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争最终幻想][Emperor×Kuja]盲蝶·时之蛹[下]

写过很多受无一不想安上女装的。
K子你是惟一一个令某想起[别说女体了就算只是女装也太暴敛天物了].......惟一一个男装比女装妖的女王子。
女孩一定要娇,男孩子一定要妖[?]

[Part B.顺从欲望。那是留给我们的唯一。]
在Emperor之前也曾有很多人想带他走。一夜或者甚至一段。是各投所好的寂寞抑或单纯被明媚容颜蛊惑。百年亘古,迷离魅惑。如同赤足涉过漆黑妖冶的夜,踏上洁白冰原终于看见荡漾在灵魂琴弦上的青色月光。
——一道污浊的光。
他不会作出任何承诺但只是引诱欺骗也足以让他对后路死心断念。
亲爱的。那将是永恒的安宁。

Kuja给他的感觉一直是不真实的。即使再纵情,相对浴红衣,云收雨散的欢好之时,那辗转于羞恥与极乐间的少年容颜也是精致而脆弱的。像是呵一口气,他就会凋了螺钿花黄,褪了红霓云妆,合拢在纸页泛黄的原罪故事里。
——所以他竭力在他肌体上留下粗暴的图腾,唇舌缠上颈项毫无顾忌地拓印闪烁情欲水光的玫红,他也不甘示弱地还击,指甲在男人的背脊上狠狠宣泄着某种无望的情感妄图用鲜血润湿因经年盛妆而干燥无光的皮肤。Kuja的眼泪落在他手指上。一定是疼了。
知道彼此身体是契合甚至说得上可笑的深爱。可是面对面的时候,灵魂依然是陌生的一对路人。
他冷冷起身揭了帐离开,连一个完整晚上的施舍都讳莫至深。
Kuja没有动作,水藻一样浓密的长发倾泻在蝴蝶骨上掩盖了所有痕迹。依旧是平日尖锐刻薄的声线:“水晶那边怎样了。”
他轻嗤:“终究缺了三片,Casmos的结果你可以预测。”

光之勇者没有在拼凑碎片的仪式中出现。
终究Garland还是无望地熄灭了那道不知是引导向末日还是毁灭的光,不过结局如何对他们来说都是无差地丧失了全身而退的资格,正如堕落之时,每个人都清楚自己将做出从未允诺灵魂作出的牺牲,但仍在情义纠葛中轻轻败下阵来。
但Garland仍对那横刀立马的年轻骑士如此说。若你重生,我必从轮回的漩涡之中接踵而至。光来自虚无而暗来自混沌。说不清是享受永恒战斗还是模模糊糊想要这样纠缠到时光尽头。明明是隐忍刻骨还是说得强裝深沉绝对。
借问你上一世,又为谁,铜镜前头扎马尾。

Kuja最后一战还是用星辰之光将Zidane彻底毁灭,因而也没有听见16岁少年淹没在爆炸声中轻而清晰的一声,哥。
他不想像个女人一样追问Emperor的秘密,因为抚摩彼此被撕开又愈合在一起的伤口便隐约猜到。
况且最终还是他们胜利,Chaos重临于世,希望已死。
他知道他终究会履行他当初的戏言。

帕拉美齐亚帝国历某年。雷帝本已崩殂,皇军人心惶惶,逆臣大举攻伐,势如破竹。帝又携无名法师現于营中,其颜不可方物。是年五月,一举荡平逆贼余孽,血流飘杵。指间风雨,露电泡影。众生鱼肉,万物刍狗。
后帝銮驾还都,一一按功赐封不提。又三月,无疾崩于殿中。国殇中,无名者以身相殉。

他们都把水晶带回了那个时代。唯一能斩断时间锁链的钥匙,甚至能终结神的存在,更何况两个血腥满手的罪人。
“你是我在一条河边走的时候,听到的歌声。来自对岸,但是我没有船可以摆渡。”
[Part B,顺从欲望。毕竟这是留给我们的唯一。]Fin.
全文Fin.

