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R][6.9.突发贺文/186918]六月六日晴。[未完。放上A]

今天被垂直平面高考题和地理二模搞到脑废回来看见草籽和千子『哦哦哦哦哦你一个画手居然还不可怜我是老年人抢我饭碗!』的贺文才惊悚了一下——>严重打烂。

A.Kiss eleplant a goodbye.

都会说是少年时候的事了。风声。笑声。树叶在日光里摇晃的声音。灌满了少年的夏天。

我是说,少年时。

云雀恭弥.要用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仿佛用些微清醒的痛觉才能记得住的名字。并盛的开学礼上新当任的风纪委员长出奇会拉一手漂亮的小提琴。《天鹅之死》。他苍白的手背执著琴弓时会曝露出发蓝的血管,沉静侧首,仿佛全世界都为他寂静下来,唯有操场樱树上的少年还是一脸无所谓的笑容,苍色的碎发被灼热黏腻的夏风拂在光洁前额上。他轻巧跳下树桠没有抖落一缕芬芳,大大咧咧对在露天后台换好平常衣装的云雀说,喂。我是六道骸。浑然不觉自己被周围人怜悯的目光围困,纲抖抖索索摸出手机准备呼叫火葬场。

他还是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委员长大人用与方才Solo时不相上下的优雅利落姿势地抽出双拐,只冷冷抛下一句话,草食动物被咬杀前不需要知道你们的名字。眼睛。耳钉。头发。校服。全部成为群聚的充分条件。骸挠了挠半长的发,异彩的眼底流泻出一丝黠色。没什么。云雀恭弥,我只是来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一定会记住这个名字。他咬字很认真,全然没有往后的玩世不恭模样,一板一眼心不在焉。

简缩起来就是两个关键词。云雀恭弥和一定。至于后缀宾语是很久很久以后才记起添加进去的事。谁在耳边恶狠狠说,切,回忆录啊。还是不中用的老样子。他抬起眼悠悠望着眉眼间有莫明怒气的云守,声线故意坠一点远年的暧昧,亲爱的你更年期了。云雀终于按捺不住扯起他的长毛拖走。快走快走那个废柴彭哥列又要开会了。官僚主义。

黑曜昏暗的学生会办公室里千种扶了扶镜片,呈上一沓长长长长的名单里读音跌宕错落的片假名。少年读着读着,放在唇齿间揣度一种莫明的深情。最后他扣起指尖弹着纸面站起来,就这样吧,千种,犬。我们先去并盛。

那一天,以一个猝不及防的姿势摔进彼此生命里的一对笨蛋。

以致后来髑髅少女情怀发作要给他张罗一次生日时,他愣了一愣。然后唇角折起一丝魅惑笑意让少女莫明红了脸。唔,那就六月九日吧。

初见后的第三天。晴。

A.fin.

B. Ash in the snow TBC


[Reborn][6918小说本宣传]離心引力

自己寫在前面的話。

如果兩顆天體質量達到一定範圍,那么它們將相互吸引相互繞轉。
——他們都如此明亮以緻眼裏只有彼此的影子。
如此嘲諷着爭吵著還是活着一起墜入時光的黑洞。
微小的塵霧在創世爆炸后漸漸聚成了星雲。
一光年,再一光年。
我看見的你,其實是多少年前打馬舊時光的你。

本名:離心引力
·题材:《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配对:六道骸X云雀恭彌only (15N)
·内容:三位一體本(小說·短漫·插畫)
·语种:中文繁体

·主催:千秋殤
·执笔:Time_Rabbit、仔裤夏杪、M、懒
·绘图:千秋殤、10分貝音响
·Guest:葬音、夏汐、Vicky

(参与人员招募中。)

·印数:参考预定=A=...

