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露中国风工口限定注意]折子戏·烛影摇红[又名“Восковые фигуры(蜡像)]

对不起请让我例行吐槽.....
度娘上的河蟹物.....
未命名23
未命名34——什么也说不出了.....

烛影摇红•雨蜡

残月新出,度栏轻抚肩首露。
依痕寒水①即西流,一抹天霄②舞。
蔚影重迷墨眼,便遮瞳、余香转复。
夜同谁度,叶下③清幅,仍成落暮。

又与谁说,曳光映使凝眸默。
情思多过④雨轩腐,凭仗无人诉。
深妩后陷异色,又匆别、潇湘⑤已去。
火星吹落,旧楼漠空,和⑥愁常驻,

注释:
①依痕寒水:语出杜甫诗
②天霄:古称银河“绛霄”,由此得名
③叶下:即叶落
④情思多过雨轩腐:一作“情思过多雨轩腐”
⑤潇湘:指心上人住所
⑥和:连。
——幽。…………很久很久以前= =

折子戏•烛影摇红。

[又名“Восковые фигуры(蜡像)”)
CP:露中 分级R

茜纱窗。有疏梅筛月影,暗香盈袖。自当两人并肩,低低切切。

王耀素净斜襟,只在掐腰与领口处晕了淡青的月华颜色。长发挽在颈际分三股用一柄象牙半月梳络起,披落半肩妖娆。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小轩窗,他伏在他肩上端详镜中交映的容光。凤仙领勾勒出那人逼兀的下颌轮廓,盘扣细细延颈际织下去,而世纪末的暮色笼在二人面上更带出一股不真实的浮华气息。
青灯灼蜡。他便默默不语,只将十指搁处鸾镜之前。明夜蚀月残照,又得案台上疏影横斜。短松冈,从别后,忆相逢。
……亲爱的,这衣服很适合从肩头扯下来,再咬一口。于是眉梢眼角便缓然舒展出些微黠色。王耀背对着伊万解散了长发,云鬓横斜,花摇影破。

「就你来了便不得安生……」
「我怎么觉得你……很期待我来闹腾?」

他看着王耀背影,沉香缕湿银屏的婉转。又上前两三作步拥住脆弱的背脊,清镜中洒落一面的心渍。他侧目,有意无意从伊万的臂中抽出手来继续闲闲理着逶迤青丝,分作三股用一柄象牙半月梳挽好,轻啐:「所以别闹。」
「我不要。」固执。他再抬手,围困王耀的肩。檀郎玉貌,一口多年前埋下去的酒。转首带过便吻住,如似的落地故香,永不逝去的韶华。又语甚何时归家。
烂嚼红茸,笑唾:「你总存这些不正心思。」却仗了醉意在他怀里放肆抬头,点彩护甲带了尖锐凉意去戳他霜雪眉眼,出口话语都带了微温的醺然。「今次又借什么理由来看我。」
「……只是些无聊的小事,不足挂齿。」伊万将事就此低头咬走尖锐金甲,轩亭外夜中吹散的紫兰一样。去捧起绯色的玉容,懂得忍耐所以只得先去细细观赏。王耀微一凝眉,身子一轻便被人抱到镜台上,扫落一地漱玉飞珠。

他在彼岸西方,林海冷山俯瞰几多权谋征战,连城的血与雪。只借问你要灼灼其华,还是宜其室家。闭眼懒回顾牵一痕笑,吻絮絮附上来。反正谁向他索取的都是一样。
花犯的沉沉黯香。寒灯熄放,更常事凝想。那堪霜华,冰绡渐觉凉,谁凭身旁?他的手直接略过层层叠叠花鸟风月的权宜衣裳,释带结如解连环,一地旖旎风光。
他皱眉。西人最厌人便是这般,单刀直入,直白得过分。却敛容凑在他耳畔笑道:
「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急。」
「亲爱的,你真的这样认为吗?」
甜腻过分的昵称让不适的人足够更加不适。但这自然不在年轻的青年心里。他另只手摇落乌黑鬓丝,缠绕于指间久久不放。发根一阵生疼,那人薄嗔的含醉眉目,如沾水桃花陡地艳起来,斜斜剜了他一眼,另一手便去重扣被伊万解开的襟:「叫得忒俗……卿。」
「你需要来一点新鲜事物,亲爱的。」他执着地重复末尾的称谓,不动声色地收回被敲得钝痛的手,又试图往里描摹。舌舔上皓净的颈,轻咬刻划梅花印。王耀蹙起姣好的眉。眼看西风东渐,天朝尚有恃无恐……