后记。
从开始玩RPG还是开始做原创奇幻设定就不喜欢大多数光明必定打败邪恶的最后结局。因为光明人物怎么错最后都会幡然悔改改邪归正,而邪恶势力就应该一一死绝。想写暗之军势内心的纠葛毕竟似乎收尾收得很匆促很多想吐的槽都没有写出来,笑。
如何说FF这个系列呢。是无伦如何设定都不会离开奇幻背景的,因为我们都需要远古的妖艳传说才能觉得真实。
于2009.02.20.22.47
再次修改于2009.02.21.1.53
第一篇DFF正式同人,兼DFF发售量100万打谨贺。

[纷争最终幻想同人][Emporer.×Kuja.]盲蝶·时之蛹

[纷争最终幻想同人][Emperor.×Kuja.,情人节贺暗黑结局前提]盲蝶·时之蛹
啊终于写本篇了感觉很不容易因为之前一直在摸可怜的剧情?感谢奸夫帮我通了这么多bossXD。现在对DFF及历代FF熟悉起来就觉得自己以前写的东西都写走形了-_____,-恶毒糖衣可能要改版重写减字木兰花也要删改一轮。
——至于FF村才是我的骄傲啊哈哈哈~~~~~~~
坚持EK中虽然这兩只米怎样搭过讪不过好歹是[暗之军势唯一能看的BLCP了Or2]。虽然帝王阴险攻和女王妖艳受让我觉得比较像是写原创OTZ....还有谁说情人节就不能写虐心SE了?

Part A.[我们都不过是没有心的家伙而已。]
“还是孩子气呢,Kuja。”他突然很厌恶身后男人的声音,阴恻低回如同剧毒柔软的蛇蜕蠕动着缠勒上柔白的咽喉。即使他就是卡欧斯大人身边最得宠信的棋子,一切一切,起承转合,脉络清晰的庞大精准罗网在血光中终于显出了优雅的一角,全是他一手安排布局,挥斥方遒曾记否。
因此才更加在嫉恨和轻蔑之外,再覆上了一层隐约的恐惧。自远古与义士一同又被抛弃在炼狱深处的暴君,蒙恩感召在嗜血的浓雾中躍出,冠盖风仪依旧,六军复发撼地来。
极远的彼方有晶体碎裂的清越声音一声声蔓延至足下,本就是他灌注了暗魔导与白魔导两种矛盾属性的力量而维持在危险平衡中的水晶,经与Zidane波动强烈的最终战斗后终于元素失衡而引发连锁爆炸,再不进行异次元转移恐怕会使元起大伤的自己复起不能。他咬着唇横了含笑不语的Emperor一眼,感觉他的目光已经如同细细的血线贯入心脏,有一瞬的缺氧苍白。
那条线会继续流入血管,穿过手心,刺透太阳穴,如同在Emperor的注视下身不由己地被无形的操络牵连起来做身犹未知的傀儡。他一瞬泛起狂暴的怒气,五指一拂一挑,神圣星辰独有的强大光芒自指尖涌出直指Emperor而去,半空中就被事先布下的雷之纹章迎面袭来,两者在空气中引发的互爆恰恰没有波及到反目的两人可见其如海城府。
“毕竟卡欧斯大人不希望十大军势之一因为斗败Casmos的蝼蚁却在自己的世界崩坏中无力逃脱这么无谓的理由而丧生,Kuja.”发梢一轻,他贴近他相对纤细的身体无所谓地挑起几缕梨花白长发玩弄着,故意將尾音挑起微妙张扬的弧。
“他正是为將更多人引入进退维谷的痛苦羁绊之中才召唤我们前来。”Kuja只是本能性避开这个暧昧的征询,长袖一舒,从“世界之源”中抽出本应由Zidane赢得的水晶,沉沉落在手心,一时心中苍茫。他惊觉他的生命其实一直建筑在欺骗的薄薄流沙之上,一旦有朝连根摧毁自己也会一并坠入无的深渊。

愛与恨是最脆弱的强大表象。如果沉沦将不再能忍受无以为继的空洞。
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
——如此生活在憎恨的糖衣幻觉中。

