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与Cilciven联文][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Part.3


2009-07-31 00:10

这是1.2.

第二天早上罗德里赫醒得很早,反常地没有去碰琴,吩咐侍女在花园里放置一张小桌坐着,不动茶也不动点心,就仅仅是坐着,心里有莫名地烦乱。
“在想什么呢罗德?”
弗朗西斯径自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旁边的侍女立刻为他倒上一杯茶,潺潺的水声似乎又让罗德里赫联想到了什么,思绪飘得更加遥远。
弗朗西斯不理会自己面前的杯子倾着身去够罗德里赫那杯,端过来一饮而尽。
“……我不喜欢您带来的那位洛林先生。”
恍恍惚惚地答了一句,罗德里赫才意识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
“不用说了。”弗朗西斯挑眉,“反正哥哥我也没预计你多喜欢……洛林的确不是美男子。然而和腓特烈相比也绰绰有余。”
“至少,”罗德里赫撑着桌子站起来,“至少基尔伯特家那位少年是德•意•志血统。”
弗朗西斯不屑的笑,靠在椅背上看着罗德里赫紫色的眼睛。
“德意志血统?连德语都不会说的……真是好血统。”
“抱歉,没想让您不快……好了我们回去吧。”罗德里赫站在一边等着弗朗西斯起身,然后一起向宫中走去。
走到一半却看到意料之外的人影。
“基尔伯特?”
“.........祝福你们啊,结婚狂和万年情圣。”对方闷闷应,全然没有平日落拓风范。
昨天的礼服还未来得及换下,袖口下摆有绵密精致的镂空提花纹路,而绿茵上缀了未晞晨露湿润之意漫上来渐渐染出深深浅浅的一片。
三人无言。
最后还是弗朗西斯首先开口:“我的好恶友~怎么这天这么有闲....”话语未必被身旁少年掐了一把自觉沉默下来。
头低下又抬起,都抿着唇等待对方能给出一个精确如降B小调渐弱点缀音或者轻骑兵部队横向穿插切断重步兵命令的回答。
宫闱倾轧,机关权谋,光年流尽是此生。你们都看着这么多天真过的少年喧闹着从光的这边奔跑过去,他们渐渐不会笑,他们渐渐会不能入眠,他们渐渐遁入时间的洪流。
先回头的,是傻瓜。

最后还是脆弱平衡即将被沉默扼死的前一秒钟基尔伯特突然跳了起来大声嚷着什么“本大爷再也不做什么信使了扭扭捏捏——切~”把什么匆匆塞在他手心就逃一样大步踏向花园侧门好像自己遇见了禁酒令。
罗德里赫一愣手心里传来被充满的饱满触感,属于金属与宝石的凉薄。弗朗西斯自知之明地先一步告辞说是在前殿等他。

——是琥珀。不属于任何一种金属分子或者原子结合而来的物质。沉默而被时间封固的,树眼泪的灼烫。

少年在父亲命令自己必须回封地一趟——去和自己留下的[吸烟者议会]——那个自己还未能在舌尖熟稔吐出的德语词汇 Tabakskollegium熟悉一下。他将在那里组建起自己的雄师自己的巴黎广场自己的San Souci无忧宫把自己在凡尔赛所经历的一切带回去并重塑上铁血风骨的沉郁,却独独假装忘了此行前为之踟蹰的少女。
于是他笨拙地用生硬的德语写[可能还有些巴黎俚语],或者他的公主会把这个看成一个沙龙新人的笑话。

玛利亚的婚事有条不紊地进行。从特制的礼服到大殿的重新装饰的大厅终是完成。请柬发出。玛利亚微笑着看着人们在劳作,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暖。她的手心里紧紧抓着的,一直没松开的,是那块琥珀。
罗德里赫有时会皱着眉头问她,选择那样的少年真的好么。
玛利亚总是坚定地回答,只要他,就是他。我只喜欢他。
——然而“他”是谁。第三人称的歧义往往不易被察觉。玛利亚忽略了在她面前站着的罗德里赫不论经历了多少岁月,也只不过是少年。哪里有饱经沧桑方能练出的沉着细致。这时的玛利亚尚不明白腓特烈的言语。
——不明白要说清的,必须一个音节一个音节不能省略的完整的说出的,是名字。
——呼唤你,如果当初我呼唤你的名字,把你的名字绣在哈布斯堡家族家谱的末端,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样的悲剧,或是说,矛盾?
然而一切不得而知。
当订婚仪式上被告知腓特烈陛下赶不到由基尔伯特代替时玛利亚仅仅感到奇怪。
——于是就这样与最后的机会失之交臂。
当铭刻着哈布斯堡家徽的绢布被扯下,置换上有着洛林家徽的印记时,玛利亚才感到惊惧。
“这是怎么回事,不应该是——”
她想要逃跑,至少结束这个荒唐的仪式——不是他,不是洛林,是腓特烈陛下,应该是腓特烈陛下——然而一双手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
是罗德里赫。她听到少年平静的声音说道“有什么事等仪式结束再说。”也看到腓特烈陛下的位置上,基尔伯特在阴影中似笑非笑地摩擦着下颚。
“你可否愿意,把她当成你一生的珍宝,上帝最美的恩惠,低下高贵的头颅心甘情愿接受婚姻的枷锁。”
洛林以对待易碎品的姿态为王女合上圣经并把其上的花冠摘下加冕在妻子的长发上,他们互吻额际,交换点燃骨瓷烛台中的婚烛。