以上參數不日更新。

·封面:繪制中。(绘者:千秋殇)

LOGO子
mid_633737735329827500.jpg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
離心引力公式站

[家教Reborn][276927/初代相关]一起走来独自离开


[家教Reborn][276927/初代相关]一起走来独自离开

操线人偶的的盛装舞步。他自会带着你冠绝全场,唯一要做的只需倾倒。
哪怕是...假装吗。
[波尔卡三步舞,行板]
从光影摇曳的劫走到摩挲都完美精致近似虚假。冰冷的皮革摩擦着灼热蒸汽里晕红的肌理,你将脸埋在男人依旧衣冠整齐的衣襟里,或者这样可以假装自己不过是一株随波逐流的海葵。压抑不住带了哽咽的细碎呜咽,随即被又一波高温的律动融化成低吟,长发凝满了汗水与水汽披离下来,在袒出的脊背上描摹出扭曲的痕迹。
再情难自禁的痛吟,还是烙上了灵魂刻印一样的恭谨。
“Giotto....”
[苍月圆舞曲,间奏]
“雾之守护者,您的意见?”家族顾问带着玩笑意味的询问并不足以六道骸从酣梦中惊醒。那仿佛是遥远之所渐渐逼近的危机感,以及上一个相仿灵魂执念的碎片都深埋在颅腔中隐隐刺痛。他假装为难站起来,煞有介事地搔头,有意无意自然将凌锐的怒气投向了正位于对面的彭哥列十代目。
静水作颜的青年低头翻阅着发言记录,感应到他不加掩饰的挑衅只施施然一笑,食指指尖敲击着桌面:“骸,还未睡醒?”
若目光可喻作战旌。他应稳居中师谈笑间挥斥方遒,锋芒所向樯橹湮灭。
骸平日并不受这种威慑,但今日心中竟莫明一寒,扫视四周寻找援手顺便掩饰自己的失态。旁邊的云守面色冰冷一声合上自己的议案,显然刚刚作出了总结性的陈词,“极限”不离口却胸无点墨的晴守罕见地面露难色。他悻悻直视安之若素的首领,腹诽一回倒也干脆直接:“我反对。”
室中一片震惊的低低议论声。今次...连最激进的云雀也没有任何异议....只有纲感兴趣一般十指抵上下颌:“为什么?”
“不为什么。不过由您提出我就要反对。这不是您亲自要求要多些不同声音吗,十代目大人。”他唇边抿出刻薄的弧度,字字如刻。

[家教Reborn][6918迟到的情人节贺]雾是做梦的云

[家教Reborn][6918情人节贺]雾是做梦的云
...这么RP的题目其实只是因为將原来题目换給了英美英而造成的OR2。
你们两只好好群聚吧阿鲁。似乎很久没有写家教了囧。