“你力量绝对不够支持下一次转移。”男人其实有极锋利鲜明的轮廓被巧妙隐蔽在堂皇妆下,看不清是沉着笃定还是了然疲惫。他威胁般攥紧他的长发将他拉进他双臂间,强迫少年仰起失魂的韶秀容颜直直望他,语气首次带上了身为上位者的冷肃:“你可以选择自绝于世,但不要将我也牵连进去。”Kuja露出一丝恍惚的笑,灵魂被割裂为一半清醒一半麻醉,他平时飘渺的声线瞬间松弛下来,慵懒妖娆的味道:“好。”
几毫发丝自指缝间无声落下,下一个霎眼的时候,已连同两人所立的高台一同化为劫灰。
“...万魔城也是这样毁灭的?”
“那个依靠可怜梦想生活的愚者自然死得比你所谓的弟弟早。不过是因为我故意触发了城中枢纽机关才自毁的。”
“难道你就不担心狮子和双面骑士已经夺得水晶的情况?”
“...蝼蚁而已。即使十人全数平安集合又如何。水晶重合,Casmos也将垂死只留下世界碎片成为混沌永恒的基石。”Emperor淡淡,仿佛昔日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忽地难得温和对他:“放任自己羁绊逃脱的破坏者们自会得到应有的报酬。不过你做得很好。”
Kuja不知所措,或者根本是在迷惑自己究竟是因为血缘至死不能解脱的Zidane还是面前这初相逢的男人。他冰色眼底如同某种因即将熄灭而明亮的灰烬,最后别过头去没有下文。
只是手藏在临风萧然的广袖中死死握着水晶用力到指节发白。相仿的大小质量,错觉它就是当初丢失的灵魂心脏。他微微茫然地想是不是把他拥紧的男人也是如此。
两个死心的人,在一起希望彼此不用取暖也不过是相对意义上的陪伴。却因为彼此的寒冷。只感觉到越来越冷。他听到一些支离破碎的声音。或者连这个也是奢求的幻梦。
Part A.[我们都是没有心的家伙而已。]Fin.
Part B.[顺从欲望。毕竟这是留给我们的唯一。]Coming soon
情人节贺文二[家教Reborn][6918]雾是做梦的云 敬请期待
啊暗之军势一方的感情很难写....感觉女王似乎崩掉了TWT