心下正思量,任他轻巧把那陌生却甜腻的词汇加冕在自己身上,颈上传来灼热的触感时方小小吃疼地低吟了一声。见没有拒绝,伊万像个得意的孩子动作不再迟疑……直至对方单薄的身子骨几乎全部暴露在空气中。
远处画角深处的钟声,梵呗语琉璃火,脉脉送走最后深秋。你不会知道我的茶马古道,驼铃与葫芦丝一起悠然鸣响。你不会知道我的“黑眼睛”森林,伏尔加吟唱着黑鹰与白桦流淌过两个大陆。我们其实并不了解……但牵起手来就是半个世界。
芙蓉帐暖鸳鸯交颈而眠,红罗床帷葳蕤生辉。孔雀伏于迷踪花丛,凤凰栖梧桐。那掩没在广袖深襟下不见天日的躯体有种近乎病态的苍白,却如临霜之梅柔韧而挺拔。
你看那衣带曾经紧了又紧。频移带眼数日长,新愁怎旷望。觅处藏,依稀指秉瓦。

那么多些没有相见的日子,耀。伊万指尖在颤抖,努力去解开最后的亵衣。
——可为何我却为你衣带渐松,东篱黄花瘦。王耀不卑不亢扶上情人的肩安静颔首。愿带昭阳日影来。不知何时场景调换,身子腾空下一刻就半留在暗红带金的夜榻上。霏销暗绎扶襟花。
「……能帮我吗?」伊万只手去抬他下颌,全无挑逗半是恳求。露中阑干徊托。他接近着迷地看着王耀的一举一动。轻启唇,时漏怕,一抬手,氤氲孤上。这里的初冬宛如没有度数的甜酒,充其量算是餐前小点。这里的流水只适合吟咏暮春流红,这里的朱阁只能够寄一窗秋池夜雨。他曝在空气中的肌理太多以致面对那人直露无遗的目光时便凛凛生出凉意来。却依旧伏在情人身上,手去除下他他的领花,絮语:「伊万。帮我。」

被如此恳求又如何能够拒绝。完全想不出理由,永远看不厌的容颜。伊万最终扯走了他身上最后的遮掩,同时身上的厚实大衣也落在沓边。他的手指在身下人温度甚低的肌肤上游移,忖着有多少人占有过这具躯体,是不是也有那么多人这样温柔地唤过你。
「耀……」绣衾溟漠覆过肩膀。他的手去褪下他发上最后一点珠玉时王耀没有战栗而是更专注地看进他眼睛。我有三千烦恼丝,婉伸郎膝上,耿耿不得眠。人在谁边,今夜玉清不眠。
伊万等待着自己也同样和他一般坦诚又袒承来见,着眼他那灵巧实指在衣边移动。年轻人又怎么能知道无聊成独卧,弹指韶光过。他一直没有闭眼,瞳是幽媚的桃花瘴。头顶上的藻井蟠龙,积成锦绣灰。吻最初只是簌簌落下来,并不着意加深一次次轻拢慢捻抹复挑,凤求凰。

上次去别离时折的柳条插在瓶里凋谢已经几个年岁。伊万没有机会亲手解开当年王耀自己用丝缨束住的乌发以表婚姻,便只能现在以指缠丝算是慰藉。
愿天朝国祚绵延,千秋万代。高鼻深目的异邦人在朱陛下相仿的祝辞,仰起他们年轻的脸。――而早数不清多少次礼崩乐坏,七庙隳毁。
王耀含糊笑着迎合伊万迟迟进入主题的舌。他知道他的中心依旧在欧罗巴不到十五分之一的土地上。

「在想些什么呢。」
手袭向胸口茱萸,伊万的柔软白金色发来回络缀着他的脸颊。那时他还是北国寒处的小小少年,都不敢抬头去看阶上那个永远笑风的男子。那草原的苍鹰越过万里关山,黑山白水。圆月弯刀是割裂莫斯科公国天空一道狞厉的光。也是如此,孩子在金帐下的安息地毯上抬头对上他的眼睛,有清凌凌的笑意,慢慢解开衣扣袒出领口一点晶莹肌肤。

「……放过我的人民。」
「又在说什么奇怪的。」

大家都是羡杀软红尘里客,一味醉生梦死。时间可以轻易流逝,也可以简单停止,归拢到死掉的过去。现实中他拎起王耀的手,捂在心口。他可以感觉到比他更苍白的肌理下黑森林静谧的呼吸,还有被烈酒所濡养的强劲心脏。
王耀感到无力。他总是这样,渐渐走向风雨飘摇后再励精图强,幕落续着缘起。并肩的人熙熙攘攘你方唱罢我登场,独留下他台下红尘里一双冷眼,一盏冷茶。于是他伏上去,出奇没有说话。用我的永生,继续照耀你的风华。他不敢对王耀说,他很快又得回去。他的第一位女上司在前日命他速回与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会晤讨论如何瓜分菲利克斯的土地,来回多日,剩下时间不够回国。明天就得离开。又没有时间。
「我们直接开始……可以吗?」伊万手往下游移,长年不见日光的肤色居然可以和他比拟。王耀保持着那种空荡荡的目光,只是侧首把脸埋进冰凉的弹枕上声调没有抑扬的:「也好。最近西北战事繁密,躬身亲为……我很累,伊万。」长相思,山高月小,桐影满床。
「放心……我在。」他吻住他的小腹,舌卷过的地方像是火焰吞吐过的温度。――即使这只是一句空话,王耀的目光里闪烁了一下,嘴角微翘:「……会一直。」

