泄露她所见证的一切过去,而是将每一个亡者的记忆点滴融化,正因为这鲜丽的釉质才使她饱满而动人。”他换了一行,铅字迟疑着漏下重重的墨粉痕迹。

“而这个无病呻吟者的故事,首先要从那个身缠蟒蛇的灵异少年开始。”


一枕江南一枕烟雨。

港在大埔公路的凡尔登酒店完成了下午茶。无他,独爱此处一室清平淡静。时值30年代,满城被贬被逐的京华冠盖,满耳北腔南调的慷慨陈词,而百乐门还是独独撑起了十里洋场跑马的升平皮影,迎送往来的歌女的腰肢裹在改良苹果绿旗袍里柔情般如水摇曳,水晶吊灯下低低的转调。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那霓虹的当街大招牌,一个一个字在暮色沉落的弥敦大道间亮起来。

長。長樂。長樂未。長樂未央。

他出得门来,叫了一辆黄包车去浴德池的芬兰浴浴室。铃声一路玲玲响着,他欹身在车沿上,眉眼疏淡如水墨点染,唯独瞳底被渐染西风浓笔勾勒出一抹经霜凛冽之色,丹凤眼角剪出一丝凌凌的光。

却道一声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章一。
闻香识美人。

Arthur挂在表链上的鼻烟壶上如此写着。透雕的整块羊脂白玉琢作蝶形,玲珑小楷,钤以朱砂,另有小如蝇头的金篆落款。

红尘无意。

已是戍守香江时的旧事了。


茶馆里那人突然唤住换班的青年皇家近卫军上尉。淡月眉眼笑盈盈的,似乎铰了辫子,半长的发随意挽了一挽,在领口泻出半侧青丝,雪青衫子上是墨玉面绞丝海棠花锡扣钮子,确实一口温软的闽越之语:“这位阁下,有事相烦。”

对方烟翠瞳仁怔忡片刻,他新近从厦门租界调任过来看着一群印度巡捕,是会一口流利的汉语不假。如此依言在那人面前坐定,跑堂的沏了新一壶功夫茶。陌生人身旁的少女递上一个物事,只见她却似一副西关打扮,广袖偏襟的藏青蓝大洒金袄子,白纺绸裤上逶迤开星星殷色的宫相宝片,盘云髻上养珠花钿摇落莫名光彩,她脆生生开口:“哥哥让您收下。待到有缘之日,或凭此相认。”

王耀见英国人惊疑神色嗤地笑开,他本来一身买办不像买办满洲不像满洲的打扮已经惹眼,回身又和胞妹又谈了些“泽国桑梓”之类通又不通的话,一手三指的点漆银缕镶甲闲闲捻着珐琅虎斑琥珀水烟烟管,一手扯住回身欲走的异邦人:“阁下好见识,在下也就实不相瞒,我有一弟流落在外,但借阁下之身相认。”他眉宇之间戏谑之意敛下投出一点幽深天机,起身长揖于地,湾也盈盈福了一福,两人目光中皆有决绝之意。Arthur心头虽疑虑涌动,也就不好推辞接过挂在表链上鞠躬告辞,待到省起如何相认回身过来,却听一肆食客惊叫声中那套红豆色的越窑杯盏坠碎于地,那两人桌上人去无踪,空留一条大蟒嘶嘶作声地盘踞游动,鳞光斑斓,绝非凡物,俨然就是王耀的烟管。

他回去后也不禁惶然了一段日子,最后还是告病水土不服调回了伦敦。女皇诞辰在即,上下肃严。而他自伊顿公学毕业后考课皆是上佳,遂被推举为翘楚接受帝国大检阅。如此静心操练,心窦渐去,只是夜间安闲下来时对了这异邦奇制的他人信物,免不得又是一阵惴惴。

是年1851.

【APH】【瑞奥|西奥|All奥倾向有|1519年】玫瑰石膏

……我胡汉三的【小妾】又回来了咩哈哈哈【癫狂笑】【话说老爷我们这周真的要天人两隔吗【……

断头皇后和亲父传记成功入手可以为鹫之镇魂曲和自由引导人民还有【划掉】其实是无攻受的普亲父【/划掉】的亲父普游戏脚本准备了【掩面

……食用注意在前一篇日志,唯一怨念的只有大姐和大爷的衣服==大姐的那套请自行参照光与影之乐园里MEIKO那套用铆钉螺丝铰接起来的板甲,大爷……大概是……东征里那套锁子甲+条顿血十字长袍?【虽然我一直觉得锁子甲和条顿骑士那种热水壶型的牛角盔是军事史上最丑的发明没有之一==……请把这篇没有剧情纯片段的渣看成是我当年那篇瑞奥【背靠背】的后续,至于开头瑞奥镇压布拉格农民起义的场景纯属捏胡斯起义运动+攻城战的混合体,再说查理五世根本是在1920年在亚琛正式成为神罗皇帝的==这里是把两场仪式合并了==