[我与FF村不得不說的故事\DFF相關]部分詳細人設第二彈+試閱

如题了。当初是我和奸夫的无聊产物谁知道会这样猥琐--.........
修正部分FF村初始人设。FF村,又名芬分村,但在作者不想[很正经地文艺]的前提下通常简称FF村,坚持社会主义新农村中,当地民风淳朴,年年是沙盘[SP]县的先进典型[可能在附近猎人村无双村等的衬托下格外形象高大的原因汗]..........
以下部分人物设定。
村长/老兰——>加兰德
党的好同志,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忠实执行者。由于牛角的关系经常被村长夫人怀疑与大好青年光子是父子关系......必杀技是思想品德教育!最爱吃饭后[或被村长夫人踢出门后]到处视察FF村社会建设,业余爱好是提着红星牌六十年代风格的暖水瓶戴着老花镜给村里男同志开忆苦思甜报告会[其实就是M攻联盟汗]
光子——>光之战士(后娘对不起你TWT)
伪男主。根正苗红的孤儿,种菜放羊放牛[包括被家暴]都是一把好手哦OvO!由于拥有正义路痴羊咩攻的属性所以对任何长角的生物都有异常亲密感[包括蜗牛--]养牛养羊专业户。对S家小闺女S子一往情深中[自从某次间歇性忧郁症发作对着田上蜗牛自言自语“你不是一个人”被路过的S子一巴掌打醒后].最崇拜国家领导人尤其是总理样.....与外来青年阿菲是好兄弟[因为同为好人的经历囧],隐藏文艺青年属性。
寇珈/K妈——>库加
伪女主1.[女王你太闪亮了XD]现任FF村妇联主席+FF村妇女自卫队成员。虽然儿子Z仔也上高中了但是由于长年使用山寨化妆品保养得当的关系看上去只比Z仔大一点点-____,-当年FF村的一枝花,被土地主老黄开着“宝马法拉利劳斯莱斯加强版”金色拖拉机风光迎娶,现在安心过着地主婆生活中。不过时时就是恨Z仔不争气经常要从树上將他抓回家管教。对自己丈夫老黄的着装品味深恶痛绝。对一切长毛的生物有异常吸引力所以业余还喂鸡?
萨克萝/S子——>斯考尔
伪女主2.[模范家庭兼“灾后重建次数No.1”的S家小闺女。冷美人,由于童年[爸妈进城打工经常被姐姐U姐消音消音内容请自由想象]所以养成性格阴影囧。FF中学优等生,从小学会在[爸妈经常不在家一回家连家都不存在了]的情况下独立自主艰苦创业,和FF中学唯一一个老师的独苗鸡毛君是青梅竹马之情,和塞小西有好姐妹关系。对苦命痴情汉子光子的追求无动于衷。唯一害怕的人是姐姐U姐萨婭。FF村妇女自卫队副队长。
老黄/黄老吉[囧]/E爸——>皇帝
FF村年年的生产积极分子。当年引领FF村走向小康康庄大道的首批万元户。几个村都闻名遐迩的土地主,平时开着山寨大众牌卡车跑农贸产品批发,娶了K妈可能只是为了享受当M的快乐[误],因此对情敌关系的儿子Z仔黄小吉持[不如生块叉烧]的态度。爱钱如命,老奸巨猾[所以每次K妈約好姐妹来打几围麻将都是肉痛的日子],吝啬成性。最爱颜色疑似是金色?
黄小吉/Z仔——吉坦
皇室[FF村民对EZK一家的敬称]的独生子,未来的小地主,现就读于FF中学,很明显的恋母属性所以被老爸黄老吉视为[三日不打上房揭瓦至于抓孩子就交给孩子他妈了]的存在。家庭氛围荼毒[从小在E爸的算盘声和K妈的讨价还价声中艰苦成长]下严重偏理科。16岁,身高是永远的痛,与云姨安芝云家的葱头是朋友,还有和J家的T仔和老师御座家的鸡毛君是闹得FF村鸡犬不宁的活宝。

试阅版。
[我与FF村不得不说的故事]其一 家长会能吃吧
日暮向晚时候。炊烟依依,人家错落,远村暧暧,一派宁静祥和景象。
但实在很不符合FF村一贯观感而且适用于[家长会后]的风景。
嗯唯有解释为[乱石穿云日星潛形天地无光]........前的预备战。
合掌,又是美丽的一天~

那人独坐在灯影里织补着。雨花白长发挽起,随了手臂细碎动作而牵了衣领泄出一痕凝脂般的颈子,水秀眉心微蹙,于是不经意间指尖被银针刺破渗出一滴桃花血。
——于是孩子他爹问起就说在他背心上打死只蚊子吧。主妇预备役试炼中的某人如此心道。
但寇珈表情并未因无赖接口而舒张开来反而因为[珂老师昨天打电话来说小吉期末考英语政治不及格]而有越演越烈的迹象。
妃色越发染深。
寇珈终于甩下补到一半的背心抄起老黄身旁的镀铜衣叉无头无脑朝他脸上抽去:“死老头子那小子呢!?”
一道棒痕宛然。
老黄算盘从手中滑落悲愤道:“亲爱的小吉那孩子我也不知道啦T皿T再说我在核算上年金融危机损失啦~”
“很好。”寇珈叉腰站在他面前,一时只看见碎花褂子微微颤抖:“孩子他爹,那赔钱货又考砸了两门功课——一共要交材料费12元。”
“臭小子浪费老子的钱!”惊天大吼將珐琅屋瓦也震了一震,只见老黄一把夺过镀铜衣叉身形一掠出门而去,隐隐有风雷之势。
“死老鬼。”寇珈轻啐。