那一幽冷的尾音曳出凤羽般铺陈开来的涟漪,消弥无形。在他面前,这狼狈不堪的王。王耀有一瞬的惊惶,半坐起来想遏下他的动作。伊万不想给他后悔或者迟疑的机会,去压制他的身子在胸口留下点痕,只手去牵制他最脆弱的地方。
「怎么了?」他触上去的一瞬间,轻声漫延开来的问题。都说是醉了,两双眉眼分明清醒着。一时静默下来,只有宝相贝母螺钿烛台爆出一朵烛花的声音。王耀伸手灭了最后一点光。幽暗中一声调笑般嘤咛,不自禁的颤音:
「只是想你。」
「我是不是长大了,耀。」

他用脸蹭了蹭王耀,典型斯拉夫人的高鼻梁和浅色的皮肤与发。他的力度刚好,恰好能听到止不住的金线银铃珊钗雪缕,洒泄满室。只仰面,清湛的眼在不见五指的黑里盈了水色,丝丝鼻音撩得那人又伏身调弄起来,一点轻一点重。心头一狠去啮他锁骨:「谁让我都老了。」
指尖抚过曾熟稔于心的少年,只是大势已去,奈何了谁。
「你不会的。」他的耀怎么会老,紫眸像是古老神话中刮破荆棘的神迹之光,开辟暗夜中的旅人之路。伊万的指灵巧,勾入深处,濡湿着的乐声与手指,「不会的。」所以现在就由我来指引你走出泥沼。

他身子随那汨汨的乐音簌簌抖起来,如同被春风吹老的杨柳。齿在他肩上细细试探着,丁香颗轻画。玉山颓倒。他怎会看不出来。伊万的败象早显露出来,亦如他。前日亚瑟呈上的火枪念及便生凉。
「你没有话想对我说吗?」他问的时候手指更往里探着,绘着千年不化的河山。感到有锦被被王耀纠起盖在自己背上,他又怜爱去吻。思君令人老,轩车何来迟。解夏凉秋,暮春瑞冬,时景辰光全死在这谶语般的诗句里。王耀半真半假恼起来,索性仰颈把低吟全送进交合的唇间,「寝不语。」别过眼去,一点苍凉。大漠外的另外一个世界。簪露美霖甘霜,漫游的诗词。他对这番答复不置可否,倒也不强求回应。

再加指,眼前吟哦场景竟和少时青春梦境如出一辙。

这一波强胜一波,情欲勒不住缰,干脆早些了事好落得一宵清净。想邀他在唇边打转偏生出不了口,只挣扎着退出舌,牵下流津。多少事当时只道是寻常,之后又扼腕问天为何人生不能只如初见。他尽数以舌拭去,目光不胜温柔。现在就只怕爱慕不待挽留就从指间飞落,瞬息无声。
「可以吗?」伊万从未忖过一个念头想让他在正式前主动送自己一次欢娱。他知道他是永生的王。他们都只看见他在皇座上雍容华贵朝歌夜弦,连龙困浅滩都自有高华之气不敢逼视。――却原不知他也会扶醉衔了流觞,举动里全是迷眼的风情。王耀没有迟疑,忽略了一瞬的疼痛而直直看进他色素凉薄的瞳心里。伊万安抚似地啄了啄他的眉目,然后绻身去絮絮地吻他的唇所能碰到的所有空间。

「疼?」他再抬头,用那双在王耀看来算是妖魅颜色的瞳来看着他的眼睛。他与伊万遇见的很多人不同,并不出声,把动情都隐忍在眼底潋滟的水光里,再难自禁也只在他身上遗下洇红的齿痕,待他去捉他狠狠惩罚要把他揉进血肉筋骨里又躲开,掌心空留下发梢的触感。他们生命中与多少人这样同床共枕过。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耀……耀。」
他自己去唤――相濡以沫,却不可能爱如淡水。
但他不喜。名里命里都带牢了这个字,梦里魇里都把无甚抑扬的入声咬得绵长,哀告骄矜倾慕。
欹身上去,在他腰上袒出清浅身段剪影。
于是更加深入,直到碎裂的低吟。