是不同于风纪委员长一贯形象的课桌。很干净,除了上课必用的几本课本和练习外没有普通男生所喜欢的杂乱荒芜或者形容为劫后重生的景象。他將脚翘在旁边的桌子上翻着云雀恭弥的成绩纪录几乎失声笑出来。嗯...还是很好地贯彻了他性格,文理落差可比东非大裂谷。
极力忍耐住肩膀的抖动偷眼望脸埋在臂弯里的少年,自然而然將爆笑的倾向转化为唇边更深的弧度。毕竟六道骸不想成为继那个废柴彭哥列后因打扰云雀大人午睡而横尸街头的史上第二人。当然,对于某个在作奸犯科方面举一反三的老手来说衍伸到“在他神志不清情况下尽可能违反並盛校规”纯属个人爱好。
例如翘脚戴耳钉侵犯他人隐私奇异的发型以及其他一切会引起非法群聚的行为.....喂,没有人叫你连作者没提的“交往过密”也一一落实到位。
骸凑到云雀面前,可以感受到平稳鼻息的距离。他没有披那件带了袖章以至让骸联想起中国城管的外套,早春料峭,乍暖还寒,午后日光凋落有凛凛的风,于是微微皱起眉,虽然眉心已经开始刻出深深的川纹。骸的目光如潮水倾泻在他身上,最后伸出手將他不苟的发狠狠揉乱,力度恰恰控制在使最强守护者惊醒与使他遭受一场真正头脑风暴之间。他愉悦地关注着疑似恋人的发型如何成为云豆又一个巢,如此失态衬托下就连他那张可恶得几乎可以冻住空气的脸也似乎减色不少。他觉察到自己的孩子气,闷闷坐下从抽屉里翻出一本万叶集读着。
书页有好闻的草药辛香,大都是枯燥无味的和歌,不过不去揣度深意只随意看看也有淡泊冲和的味道。有稀疏的笔记痕迹,一笔一划都透着力度的端正字体。有时可以从一个人的笔迹去猜他的性格,家庭,乃至未来的轨迹。他应该出生在古板的道学之家,父母都是固守传统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境殷实,有时严厉。之后毕业,进入警署或者律师事务所工作,娶温婉如水的女子,之后继续重复他的老路......骸只感觉好玩。如同隔着深水去估量一尾鱼的爱意。想象的触角自我享受的独奏,结出靡丽花朵与空虚果实。如此想来,那个高高在上的云雀恭弥,也能在自己掌纹里看见他如何从容不迫的走完一生。他将继续携带记忆无尽旅行下去,做没有脚的飞鸟。间或回来,看他白发幡然子孙满堂。或者不对,那人绝对在自己的无厘头妄想继续之前咬杀的。
可是云雀恭弥遇见了六道骸。
他是最纵情的棋子引他一失足满盘皆错。
骸皱了皱鼻子。
今天貌似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云雀恭弥今天的梦也不太安稳。
首先隐隐听见了某人标志性的N24笑声还是勉强压下火气静待他下一步作为好抓现行顺便上演校园小成本动作惊悚片。但随后便没了下文,他抵不住倦意继续睡下去,只有窗外风凌迟枯枝的簌簌声。有什么被埋葬了。他厌烦地想肯定是那家伙骚扰不成逃之大吉,之后好像还有谁进了课室静静翻书,浅浅空洞的声音有一下没一下搅动着梦境平静的水面。
终于彻底平静下来。他在死寂之中安然。
有谁拉开椅子离开。临走时倾在耳边呢喃,云雀君,我喜欢凭依在你身上的感觉呢。
他随便将喜欢挂在终日公式化微笑的唇边如同眩目而不太在意的妆点。
——那个蜷缩在破败沙发上的少年连姿势都警觉如同择人而噬的午夜动物,偏偏唯有表情是轻淡甚至残忍天真的。他抬起他血迹披离的脸庄重地重复这个玩弄人心的游戏。
除了这次口气可能有一点点认真的观感外。
他终于被云豆的扑翅声惊醒,处于无法发泄的尴尬境界。窗口不知何时开了,髑髅一身黑曜校服坐在栏杆上还是拘谨地并着腿。他脸色一沉。少女目光转移到他的头发上努力控制着自己不知是为此还是恐惧波动起来的声音:“云雀大人。”
他眼角余光从金属反光里看见自己惨不忍睹的发型。或者是哪个人开了窗才吹乱了吧。
“今天是情人节,所以....”髑髅涨红了脸呐呐不知怎样讲下去。
“不要靠近我。”理所当然的拒绝口气。
少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冒着生命危险道出真相:“是骸大人派我来的。”
“情人节快乐唷恭弥~”
雾是做梦的云 Fin.
呃本来构思时是很文艺的一篇可能时间晚了加上作者米耐心所以成了和谐物?

[与情妇的合作文][6918R18汗阴暗晦涩难明]无题

18:幽via 69:M

つαιма| 20:04:27
[他匿在拐角阴暗中微微兴奋地注视着一无所觉的云雀恭弥逼近。如天生裁下一阙月光弦歌植入灵魂中,眉目天然有拒人千里的清冷之意。]OTZ最近古风写抽了

つαιма| 20:05:46
[69]Kufufu....好久不见[这啥啊这]

幽|骸云>//< 20:07:22
[18]……[其实在听出那个声音是谁之前,云雀就本能的拿出了拐]谁。[瞬间四周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つαιма| 20:08:30
[黑暗是如丝媚眼,锁你心神;墙壁是坚实双臂,夺你入怀。]

つαιма| 20:09:16
[69][幽幽擎出叉横在18颈前]....是我

幽|骸云>//< 20:18:05
[18]……我要在这里咬杀你。(什么都看不见,即使如此。感觉,温度,气氛——一切有些诡异)

つαιма| 20:20:14
[69]当然舍命陪君子。[通过手中冰冷的武器肆意感受着怀里人唯一与人类比较相仿的体温,不动声色一分分压了下去,凝注着苍白肌肤上沁出一丝血。]

つαιма| 20:20:50
[彼此心照不宣,牢笼般纠缠对视]