虽然蔻珈是FF村妇女自卫队光荣的一员但毕竟是妇道人家,等赶到村门口那棵贴满办证修车塞家杂货铺折扣酬宾或者隔壁猎人村过来踩場[兼妇女自卫队露天魔法烧烤大会]诸如此类有伤村中文明建设猥琐牛皮藓——的老槐树下,他早就香汗淋漓只昂首向树上人影娇叱:“小鬼,给你老娘滚下来!”
黄小吉含恨瞥了痴痴望着寇珈的杰叔一眼,眼看着自家老妈[如花]似玉的小脸上红扑扑的[真像红心鸡蛋啊红心鸡蛋——By文科无能的Z仔之后就会被珂老师划上个更红的大叉]撅着嘴,一道汗水的微光在幽媚轮廓上描摹出柔情万分的水痕,沿着肌肤蜿蜒而下。
——很不幸,那天寇妈刚好穿了[开口比较低]的衣服。
所以未等寇珈卷袖子动手准备用鸡毛帚发魔法將小吉打下来便愕然看见他以狗啃泥的优美姿势坠下来。
鼻血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妖娆的轨迹——By文学少女塞小西当天的日记。
那天又被那臭婆娘吼了一顿原因居然是不知那个杀千刀的在她那棵宝贝树旁洒鸡血——By村长大人与夫人的阶级斗争工作纪录。
疑似完?
后记Part A:第一部分的很多都是收集整理我和奸夫的谈话精华而来的,人物关系纯属为恶搞而乱Y。光子和老兰的关系一直很谜不过由于那对角的关系所以先这样了?村长和大树夫人也是[没人了就拉出去配种吧]的乱来关系。EZK/MS一直是我DFF的王道啊XD~不过现在FS(小西)也不错?

由于要更好地体现乡村田园风光所以人物的名字都经过改造,看衍生文时注意了。之后会陆续补充22人的人设包括两个隐藏人物[大概是上头视察的领导吧黑线]支持男男婚配+生子所以不要被雷了--

魔法/特技继续存在,更多时候是搞笑效果。

没有治安队只有妇女自卫队--+皇帝的衣叉来自他的那柄同样闪亮的权杖[为此一直喷了很多次,我坚持对奸夫说只有皇帝的衣叉技才是真正的EX技啊口胡——来自广东方言读法,將X读成叉的话]

[纷争最终幻想All Char][主Emperor.×Squall×Kuja.奇幻原创背景]减字木兰花[二]

其实可以这样看:圣佛朗西科——>英国 荷西亚——>美国 苍煌——>天朝君....
ORZ我果然妄想成狂了祖国君还是你好......

[魔法的光辉將随着暮色一齐永远逝去,在这片一地征战的大陆上将会在以往文明的废墟中崛起新的强大国度,不,它的威名会和海风被吹拂到日神光辉普照的所有土地.....亡灵的骑士披上了血迹斑斑的战衣,向他所深恨的夙敌举起连末日浩劫也黯然失色的利器.....]
——《海国列志风语纪红土历,魔武战争后期游吟诗人摘录》

“泥盆、奥陶、寒武、三叶....每百年为一历。加上如今局势动荡,苍煌城得了秘器已隐隐有君临天下之意,血流飘杵,生灵涂炭,新月历从此改为红土历。正于红土历元年,苍煌大军挥师越过加仑雪山,直指魔导士之国,荷西亚。从此魔法文明毁灭殆尽一蹶不振,后世史家称其为第二次魔武战争。”

