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和人联的萌杀亲父女帝/隐普奥段子。

最近重度修罗中。时间太快了于是我的突发法米同年同月同日雨[Carnaval/法:嘉年华]只能明天再来了////

Majorly written by Clicven.http://hi.baidu.com/cilciven/blog/item/f15419836bbad4ab0cf4d21c.html

因为过于悲愤(?)所以用大字体。

首先姑娘们读这里http://yukimayao.blog126.fc2.com/blog-entry-84.html(跪谢Y子同学我无证引用是我错了)

女王啊!您为什么相中了弗朗西斯家的白痴啊!亲父不好吗亲父不好吗亲父不好吗!要是嫁给亲父您就没这么多顾虑了您还打什么西里西亚战!夫妻双双把家还就行了呜呜呜呜!!!!!

弗朗西斯有什么好啊有什么好!那是个裸奔狂啊TAT(你自重

查理六世我恳请您包办婚姻……您不是也觉得亲父不错不是么?

好。这样我接受。我接受-_,-

其实女王您只晚了亲父五年出生年龄也挺配的啊体位差也好啊TATTATTATTAT!!(你在想什么啊喂!

好。接下来我们看摆渡。

“他的父亲一再受到亲奥势力的压力,腓特烈在其影响下,不情愿的和伊莉萨白•克里斯丁娜·冯·布赖恩施怀克—贝芬成婚。伊莉萨白是哈布斯堡家族的一个远房亲戚。两人并未诞下一子。腓特烈基本上和她分居,只在节庆场合一同出现。但腓特烈在其父临终前答应了,誓不会对伊莉萨白不忠。在莱茵斯堡的四年(1736–1740亲父24岁到28岁)可能是两位在一起最幸福的日子了,但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做给他那多疑的父亲的一出戏,目前尚没有定论。
  究竟腓特烈二世按当代的标准是否有同性恋倾向,目前尚有争论。但确凿无疑的是,他对女性比较疏远。他希望在女性身上也看到他在男性那看到的勃勃生机。在他身后作的尸检并未发现他患有性病或畸形。因为他的医生透露,腓特烈大婚之前曾感染性病。而难得的几位受腓特烈青睐的女性,都是些所谓的“女大地主”卡罗琳和叶卡捷琳娜大帝,他还向她们写过诗,保持着书信来往。”

呜呜呜!亲父您这是怎样!反正都是哈布斯堡干嘛不要女王要个远房亲戚?而且为何这里还有水管在闪亮?!您喜欢腹黑型的吗!我还是那句话您要是娶了女王多好!以后也没有少爷阻挡你的德意志之路了啊喂!您爱生几个路德维希就生几个啊TAT!您到底在想什么啊您这个军队脑袋!

您爱不爱女生不要紧,娶回家再说嘛TAT你没看女王有多少陪嫁!奥地利!神圣罗马!匈牙利!意呆!××!××××!干嘛不要干嘛不要!娶女王回家您不就得到大片土地了吗!说不定一个古代欧盟都建立起来了(?)送到嘴边不吃是男人的耻辱啊喂!(你自重

“而德意志三大诸侯国——普鲁士,巴伐利亚和萨克森更极力协玛丽娅.特蕾西娅的表姐夫登上神圣罗马帝国皇位。”看到了么。看到了么。女王您拉拢弗朗西斯没用。大革命时弗朗西斯就甩了您了。还是普鲁士好,真的。有了亲父另外两个就可以一脚踢开了毕竟亲父的军事才华是很了不起的。当然您的外交才华也是。而且普鲁士还和小鸟一样帅!(你倒是给我自重啊喂







综上所述,我萌上亲父女王了 。这时的亲父女王配顺加普奥互相看不顺眼感觉应该不错=v=!





和M子试着连文(这种东西你也有脸叫连文根本是你毁了人家的好段子!