つαιма| 20:22:04
[纠缠织成捕获光的罗网]

幽|骸云>//< 20:23:24
[这才是我们正常的开始,从开头就能预见到结束的场景一般让人厌倦却期待]
幽|骸云>//< 20:23:26
[18]这是你自己说的。[武器毫不犹豫的挥舞开来,伤口滴出的血珠一瞬间飞散在空中。美艳的抛物线。)

幽|骸云>//< 20:23:41
[——因为这样我们谁都可以拿满分]

つαιма| 20:26:05
[69][毫不在意自己偷袭失手而带来的深可见骨的伤口]亲爱的你令我迷惑。[叉于意料不到的契机格下拐,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像是畏惧寒冷一样贴近他的腰肢]看啊,我们的鲜血流淌在一起。

幽|骸云>//< 20:29:39
[18]……疯子。[他用力想摆脱这样的束缚……他自身也很清楚,这份压力来自于内心,而不是单纯的力量]放开我,否则不客气了。

幽|骸云>//< 20:31:14
[18]……疯子。[他用力想摆脱这样的束缚……他自身也很清楚,这份压力来自于内心,而不是单纯的力量]放开我,否则不客气了。

つαιма| 20:32:03
[69][更加迫切地摩挲着,隔着单薄的衣料妄图挑起他因愤怒而越发降温的情欲]用什么呢,这个一无所有的组织,还是你根本不值一提的尊严。

つαιма| 20:32:59
[某些不想撕开的伤痕迸裂。空白越织越密]

つαιма| 20:33:56
[六道骸。你明明可以一场游戏一场梦全身而退。不要留下如此廉价怜悯羞辱我。]

つαιма| 20:34:59
不如给我当作我们的合作成品发了吧....

幽|骸云>//< 20:37:18
[18]滚![他的杀气一下子下降,顿时谁的动作都无力。温度还在上升。四周仍然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不曾看见]
[聚少成多的白色瞬间透明,一切归于零点]
[云雀恭弥。这不是游戏。这更不是梦境。你是我的,无论出于什么理由,你都是我的]
ps好啊XD
つαιма| 20:41:48
[69][锋利唇角一瞬里更加残忍扩张。他已达到所谓可怜又可笑的目的但仍然固执做着令彼此都厌恶的事]是。我当初就讨厌你。从那个不知所谓的风纪委员长开始。[五指带着皮革冰冷暧昧的触感探入衬衫游弋着]

つαιма| 20:42:44
[失语的痛觉与被缓慢唤醒的欲望。]

幽|骸云>//< 20:44:40
[18][他的指甲用力陷入自己的皮肤,云雀转动手腕试图还想反击]我恨你。[双腿不断挣扎着,试图找到一个可以逃脱的位置,尽管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是矛盾的触觉与情感]
幽|骸云>//< 20:46:22
……你记着复制
つαιма| 20:46:33
我知道...

つαιма| 20:48:37
[69][乘机而入扼制住两股间最敏感的一带,恶意地触动着]...如你所愿。[他们只是做着困兽一样的事情,亲吻不过是上天虚伪的诸神嘲讽]

つαιма| 20:49:37
[亲吻是安抚宠物或者骗取仁慈的事]

幽|骸云>//< 20:50:47
[18](倒吸一口冷气)唔……[漏出唇的声音在寂静中是如此的清晰,回声在脑海中盘旋回荡永无止尽]
[用力朝对方的肩膀咬下,铁锈味渗入唇齿间转复]
幽|骸云>//< 20:54:19
[我不需要怜悯的亲吻。我生来属于孤独。]
つαιма| 20:55:46
[69][对左肩的刺痛无动于衷只是与垂死挣扎的他角力着更深地將他推向墙壁的冷漠]....[武器从无力纠缠的十指间滑落惊不起任何一丝可以脱离粘稠泥潭的涟漪]

つαιма| 20:56:39
[云雀恭弥。你面前的这具身体是假的。亲吻是假的。情人是假的。]

幽|骸云>//< 20:59:07
[18][单薄的衬衫随着背部与墙面的用力摩擦而撕裂,瞬间冰凉从背脊传到大脑]放……手。[命令的语气——那是无法更改的天生性格——然而却是乞求的内容]
幽|骸云>//< 20:59:34
[既然是假的,就不要再玩弄我了,因为你已经成功地把我摔碎]
幽|骸云>//< 21:03:08
……俺要下了||
つαιма| 21:03:46
[69][可以感受到肌肤相接的地方涌过血脉的灼热。没有任何被引诱的迹象因他本来就是引诱旅人的伊甸园之蛇。更加不着情面地將蓝缕的布料脱离开肌肤。]对...就是这样的你。

つαιма| 21:04:00
你下吧....我觉得发稿应该夠了....