“光之子?还是应该恭谨地称呼您一声,圣弗朗西科御前禁卫骠骑大队长。”蛰伏御座上的丽人讥刺地看着朱陛下血污满面色若死灰的年轻骑士红唇间透出寒冷的词汇:“虽然你被尊为那个莽夫之国的十大护国武者之首,不过孤身一人潜入我的行宫行刺也太不爱惜自己生命了。Sephiroth卿...噢,还是你吧,Cefca。”像是要举办午后茶会一样无所谓地唤出暗夜魔导士兼首席提刑官的名字,打扮得如同愚者一样的男子从御座浮动阴影后现身,浓重彩妆上浮现诡邪笑容:“我会让光之骑士阁下不虚此行的,Ultmarucia女皇殿下。”
“光之子”沉静温文的面容头一次掠过仇恨的表情,向地下啐了一口血沫:“魔女,毁家灭国之仇深如彼岸血海,即使今日鄙人命绝于此,圣佛朗西科有血性的男儿自然又站起千千万万,又何须你虚情假意?”他原本峭拔的眉目在伤痕纵横里格外可怖,又带了视死如归神色道出这一番话,掷地有金石之声。
女子懒散地抬手阻止了Cefca的行动,玩味地垂询:“果然不愧为圣佛朗西科最年轻的国务卿,是胸怀丹心之人。可惜我本来还想让阁下保留着武者的尊严荣耀地死去,不过现在恐怕只能成水牢中腐朽枯骨了罢。”Ultmarucia婉然轻叹,垂手准备让J把他拖下去,身旁侍立的魔剑士倒是动了,雪色长发无风自舞:“慢。”“皇天”魔剑豪Sephiroth冰蓝的眸子凝注着溶溶月华沉声道:“女皇殿下,我与他一战,仍有相惜之情,可否留给我处理。”
“而且,您忘了由禁卫四大虎贲分别执掌四分之一的圣佛朗西科不传秘图了吗。”
女皇豹一样的军刀色瞳心收缩了一下,良久道:“是我有失远虑了。”
光之骑士挣出J的手朗声大笑,浑不似临刑之人:“感谢Sephiroth阁下一片美意,不过在下既知潜入此处便绝无生理,更不用提將我朝中兴之器带在身上,又何须你们空劳?”语毕他靴尖一挑地上的断剑使其立起,俯身上去已透体而过。

连同心中一丝隐约情愫,一并折戟沉沙葬于英雄冢中。即使以后相见他已是白骨森森的亡灵君主,剑下十里沉浸着悲歌的枯骨。始终背过身去,酸楚温柔也心照不宣。
Squall Leonhurt。

“...只可惜如此血性英杰竞投了那末路庸国,厚葬了罢。Sephiroth卿,你方才说到当年由四个人分别挟带秘图逃出我军包围圈,只是不知他们会逃往何处。”
“我们可以缩小范围,守护使必然是强中之强,只能从十大护国武者里考虑。目前加仑雪山以西我国凭了魔导优势已逐一抹平蠢动的强大势力,余皆臣服,恐怕他们不会选择与我们交好的国家,不过也不排除已潜入我国内准备煽动圣佛朗西科遗民的可能;不过这样看来,唯一的去向,只剩下了加仑雪山以东,那态度未明的苍煌城城主。虽然是天险,不过以护国武者之能应该也不在話下。”Ultmarucia目光一凝,又似潜藏无限怀念之情,起身走向寝宫:“传令下去,即日封锁所有通往雪山的道路。除非持帝国铁劵者,如有违抗,格杀勿论。”
...姐姐。
伫立空洞殿内的武者仍面对那飘然而去的剪影声调平淡:“...皇,我想我已可以确定四守护使之一,圣佛朗西科护国十大武者之第七刃,当年叛出您殿下流云十八飞骑的人,御前禁卫剑侍第九中队队长,Cloud Strife.”

一声清厉鹰唳,随西北星野坠落光芒,隐隐绰绰有荆棘鸟哀婉鸣唱。来于虚无归于虚无的光。
Squall在篝火旁隔了层层绿叶仰望苍穹,眼睛里摇曳起湿润钝痛的明亮,背手而立,指甲在手心里陷得很深,一丝蜿蜒的血。Kuja乐得轻松坐在他身旁饶有兴致地观摩不靠火元素聚集而燃烧起的烈焰,雀跃焰芒在精致面上笼上孩子般匿着天真的澄净,仿佛终于无趣,拥起长发广袖将自己身形全裹起,挑衅道:“喂,你也在那里看了約一刻了吧。”
Squall冷笑:“你这种连大脑每一丝褶皱都充满无能魔法的幻兽怎么会知道。那是英雄陨落的标志。”心下终究泛上些许悲凉,复国之光...还是熄灭了。
Kuja经过短短半日相处已对新主人的毒舌不以为然,只气鼓鼓地仰面躺下享受五百年来又一度抚摩面颊的星光,手无意理了一下耳旁碎发,听得Squall默立良久后的第一句话:“明天早点起来,我们要越过加仑雪山。”

减字木兰花 TBC

[纷争最终幻想All Char][社会主义新农村慎]JQ工房Vol.4

这是某废物做的FF村关系图囧......

