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英卖身三题][黑色幽默时政含阴暗向]莫谈国事 A.B.

标题来自在4年前感动过我的一片经典同人。纪念一段大家一起笑一起感动的年月。
答谢幽via之作本人私心是英米....

开头虽为虚构但取材于2008年8月20日切尔西桥鲸鱼搁浅事件。
Chatper A.鲸歌
BGM:The Way I Are[Timbaland]。

灯塔突兀地熄灭,一瞬极端的明亮,那种近乎暴盲的强光质感锐利,Arthur Krikland在那一刻甚至忘记了头顶上注视着大.不.列.颠从正午到日暮西山的真正太阳。
当时他还是寻常officer打扮,Cobbende学院派马甲与Criminal Damage的针织Polo,正抱着一沓下议院的年度结算走向唐宁街10号,被风吹落的社会福利预算。他一边诅咒着车马费都懒得开拨的财政部一边追到被时间磨损得破败不堪的桥墩旁。人潮在低低的惊叹声中在Arthur面前分开,只有他愣在原地目睹那传说中的优雅生物眼底淌下一滴巨大的泪来。
直到皇家海军紫罗兰旗徽的军舰姗姗来迟拖走那条搁浅的鲸鱼与被撞毁的灯塔,Arthur心头依旧反常地烦躁…或者这应该归结于他出门时看见的一只黑猫。他无论如何要向议院请假…光灯塔的修复费用就能让那两党唾液分泌过剩的政客争论一整天;或者他仅仅是不满于现代伦敦人的风尚,他们不再戴圆底高礼帽不再在信后附上“愿为你效犬马之劳”,他们匆匆经过地铁口拉小提琴的流浪汉,对心脏病突发倒下的陌生人无动于衷…

但当初又是谁说过,鲸之歌…是为了召唤一同赴死的同伴。

在失去视觉那十几秒内Arthur慢慢蹲下身来下意识捂上面,文案散落了满地。脑海里是在沙漠中央断裂的电光,而指缝间渗出生理保护机制的柔软液体。映像碎片连贯不成一句完整的叹息。
他们在1941年的地下掩体里用力接吻,唇上细小的伤口涌出铁锈色的血。他们在“海狮“咆哮的清晨在教堂的废墟上跳舞庆祝又一天的重生。Alfred看着《后天》蜷缩在水洗蓝的布艺沙发上拨通五角大楼的内线。
1812。1918。1941。1943。1972。2004。这么多明明有史为鉴,却无迹可循的爱与死。鲸温柔的歌吟。岁月长久是格林童话里的红鞋子,足上妖娆的镣铐,注定舞始生辰舞至末日。

[黑暗啊,带走我的罪恶与呼吸。但留下他。
在这已无力祈祷的世上,我唯一的年轻恋人。]

Arthur怀疑重金属摇滚在刺透鼓膜的同时也在摇撼着整个房间。Alfred则令他感觉到更加虚弱——除了左耳三个月前打上的三点布鲁塞尔蓝宝石耳饰外又新穿了鼻钉。吞尾蛇黑曜石的双眼在他陡峭的鼻翼上空洞地注视着他,Arthur唇角抽搐了一下,或者这是金.融.危.机下的某种自戕游戏…但愿如此。
不出所料在鲸鱼的故事结束后胞弟还是笑得捶打着苹果便携Laptop的键盘,脊背颤抖着。Arthur勉强压下在弟弟Tee上印下一个鞋印的冲动,继续絮絮下去,直至Alfred认真起来,以带着玩笑意味的目光凝注着他,正如夏威夷群岛凝视着终年阴雨的伯明翰港。Alfred清楚Arthur总是在这些问题上斤斤计较,他平时锐利的瞳孔会变得湿润而幽邃,剩下边缘镀上一圈妩媚的宝石色光晕,像是龙与山泽女仙一同唱游的中世纪密林。
他仅仅是欣赏兄长难得一见的柔软表情——在这卫星与卫星潜艇与潜艇以五亿分之一概率相撞的2009年。
Alfred想这是否也是那位上帝所谓的恩慈还是偶然发作的柏金森,因此他面上挂出一副很容易戳穿的无所谓笑容。这令Arthur恼怒,他伸出手去想把那一层薄薄的笑容撕下来,半途还是犹豫着把指尖搭在他后颈上,触摸Alfred神经末梢洄游而过的警戒。

意气风发的青年军人披戴着四星上将的肩章在几近震破玻璃的欢呼与掌声中完成了诺曼底胜利登陆的《我们即将为圣战而准备》在鲜花与镁光中步下台,却在经过另一皇家陆军少将的盟友身边时语音几不可闻:“Arthur……刚才我肩上的每一颗星都有一吨重。”
他抬眼要以目光捕捉年轻情人一瞬的颓态,却只看见他信步被人潮湮没,笑声明亮而空洞。

Alfred微笑,把手指搭在Arthur唇上。嘘。
今天我们莫谈国事。
Chatper A Fin.
最后的米英对话改编自WW2英米原型名将蒙.哥.马.利与艾.森.豪.威.尔与决定诺曼底登陆D日[1943.6.6]时间的对话。

今天为了找The Doors的资料弄得我要搬梯子爬上整整一面墙高的书架找资料后来还掉了几本书下来==
离开忠诚之语出自Vista的一篇70年代联五协议裁军政论文。[小声虽然只有天朝成功把200万解.放.军裁了下来….]
时政阴暗继续包含。嬉皮士年代包含。
Chatper B.雪盲
BGM:Leave Out All the Rest/Linkin Park
[If the Doors of perception were cleansed,everything would appear as it is.]
——William Blake,Great Britain
我们都不过是用盲目去乔装幸福。
亦总会有一种离开,名为忠诚。

“…你知道什么我的士兵在那里受难!”杯座猛然重重扣在桌面上溅出一圈染深水迹。对面的Alfred双唇有一种失血的苍白,匆匆扫过第四架坠落在阿富汗的“狂风”轰炸机报告,目光溟漠:“我的新上司下令……要在2011年全撤出这里。”
Arthur感到枯涸的痛楚梗塞在喉中,他艰难地想要开口却看见对方目光变幻间渐渐泛上狂躁的亮色:“你知道?你也知道?洛.杉.矶中央公园悼念我的孩子的军靴刚刚满了5000只,这个月已经有43人葬身在路旁的恐.怖.袭.击中现在他们还妄图用‘接.触.核.持.有.国.家’代替武力牵制手段,你——”Arthur决定放弃用语言使Alfred镇定下来干脆扣住他手腕,目光一凛沉声问:“…….你又吸了大.麻?”
Alfred在情人失神的片刻里用力抽回手自暴自弃抚摩着右手食指指尖上萎败芬芳的薰黄,没有抬头:“…隔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一清二楚呢。”
“…你他妈就不能别像一个三流大学新生一样丢人现眼!!!!!”Alfred异常敏捷地避过迎面掴来的一掌,挣脱了Arthur的手径直甩门而去只遗下淡淡讥诮的一句:“我当然还记得你当年还经常和我打赌谁先打完第三针安.非.他.命…抱歉空军一号在外面等我去与会新一轮六.方.会.谈。”
TBC[…..就是说吃完下午茶就来补完囧]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