つαιма| 21:06:16
[想要征服想要如此强硬手段掠取本应化作绕指柔的某些。他是不得轮回流落人间的妖精,以操纵最后破坏心爱玩偶为乐。]

幽|骸云>//< 21:17:48
[18]不……[分离的摇头,像在拒绝什么。 他承受不住这份变态的性感,在这样强大的投影之下,他的自尊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幽|骸云>//< 21:18:26
[18]不……[奋力的摇头,像在拒绝什么。 他承受不住这份变态的性感,在这样强大的投影之下,他的自尊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这样的我……这样的我是什么……]
つαιма| 21:19:35
对了我一GZ同乡想出6918同人本要合作吗

幽|骸云>//< 21:20:14
要~~~~~~~[举手
つαιма| 21:23:06
[69][以不曾凌于这具身体之上的轻柔扳過隐入阴影中的脸,异色双瞳浮凸出某种不容拒绝的祈使]恭弥总是喜欢开玩笑呢。

つαιма| 21:23:54
[他的意志是碾过天空的车轮阴郁笼罩着所有人的心。]

幽|骸云>//< 21:26:20
[18]……[于是他再也说不出别的话,但是他也没有发出别的声音。他紧闭着眼睛,不愿看见那张让人发狂的白晰脸庞]
幽|骸云>//< 21:26:34
[他会疯掉,疯得彻底。]
つαιма| 21:26:36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迟早写不下去的....

幽|骸云>//< 21:26:51
=___=太文艺了么
つαιма| 21:27:45
有点更多的是我写不了台词=____,=

つαιма| 21:29:08
[69][出奇疲倦间杂着某种愤怒的细小獠牙啮啃着安然的理智,他出奇粗暴地直接进入未经舒缓的他。]

幽|骸云>//< 21:31:23
[18]疼……[他没有办法继续控制,出口的呻吟,更多则是惨叫。大口喘着气,像是缺氧的垂死小动物一般惹人怜爱——想让人破坏]
幽|骸云>//< 21:31:28
=_||
つαιма| 21:33:13
不要写诱受我最恨女王诱受==

幽|骸云>//< 21:34:44
哪里诱受了囧
つαιма| 21:37:12
[69][没有一丝喘息笔直地用手套覆上了他流出丝丝津液与低吟的双唇,某种近似溺毙瞬间狠狠扑上黑色礁石的滔天飓浪。身下加快了突刺的频率看着他失血的双唇抿出一丝不真实的笑意]

つαιма| 21:37:57
[绝不能屈服。一旦沉醉便是覆车之罪。]

幽|骸云>//< 21:39:31
[他甚至有时觉得,他渴望这个梦]
幽|骸云>//< 21:39:32
[18]……[他下定主意不去看他,也不说什么话,声音全都吞下。齿咬着唇,留下殷红的印记。……只当是梦……重复的噩梦,而自己却不愿意从这个梦里解脱]
つαιма| 21:40:20
[....众神光辉不能惠及的罪。]

つαιма| 21:42:11
[69][將疲软的身躯都想要整个嵌入自己里面。开恩般将他腰肢揽起脱离墙壁迎来下一波更强劲的律动。]

つαιма| 21:42:59
[血融入血,汗流进汗。]

つαιма| 21:43:35
[至于眼泪会在我们濒临末日那天在身体里凝结成最美的宝石]

幽|骸云>//< 21:44:36
[18]……有趣吗?[他的表情如此的冷淡,就像他坐在办公桌前一样的正经,什么都不关系。他的瞳孔聚焦在远处,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许还是看不见的场景]

TBC
情妇啊想不到我们劳燕分飞多年还是这么有默契XD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