CAST表:皇帝[土地主E]库加[地主婆K]吉坦[小地主Z]暗黑之云[云姨]蒂娜[Loli]斯考尔[S子汗--]

皇帝+斯考尔:曦皇上人 Other:M

地主婆K(871703796) 22:24:12
[其实这是社会主义新农村汇报大会影像囧]
地主婆K(871703796) 22:25:20
[向阳的院落里。人间四月天,寻常家里王谢燕.]
地主婆K(871703796) 22:26:46
[场外广告:雅居乐新一期浅山小筑二期发售中!!!!!][被FF村众黑线殴飞]靠不要宣传资产主义的腐败广告啊~~~~
地主婆K(871703796) 22:29:24
[Kuja][头上扎着一条青花纹路的布娴静地坐在院落里,纤指间漏下碎黍,看着一群走地鸡在自己脚下争相啄食笑容沉静][内心女王喷血MODE中]又是那个混蛋导演亲手设计的衣服~~~~~
地主婆K(871703796) 22:30:43
[U姐摇着硕大的葵扇]错,是我们中学老师兼摄制组腐总亲手设计的...
地主婆K(871703796) 22:31:19
[Kuja][筋,踹飞了一只鸡,漫天鸡毛乱飞]那有区别吗!!!!
土地主E(512607377) 22:33:23
[E][穿着金黄色疑似道袍的衣服慢慢晃出来](我的鸡~)老婆啊~不要老是踢那些鸡啦~弄脏你的鞋子(又要我洗)多不好啊~要有爱心嘛~所谓人是人妈生的,鸡是鸡妈生的……
地主婆K(871703796) 22:36:53
[Kuja][散发着杀气慢慢娇笑着转过头来]是吗...老公怎么今天又穿成这样要去村长家聊天吧....[杀气爆发,[X]受身奔到E面前一记HP攻击,顺手扯下头上的布牢牢裹住E的嘴]滾,下去换衣服,我姐妹要来打麻将了!
土地主E(512607377) 22:39:41
[E][反手裆下攻击][扯下脸上的布条][微笑](内心悲鸣:又要去散钱...[但又不敢反抗])[微笑]好~我现在就去哟~亲爱的等我~
(退下换衣服……)
地主婆K(871703796) 22:44:13
[放学回来的Zidane][缩在门后满脸痴痴地看着K妈继续殴打E爸].....[突然大惊]什么!云姨要来了!
土地主E(512607377) 22:45:02
[E](换上金黄色睡衣登场)Z子~帮你老妈把麻雀桌子搬出来~
地主婆K(871703796) 22:45:20
[Kuja][注意到自己儿子的存在,一掩袖,顿时人面桃花]好儿子别逃.....
地主婆K(871703796) 22:45:55
[Kuja][更加筋]你不能换个颜色吗——
土地主E(512607377) 22:47:01
[E]- -家里不只有这个颜色吗……
地主婆K(871703796) 22:48:19
[Kuja][Vitas女王高音,震碎好几个塑料杯子]那都是因为你只喜欢在春节折扣店买衣服~~~~~去!马上换!
地主婆K(871703796) 22:49:53
[Zidane][幸灾乐祸]都是老爸寒酸到死....[突然被Kuja目光EX核锁定]儿子,去,把麻将桌搬上来乖~
土地主E(512607377) 22:52:26
[E][围着白色浴袍穿着木屐晃出来][语重心长道]Z儿啊~钱不好赚啊~加上你娘花钱比psp流言出得还快……你要知道老爸的辛苦啊~
地主婆K(871703796) 22:54:03
[Zidane][厌烦地托着下巴]是是是~~~~老爸你的钱流出比SE豆腐渣工程速度还快~~~~~
地主婆K(871703796) 22:55:16
[Kuja][恨恨瞥了一眼E的打扮]如果不是家里的确没有其他颜色我就带你去山寨DIOR秀场疯狂扫货....算了,我也去梳妆一下....
地主婆K(871703796) 22:56:04
[门外一片莺声燕语显然是K妈的好姐妹们來了]
土地主E(512607377) 22:56:11
[E][拍Z肩]好儿子!
地主婆K(871703796) 22:57:17
[Z][无神地看了一眼虎视眈眈的云姨一众又转回他爸面前]今天大敌当前暂时结成爱国统一战线....
地主婆K(871703796) 22:58:25
