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一人乐之26100HIT][奥中心WW2谍战背景]Le Mariage de Figaro[法/费.加.罗.的.婚.礼] F.

……某个遗愿终于达成了哦也!关于CH.F之后我的更新因为时间和种种私人原因会很慢。LMF时间轴经过很多次考虑还是定回斯大林格勒战役僵持阶段的1942年秋。关于法加和一小点CCCP组的东西留到Ch.G好了TAT虽然透明在军情五处的蒙特利尔分部用字母倒换的晴文写密报,然后夹在自由法国电台的白噪音中送给腐烂的情节以及列奥的路线问题我都只能留到Ch.G了TAT

关于Fredinand von Edelstein/萨尔茨堡【出自萨尔茨堡大主教/拿破仑战争时期的萨尔茨堡选帝侯/奥匈帝国的萨尔茨堡公国】拟人的特别声明:请参照Otto von WeilSchmidt,把他视为Roderich von Edelstein或者作为奥地利另外真实的一面,一个时代的投影。再次严重声明本人绝非分.裂.主.义.者。【虽然是小姨子【?】不过我私心把他和勃兰拖一对而且为了子世代的出现我把勃兰弄成已经为大爷二号机准备献身【…】的人夫了【……

Ch.E的几点捏他解释。A.“伊丽莎白皇后时代”中的伊丽莎白皇后即是弗兰茨二世的妻子,著名的茜茜公主。她出巡时“高兴时可以随便叫停火车,然后就去拜访她在车窗中看见的别墅,或者她就只是想在乡间小路上走一走”。B.在婴儿车里的猪:第三帝国统治期间真人真事,借此影射严苛的配给制度,甚至连屠夫都无法获得充足的肉类配给,只能靠黑市交易或者偷运物资来完成。1931年影射全球金融危机中风雨飘摇的魏玛共和国。

出场原创国家/地区拟人:

Fredinand von Edelstein/萨尔茨堡拟人:Edelstein家族的幼子,与Roderich同出一房。因出生在凡尔赛条约签订后民族屈辱感很强因此深受30年代军国主义思想影响。38年鲜花战争后执意加入帝国国防军而与家族断绝关系,后历经大小战役晋升至国防军骨干。与Otto von WeilSchmidt曾有在北非作战的上下级关系。

Issac Abraham Babel:与I.C.E同属犹太复国运动组织的骨干成员,关于他的一切都隐没在空白之中,甚至有可能连名字都是假造。

名字假造:乌克兰:Sophia Braginski

Ch.F "布吕歇尔"

他们当时仅仅是一种以一种恰到好处的巧遇姿态相互致意,晚餐也是各自享用,而Liecht会比他提前半小时回到他们以夫妻名义共同顶下的一个厢房,扮演一个傻头傻脑的瑞士姑娘,或者他的“续弦”(你们总知道,自从拿破仑那老皇帝之后就开始有一些落魄贵族出售他们的“冯”字为生,而总有傻乎乎的犹太银行家愿意把女儿们送进火坑),这位小姐从他们排练话剧起就表现出非凡的天分。

Roderich在靠窗的位置呷了一小口波尔多白葡萄纾解自己的胃部绞痛,阿尔卑斯山区落幕时浓重而带着露水芬芳的林木影子踯躅在他漂亮的钢琴家指骨上,如同一句来不及说完的絮絮情话。

土耳其蓝的琉璃高颈瓶,一枝栀子开满了几天,边缘饱满而泛黄,微微凋零。

他借了奥托·瓦格纳风格的古巴桃心木圆顶镶嵌窗可以看见Liecht显然不太欣赏今晚加了一片橘皮的热酒,起身离席走时对侍者说了些什么,朝他的位置扬了扬下颌。这位看起来富有艺术家气息的年轻贵族对这场精心设计的浪漫相遇报以微笑,在托盘中扔下了几张马克。真是一对幸福的璧人。


Antonnio可以听见本来在他们前头的卡车司机用浓重的阿尔萨斯口音谩骂着,愤怒地按了好几次汽笛,最后朝他们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他猜这应该是一个粗鲁的动作,因为Ludwig的脸色不太好看。

没有掌握到人们的抢购供给品高峰时段显然成了一大失策。那只夜莺伶俐地在拥塞的交通前头把他们甩掉了。不过他总不可能把那辆老爷车也打包带到因斯布鲁克。他眉头一舒,用手肘捅了捅显然是生平第一次超速驾驶的同伴:“Lud,把火车站附近所有居民区保安支部的电话给我。”

不过Edelstein一家显然又要让他们失望了。

Rodolf用几包英国烟收买了一个刚刚领到驾驶证的希特勒青年军把车开了回去,临走时那孩子还怀着激动的心情要了他们各一张签名照片。而至于指使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企业家,他名下恰好有一间子公司承包出租汽车的业务,当然他和Theresa夫人也绝非泛泛之交。


Alfred目前不想弄清楚那个红领子的粗眉毛对那群强盗交涉了什么,总之这艘在希腊挂牌并实际归属于I.C.E的普通货轮正航行在瑞典至挪威已经名存实亡的某个公海峡湾里,一小时前刚刚起航。他透过舷窗瞪着起伏的墨色潮汐,“一个失礼的接待事故”,开玩笑,他当时魂飞魄散,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见那个同乡的牛仔总统。Tino再加一把力他就得凭自己三脚猫功夫拧下枪柄至少让它走火……而这糟透了的一切都是因为一群国民警察冲进了他们接头的Aklo酒馆。Damn!