玛祖卡的大调舞曲尾音将坠未坠,回旋渐弱时只有一大点烛泪落在大理石上。


年迈的王摇手拒绝了又一次邀请只步入幕布后,取下王冠不自觉地一次次擦拭。他甚至有某种惊悸的预感——或者他在这次婚礼上缺席的那位教子迟早会夺去哈布斯堡的荣光。罗德里赫望着各行其是的王与王女欲言又止,却被弗朗西斯拖下舞池。

好不容易脱身的玛利亚想要找罗德里赫商量取消婚约,却四处寻找不到古板的钢琴家。父王刚刚回寝室,又不能打扰他休息。玛利亚一个人蹲在走廊里,走廊尽头有灯,宴会的乐曲一音不差地飘到她耳朵里。所有自诩为上流人士的贵族们都在那里纵情欢乐,没有人,没有人会顾及一个年仅15的少女,即使她是今晚的主角。洛林一人在人群中走着,祝酒,或者接受祝酒,罗德里赫拼命想在礼仪容许的范围内摆脱弗朗西斯,基尔伯特倚在舞池边的栏杆上喝酒。舞池最中央的地上掉落了琥珀,然而没有人注意它。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样一个充满着矛盾的夜晚,相互推搡着来到高潮。
“公主?”
一位侍女怯怯的问。玛利亚抬起头,接过侍女手上的东西。
信。
玛利亚就这宴会厅的灯光一字一字的读完它,法语对于少女尚不是可以熟练运用的语言,一点点生涩,一点点磕绊,然而她终究是读完了——并且理解了他。
少女把信轻轻按在自己胸前,闭上眼想象着手中单薄的纸片上曾被赋予的温度。然后就有温暖从内心深处中一点一点渗透出来。她就靠在临近宴会厅的走廊边,微笑着直到宴会结束。
宴会结束时基尔伯特正准备走,听到有人叫他。
“谁叫我啊困死了叫本大爷快点回家睡觉行不行……陛下?”
基尔伯特略感惊异地看着他脚边。一身黑衣的神圣罗马正看着他。
“嗯。想睡在这里留宿也可以。我相信罗德里赫不会反对的。现在,跟我来。”
“怎么了啊……呼,为什么非得叫本大爷睡在那个腐朽小少爷家啊……”
“说坏话我还是建议你当面说。”
……
…………
……
“……哈?没搞错么陛下,为什么菲利西安诺不理你这种事都要找本大爷啊!是男人就自己解决啊陛下,不小了好吗……”
“别忘了陛下他比你大。多少也学学敬称吧,您这个笨蛋先生。”
罗德里赫在阴影中不屑地哼了一声。
“吓!你站那里装什么鬼啊!我告诉你,即使陛下他有什么事你爱跟着瞎参和能不能不带上本大爷!本大爷时间宝贵啊混蛋,还有军队要训练——”
“陛下还在旁边。请您不要得意忘形。”
基尔伯特心虚的地看看端正地坐在椅子上的神圣罗马,最终还是妥协了。
“好啦好啦告诉我怎么回事……”

“最终还是搞的这么晚啊……笨蛋先生,客房三楼左转。”
罗德里赫皱了皱姣好的眉一翻手扣起他手腕硬生生把基尔伯特那句“哟小少爷你多少年没有下过斗技场了”逼了回去。
“.....你怎么会对这里这样熟悉。”
基尔伯特在诋毁某人声誉与泄漏老哥所谓的“军情”大罪之前踌躇了几秒随即毫不迟疑地回答“因为我对,呃,陛下,怀着深深的爱所以经常前来瞻仰!”感到对方精致侧面愈加散发出不祥直逼伊万记录的气场基尔伯特咬牙开始想象和那两个恶友打赌这次手臂上夹板要赌几个月时罗德里赫却放开了他,动作轻得惹不起一声叹息。
“...大笨蛋先生你连典故都用错了。”
基尔伯特一震随即想起那仿佛停止生长了的孩子,苍白脸颊上有某种病态的晕红。他便那样安静地不摇头也不点头地永远危坐在皇座上看着他们向他致敬,他们斗气他们拌嘴。
“.....恐怕离你所说的‘瞻仰’也不远了。”

[他是在水中央被打断的盛大颂言诗句 梦境破碎后无法成型的空虚花朵与果实 可惜他们知道结局 却无法阻止]

旋转木楼梯履践而过时总会发出微微脆弱的压裂声。身旁戎装少年覆上他的手背小心翼翼合拢。罗德里赫晃了晃半长的黑发似乎不过晃掉木楼梯积年的吱呀声,而不是一句纯正德语的诺言。词汇散碎了不成语调从指缝滑落,亮晶晶的痕迹。
“我会在这里的,罗德,一直。”
他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出奇失礼地大声问出来:“那您又在这里总不是来向我陈述你连韵脚都没有收束整齐的十四行诗吧?”
分枝吊灯上震落的尘埃簌簌落下来有几点缀在他发间。基尔伯特显然被呛了一下想帮他拂去又碍于颜面只好故作气势的叉腰“谁说大爷我要来看你这个思维粘滞的笨蛋的~我当然——我当然——”
在对方的逼视中还是软了下来:“....是给老哥传递军情的。”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