[云姨][在远处就高声邪笑]老黄[E是皇帝取谐音]啊你果然还是这样没用啊~~~~~~
地主婆K(871703796) 22:59:35
[Kuja][一番Padra套装娉娉婷婷迎了出來,身段清浅,目光像是要滴出水来]
地主婆K(871703796) 23:01:19
[K][很有气势地指EZ]还不去斟茶!
土地主E(512607377) 23:02:22
[E](看到这套衣服又开始心痛)哟~云姨啊~今天怎么不见你那颗洋葱跟着你啊~他这个月洋葱地的租金还没给我啊~你要催催他![斜眼望]不然就不要怪我去色诱你的洋葱!
土地主E(512607377) 23:02:50
[E]哼~[优雅转身进屋搬茶]
地主婆K(871703796) 23:03:01
[Loli][细声细气]其实我们不反对,你别帮他解除童养婿契约就好了~~~
地主婆K(871703796) 23:04:06
[云姨][目送着E进厨房的背景同斜眼]给你?那是我们家的钱!对了那个和洋葱很好的孩子在那我们要见见~~~
地主婆K(871703796) 23:05:27
[K][摆开麻将桌]来来来三缺一啊喂——你讲我儿子?[推了不情不愿的Z上去]要相亲吗?
土地主E(512607377) 23:07:36
[E][端茶出来]嗯?~Z儿终于要嫁了?哼哼~快点嫁出去不错啊~(晚上就不用顾忌了~)
地主婆K(871703796) 23:09:16
[Z][瞪不怀好意的E][内心]我要保护K妈妈不被你欺负!!!![弱弱扯住K裙角]不要我最喜欢妈妈了TwT....
地主婆K(871703796) 23:10:47
[K][筋,用发射光波的速度一块九筒砸在Z头上]儿啊,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我们都不会介意洋葱三重婚的~~~~~
地主婆K(871703796) 23:12:07
[云姨][看戏中,望见窗外一剪婷婷剪影]哎那不是S家小闺女S子吗快扯她来三缺一呢~~~~
土地主E(512607377) 23:14:25
[S][被看到鸡皮掉了一地慢慢走过去]云姨好~今天又在打麻雀吗?~
地主婆K(871703796) 23:15:23
[云姨][一脸奇异笑容硬拉了S子的玉臂进去]来吧三缺一~~~~
土地主E(512607377) 23:16:18
[S][不情愿坐下]
地主婆K(871703796) 23:16:18
[Z][头上肿起一个九筒图案的包默默和自己同学交换了同病相怜的眼神]妈...我想我要去做功课了....
土地主E(512607377) 23:16:54
[E][一脸色样望着S子]哟~这不是S家S子吗?今天那么好过来看我吗?~
地主婆K(871703796) 23:17:24
[Loli][终于放下手里封面消音的同人志]S妹妹和光子哥还好吧?
地主婆K(871703796) 23:18:59
[Kuja][依然维持着一脸人面桃花状,5寸高跟在桌下不动声色向E木屐重重踩了下去再转两三圈]S妹妹见笑了我家就是一点乱....
地主婆K(871703796) 23:20:25
[云姨][转向无声惨嚎的E]看什么看还不去再倒一杯茶来。
土地主E(512607377) 23:20:51
[E][吃痛又不敢出声][转身去倒茶]
地主婆K(871703796) 23:21:47
[K][正色]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吧哦呵呵呵~~~~~[一片麻将碰撞声~~~~]
地主婆K(871703796) 23:22:40
[Z][在意大利帝政风格的书房里淚目写数学作业]谁不知道我最讨厌向量运算....
土地主E(512607377) 23:25:45
[S][依然冰山脸]碰~十三幺!
地主婆K(871703796) 23:27:35
[Loli][一推牌]我糊了~~~~~[满怀期待地转向S子]说啦~你跟那个光子哥究竟怎样了~~~~

TBC

啊哈哈哈这个背景果然不错啊~~~~~~~~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