这艘“涅尔德”号是一首甲板问式【不清楚这是何我参考的背景资料里很诡异地冒出这个——M】商船,登记的重量是5000吨(虽然根据Alfred的看法它被那一堆像英帝国一样日渐破烂的铁锈占去了很大的零头),平时都在黑海地区从事一些鬼鬼祟祟的走私油料运营工作,这次则视为貂皮和远目来到了这里完成意大利人的几单采购业务,底舱被漂浮着碎冰的海面冻得起了一层霜!作为一个德克萨斯人Alfred深切怀疑这老伙计能撑到鹿特丹的问题。

I.C.E轻描淡写将其描述为一位兄弟会同仁的慷慨捐赠,实际上它唯一结实的只有那纸合法运营的证书。

那群德国人会埋伏在每一排花园篱笆后面,像一群蜜蜂一样窜来窜去,和他们的矮冬瓜日本盟友比起来只是他们的幽默感更加恶俗。

但美国少年忽然又为他的祖父有点难过起来。那个老人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他那件有普法战争十字勋章的老旧制服整理一遍,拍照时始终瞪着照相机认为闪光灯会夺走他的灵魂。

少年拥紧了教士的黑色礼服,它在岬角的咸腥海风中猎猎而舞如同海鸟的洁白翅子:“托你的福,至少我在石勒苏盖格的党卫军抵达之前及时领到了遣返签证……当然Den他们也帮忙用枪托料理了几个不知好歹的志愿军,是的他们都是‘北欧’师的逃兵。Issac在纽约给你的信收到了没有?自从《锡安长老议定书》以来他的日子虽然越来越不好过,不过至少人更有活力了。”I.C.E凝视着前方铅灰色雾霭中战舰隐隐的剪影,“Norway,两点钟方向,可能是德国人的运输舰。”

船长室中的所有人都神情阴郁地目送着那匹海兽,载着瑞典的铁转运到挪威的纳尔维克,供东普鲁士参谋部的豺狼们继续他们杀人如麻的伟业。


Gilbert看见来人时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Otto那个大嘴巴…等等你这个小少爷又是谁啊!”

“准确来说是您的那位西班牙战友经过他游吟诗人式的加工后再传播开来的。不过我相信这是真的…毕竟我还是比较了解我哥哥。自我介绍,Ferdinand Von Edelstein,‘大德意志’团装甲侦察营少校,来帮您这位笨蛋先生修正下所谓的贵族形象和学者风范。”

“本大爷不需要这些纯属陈旧书呆子的训练。”他只觉得浑身都被异样的陌生情感撑得发烫,不由得松开了领口和袖扣。当Ferdinand落座在他身旁时奥地利青年佯作好奇扭身过去端详他的脸:“您的脸真红,难道发烧也要强撑着工作吗?要不要来点红酒?”

Gilbert可以听见自己身体里某条弦崩断的声音,面对着带上黠然笑意的相仿容颜咽一口空落下去:“……我能就此推出这个任务,并请你和你的行李一起滚出去吗?”

Fredinand的唇线弧度舒张开来,倏地凑近伸出柔腻舌颗舐一下少将的鼻尖,待到青年触电般猛推开他怒目相向才哧地笑出来,换来Gilbert忿怒大吼一句:“靠你信不信本大爷给你挂上粉色六角星直接踢进集中营!”

“…您反应没有我想象中的激烈,少将。”Fredinand无辜蹙起眉,提起欲擒故纵的危险语调:“我还以为哥哥28岁了还怎么可能闹出这种事。”

“……”在银发者的目光前他摊开双手:“您放心,我确实是上头委派给您的临时副官,而且我除了这个姓之外已经和Edelstein没有任何关系了。Zwingli是Edelstein的世交,可惜Vash他不知道我和Maria姑姑已经闹翻了。”他眼底微微黯下来:“毕竟哥哥为俄国佬服务、Liza殉职、Rodolf加入共产党已经足够不体面了。”

“……很抱歉。”

在穿越过山隧道的又按照他不以为然地侧目:“…毕竟对着密码机这么多年,我可是快连《G弦上的咏叹调》都有些模糊了。”

他匿在阴影中以选修希腊悲剧的戏剧化动作向后退了一步,一手背在背后,像奥尔菲斯的亡妻般将指尖抵在唇上。不可回首唤我的名,亦不可言说。


Elizeabeth向后一步,向刚刚开火的哪个方位扔出了一个破片改装的拉环“菠萝”,在溅起的尘埃与被震落的林上积雪中可以听见两声惨叫。

TBC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