伊万见过无数男女,在他的那块土地上。日光打在铭牌上,木制的房,东正的圆顶,从不灭亡的火焰在跳动,酒瓶。谁拉着手风琴,唱着小调的曲,走过大街小巷。
比不上,但还是比不上自童年起便向往的这块土地。朝暮雨云亭台楼阁烟雾滴水杨柳白莲的淡漠迷人。
好了歌唱尽浮生。说什么雕栏玉砌,八百里洞庭长月无眠,原来金池作焦土,路有饿殍骨。这巍峨峨大厦将倾,白茫茫飞鸟投林。
王耀小心不把目光投影到伊万脸上――他知道他和他一样,沉溺欲望之中时最容易曝露真实容颜。

那些闺门银蝶,宛然可绘的夜。
那些海上繁花,浅斟低吟的夜。
那些长烟一空,醉生梦死的夜。
那些霖铃凄切,身居客家的夜。


伊万扶起他的身子,去轻触背脊,一路滑下,没有荆棘的路途:「你说,以后,很久以后……」话顿半数,便再也没有下文。清冷冷的声线被汹汹的情冲激得些许喑哑,投一枚问路的圆润卵石没有回音。
他吃痛,小小的鼻音。抬腕去掠好摇散鬓发。他只愿做他的绕指柔,烧红的烛芯,在浓夜守住一小团温度。小小的嘤咛放大。快感而坠的滢泪,似滴霁轻落潆洄之中,瞬间消失。美瑛般的肌肤,周围熏笼的水香。
「不能试着,叫叫我的名字吗?」孩子易被漫足的心。他张着泪眼,一时凝睇。伊万拈一缕青丝在指上闲闲玩弄着,猛然一挺。顺势出口的低吟「卿……」
「不是这个……」伊万端起他的头,发丝微乱依旧不失风度,只是眼中是尽数的爱欲和情愫:「我指的是名讳……我的名字……」呼吾之名。呼唤在六月和春天一起姗姗来迟的白喙鸦。呼唤我在永冻线以的港口,和比新雪更洁白的三大河……

「……伊万。」

这个从不被你真正爱重过的人。给我一个到永远的誓言。他抹开王耀粘在睫毛上的泪,涂遍他们的脸颊,簌簌地弱弱的。每一次进攻来修饰不断的声音。跟不上的呼吸。伊万突然退出他的身体。
楚云巫雨,纵情欢好里突兀浇下的冷水。霎时整个人都醒过来,空虚细细啮着心头,剩下褪去千般繁华柔情唯余亘久冷寂的王。他伏在绣衾里没有言语,只引臂去摸零落的簪准备绾发。
「我们会永生的吧?」这句话比起问题更像是命令。伊万横臂去拦住他的双手,搭在肩头。浅紫的颜色尚未褪去热潮,他在等待下一次的机会来到达巅峰。
王耀的三指已摸到簪子,攥紧。尖锐抵在掌心,冷成一怀相思灰。随他的再次进入陷进去,脆生生疼着。千言万语斟酌,咽下去。终究微喟。

「此去经年……浮生长久又有何可眷。」
「……因为我……」

他抓紧他的纤腰,至今它仍细得岌岌危险,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单一动作,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因为我相信永远。即使你说我是年轻的傻瓜。
取道花丛修道去,再难回顾半缘人。他挣扎要脱身却被他制在那里,满腔欢情销得一丝不剩,当下只凉凉续道:「你?我?」

相信是有限定的。但是任谁都不想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

伊万了解身体告诉他很快这一晚即将很简单地结束在一瞬纵情的欢乐中,和这没有尽头的一世一样浮花浪蕊。用沧海遗珠,用眉心朱砂,用南国红豆为你熬成缠绵伤口。怨什么恨匆匆。穿刺与低喘渐次钝重。隐约的泣声。
「不……别哭……」伊万有些慌忙,以面覆面,无缝贴紧。最后的临界前忍不住紧紧搂他,像是把他完全揉进自己的身子里面的疯狂举动。王耀终究泪光里笑开,最后一次低喃:「卿。」

他轻轻挣开他,身子依旧疲软,却端然而起,衔了那柄象牙半月梳,徐徐绾好了发。再躺下去,闭眼环上那人的肩:「……且陪我过了这下半夜。」

如若初见,胡天飞雪,压城欲摧的墨旗云刀。谁施施然阵前抱了琵琶,婉声而唱。纵饮这三杯忘情酒,难别往事烟花扣。露电泡影,幻真幻空。参不破,不如偷一晌欢好,烛影摇红。


===完===
全系列完
花犯•思蕊

月华朗,寒灯熄放,更常事凝想。那堪霜华,冰绡渐觉凉,谁凭身旁?
频移带眼数日长,新愁怎旷望。觅处藏,渚中曛蜡,依稀指秉瓦。

霏销暗绎扶襟花,行人洒,露中阑干徊托。时漏怕,氤氲孤上。澄江下,岸间柳杨。但单巷,直须收泪华。千肃杀,闲思一把,秋深何日放。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