玫瑰石膏。

[当硝烟和琴声都已消散,还只有你的时间,游走在世界的手腕上。]


瓦茨拉夫广场在胡斯教徒的一番厮杀后已成焦土。檑木和滚石在沥青与人体脂肪的焦臭气息中持续发出可怖滚动声自城墙头落下来,沸油与火箭的炎浪中护城河蒸腾起滚烫蒸汽,他失神般僵直跪在那个呻吟的重伤子民面前,浑然不觉自己的铠甲已经发出受热的吱呀呻吟声。

Roderich为了轻便与不受城火殃及只披了一身皮甲,匆匆翻身下马指示过王军继续破城后便奔到他面前,咬牙小心用细刺剑割断皮钮替Vash除下那身锈甲。那个如同颀长矢车菊的少年一手蒙上他的眼睛,洁净的雪野气息吹上耳后却毫无一丝情欲气息。

他轻声说:“……你什么都别看。”

然后奥地利人吃力地抬起地上一柄尚未被烫透的龙枪,刺穿了那个瑞士重伤士兵的心脏。

布拉格广场钟楼,老机械师刺盲双眼的那枚指针,在冲天而起的大火中终于坠在地上,发出一声清澈的叹息。


他侍立在那酒色沉迷的美第奇年轻教皇身侧,被米开朗琪罗亲手设计的卫士制服缠裹得如此的紧,再被少年心口坠的那颗血色琥珀轻巧一勒,看那对帝国随他们的王,一步一步踏过加冕红茵,渐次不能呼吸。


Elizeabeth在大教堂的门口匆匆吻过Roderich眉心。多立尼华表深浓阴影下她已长成具有压迫性美貌的女子,骑士团熠熠素银板甲更带出几分肃杀之气。同样装束的Gilbert和金百合礼服的Francis拥抱过Antonio,恶质在他背脊上重重拍下算是告别单身的小玩笑:“嘿等到晚会再弄脏你的衬衫好了…”匈牙利女子哼了一声那两人讪讪放手,再瞥了一眼Roderich隐在珍珠面幕下的容颜,方才勾肩搭背相携离去。Elizeabeth最后一次为少年理好微微散乱开来的鬓发,似是无心一句:“…替我问候一下Vash。”

指尖下却像是不经意一颤,自眉梢至眼角被带出一丝血痕,盈盈缀在眼下。

落不下去。

丈夫这才回过神来不觉惊呼一声,搂过他肩细细察看,Roderich伸出一指横在他唇上:“…别惊动陛下。”


年轻的国王依言展开双臂成一个僵硬的十字,匍匐在那铺往登基之路的85万杜卡特金币上。他身后的那对联合帝国甚至没有任何动作可以证明那种因短暂而更加虚妄的人类幸福。谁也没有勇气被时间沙冢深陷双足,仅仅说一句我很爱他。

我不害怕。

他们将共同执掌起哈布斯堡帝国的黄金马缰,亚得里亚与加勒比海的无名君主们将献上依附的国书,贡奉他们的黄金,香料和马匹,化为异色的峻拔线条瑟瑟流动在崭新堪舆图上。

他们倾尽全力。玫瑰石膏和着粘土再用铜汁封缄灌注,钴蓝铜绿用炉心火焰描摹洁白瓷面,黄杨木银尖笔和纸莎草留下赞歌和颂言,刀剑镫斧掠来山川湖泊装点……苦心孤诣造一座时间的逼仄牢房,只是想在权杖与金钱面前留下微微闪烁的诺言。

Vash握紧十字旗节的五指微微有一丝瑟缩,冰凉的汗水沁透了手套。

Leo X眼角带着昨日酒宴的苍白浮肿,为Charles V行过涂油礼,Holy Roman Empire接过查理曼的三重冕与金球权杖加在他头上,交在他手中。少年从低垂眉睫下带了阶下静漠臣属一眼,捧起王的貂皮皇袍与德意志诸侯先一步退场。

Antonio迟疑般先放开Roderich的手,走上前在主面前宣誓。钟声哀鸣与羽管键琴婉柔圣诗中他所说的每一句都被映衬得轻浅无力。其间Vash一直偷眼觑着奥地利人面幕下的容颜,可是他只是带着倦意再理了一下发丝,无名指指根处的蛋白石吞吐着艳异光芒。

这不过是他漫长生命中兴许的第一场政治婚姻。

之后将轮到他宣誓,宣誓对除了他之外一切可能的人保持利益至上的忠诚,但现在那个西班牙人将吻他,抱他,将纯善少年用情欲和权谋刻蚀成雍容不可仰视的帝国;而他将怀抱着阿尔卑斯与雪绒花的贞洁日出而作日落而眠,或者成为一个穿着锈甲骑着瘦马的雇佣兵,在某次诸侯的混战中绝望地沾了子民的血。

所有人都将忘记他们曾是同一片土地,包括他们自己。也许很多年,也许不久而已。

——直至山峰沉落成海洋,宝石从峡湾背脊升起成为星星。

Fin.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