你是我最甜美的过去,你是我最童真最朴素的回忆,你是我在细雨潇湘的夜里能想起的唯一一人。你是我心中最温柔的初恋。



王愈发苍老。他没有了继承王位的皇子。他愈发忧虑地看着罗德里赫,他知道或许自己穷极一生保护的国家将要死掉。那将会是他的错。只是他的。

苍老的王如是说。

我最爱的公主,我最最温柔的栀子花。我也到了临近钟声的年纪,你可愿用你的手使这位先生存活?

——是的,我愿。

我亲爱的女儿,我可怜的政治牺牲品,你可知道当你戴上这顶王冠时,你的身周都会有敌人的战歌?

——是的,我清楚。

请原谅我的固执。我想要遵从我们哈布斯堡最古老的方式。你可愿?你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你可愿踏入维纳斯的殿堂?

你可愿,从普鲁士的腓特烈亲王,西班牙的波旁亲王等优秀的年轻人之中选择你的伴侣?

是的,我愿。我想我会喜欢普……

“陛下。”一直站在旁边的罗德里赫开了口。“公主。请仔细思考。我想无论怎样,都不会缺少几天时间供您选择妥当。”





“您不喜欢未来的腓特烈陛下吗?”

玛利亚公主端起一杯茶走到钢琴边。罗德里赫正在弹她从未听过的曲调。激流汹涌满载着愤怒。

罗德里赫停下手上的动作,微笑着开了口。

“腓特烈陛下?没有不喜欢。只是或许其他的年轻人更好。您可以试着挑挑看。作为哈布斯堡的公主,您完全有资本精挑细选。”

——要不要试着,开一场舞会?

“可以吗?”玛利亚蔚蓝的眼睛中开始有了柔和温暖的光“我喜欢舞会。”

“为什么不可以呢?”罗德里赫淡淡笑起来“一个即将步入社交界的公主,想要跳一场舞并不是什么罪过。”






那些长河渐落,烛影深深的夜。

那些闺门银蝶,剩照银釭的夜。

没有人会看见在人流中间的少女和她的从属脸上掠过属于时代的阴影。

“罗德里赫先生。”

“嗯?”

“我……我漂亮吗?”

罗德里赫把她拉到大厅的镜子边。玛利亚默默地低头看着镜中的自己。柔软的裙裾低调而郑重,如同某种对命运无可奈何以及对未卜的婚嫁之命的颤栗。密密的海水珍珠与水钻,细密曳下来,纹理森森的折枝花,雍容复古自不待言。滚边的金线与饱满排穗,是悲剧无从结尾的华美。后来当这位敏感多思的女子老去,她守在日益衰弱下去的罗德里赫身旁,最扼腕伤神的依旧是那个成为一生囚徒的片刻里,她一定还是穿得过于盛大,是圆不了的谎言。

“您的美丽使我骄傲。您可以明白,您现在是这舞厅绽放的最柔美的花朵。或许您想试着认识几位年轻人?”

“腓特烈……腓特烈陛下来了吗?”

“我想您可能不会喜欢那国家……普鲁士从来不懂什么叫优雅。”


“在这里您可以看到……那位短发身穿紫色礼服的是我的兄弟安东尼奥……他身边的年轻人您是可以考虑的……那个金色长发蓝色眼睛的人是弗朗西斯,身边是洛林……”


舞会正式开始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女人们脱下外套只身着轻薄的晚装。火炉里珍贵的香木正在燃烧,整个大厅里温暖而且舒适。

忽然之前有了冷风。

是大门。大民重新被打开。走进来的是两位身着军装的男子。

那些喋喋不休的贵妇人们只会谈论着维也纳现在最出名的年轻音乐家与他们漂亮修长的手指,而贵族们更偏爱探讨马术与上周的游猎活动。所有人都是如此,沉迷于现世的种种逸乐之中,如同囚于金丝笼中盲目的夜莺一次次撞击精致繁复的枷锁。这一切都令玛丽亚感到不安,于是她把目光转向身旁的罗德里赫求助,显然少年也是无能为力的,他只能直视前方那两个高傲的剪影,低声说——即使带了不屑的鼻音。

“公主。基尔伯特和腓特烈陛下来了。”





仿佛命运注定般的、美好得让人想哭的瞬间。

木制的大门缓缓打开,出现在另侧的是温柔沉静的少年。一身戎装笔挺身姿优雅语言得体。那是她——玛利亚——唯愿以心相许的少年,那是她心中最最柔软近乎神圣的誓言。

腓特烈在玛利亚身边站定。

“对不起……我迟到了。请允许我和您跳一支舞赎罪。”

少年的手姿势优雅地伸到少女面前。宛如宿命的瞬间。



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相互看了一眼。眼角极其默契地一抽。

在公主与她的王子踏出第二支舞曲时,基尔伯特才不情愿地把手伸向了罗德里赫。

“为什么本大爷……为什么本大爷要做这种事……”

“我也不想跟您跳啊您这个笨蛋先生。”

他们一起看向舞池中央。那是他们最最害怕的刑场。



“公主,您会累吗?”

“不会。您跳得真好。我很喜欢呢”

“那么,可以和我跳第三支吗?”


“基尔伯特!!!!!!你第15次踩到我的脚了!!!!!”

“切,谁让你不跳女步的。”

“为什么我要跳女步而不是您?论年龄根本——”



“罗德里赫先生。”不知什么时候旋转到他们身边的玛利亚低声提醒。“该换舞伴了。”

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迅速搭上各自上司的手。

“……”



“……喂老哥,我受够那个结婚狂了求你让我回营地吧。”

“……公主,我想伊丽莎白的拉丁文课还需我的一点指导所以请容许我的退场……”



“不能等一阵吗,罗德里赫先生?”

“基尔伯特。现在回不去啊我叫他们三个钟头之后再来接我们。”



“这样吧——”

“不如就——”

“罗德里赫先生。”

“基尔伯特。”

“你们,就先去休息室吧。”

为什么偏偏是你们这么有默契……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心中同时响起了哀嚎。

“用我的那个私人休息室喔。”

……公主您不补充那一句更好。














又抽又崩。舞会是我最最害怕的场景啦TAT我根本玩不转!


亲父女王请安息吧……(你写这么崩谁能安息啊



你看那铁马踏遍冰河,春风吹老了几度梧桐。

尚是眉眼疏淡,与情意一并流转不定的年纪。即使故事除却裨史堂皇外壳之外无非伧俗得寻常,但彼此都是折断翅膀权作青史一角粉饰的纯黑鹫鸟,却念及不知愁年纪爱亦如欢,斗篷上沾了小苍兰与夜露的芬芳。

都是一点寂寞,从心头上寂寞淌下来。


七千滴水晶眼泪闪烁下她不期然抬起下巴。要带着七分世代相承的矜持,与三分小心翼翼。希望让对方错觉这是五百次回眸来换取的珍贵姿态,然而在内依旧是卑微易碎的。玛丽亚·特雷西亚尚未长成那个须眉权贵之间游刃自如的王。

“腓特烈殿下,我希望......”


“....少爷,万一那两位真的对上眼怎么办。”

夙敌罕见地没有用平日“叽叽歪歪”的繁文缛节回答,只是疲倦地扶额:“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

“切,”习惯性像少年时伸手去捏他的脸:“还是这样虚伪。如果老哥一定要娶你那个公主的话我也只能无条件支持了。”

“...喂,干嘛要用这种参加丧礼的沉重表情看着本大爷?难道你很乐意和某个暴露狂还是热血男住在一起?哦,莫非你看上了亚瑟那个红茶闷骚还是面瘫贝瓦尔德.....”

一记清脆的暴栗。

“我似乎屡次教育过你言行得体,笨蛋先生。”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