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英米英/露中/法加/独普奥....全员向]莫谈国事 蓝调 Ch.B未完

B.在路上

Arthur不清楚Francis告诉他那个无聊又无谓的心理测试的原因,毕竟Francis一直以自己的四分之一吉普赛二分之一的法兰西血统自豪,他不敢推断他渊源妖娆的血脉雕琢出他灵魂里哪一段妖异的宝石棱面。他的童年好友、他在耶鲁的学长、他的同僚在茶水间——这个城市动物得以喘息的午间空隙之中翘着二郎腿不紧不慢点着了有贵重丝绸芬芳的英国烟,然后饶有兴致地问他哟小Arthur[从大学二年生开始Arthur习惯用拳头呼应他这个称呼,而从付了不下数百美元的鼻梁骨裂医疗费之后Francis终于也学会了闪避]你觉得你会是哪种人,养猫、养狗,还是养鱼。
Arthur目前脑海里还是被BOSS出示的最新报表数据所充填着。他仅仅是神思恍惚地想起要拂开多少纷扰堆砌的数据爆炸迷雾才能看见属于童年阳光消失的最后一段地平线,他似乎和Francis一起养过很多小动物,从冻死在笼中的金丝雀到十月花篱下摇摇晃晃坠死的最后一瓣紫丁香。男孩子们的心太容易脱缰也太容易转向,所以他们养过的一切生灵都没有陪他们剥落最后一层青涩干净的外皮正式长大…..当他们的心脏已坦然至能负荷那些夭折灵魂的21克。
但实际上Arthur是喜欢猫的。要是纯黑皮毛,烟翠眼眸的那种,一直不肯被驯善宁愿把一生流浪过得像是朝圣,如同垂垂老矣伸出干枯手臂向孩子们乞讨一只干瘪苹果的巫女。他不知为何又与他的小助理Jones先生联系在一起,然后信口答了Francis一句,我觉得Alfred会喜欢养狗。Francis忍俊不已嗤一声笑出来故作惋惜地啧啧作声,最后当又一场办公室斗殴一触即发时还是Alfred抱着一堆卷宗走进来,狐疑地扫了他们一眼。
——而Alfred终其一生始终没有告诉固执的英.国人,他在19岁那年的独立日前三天送给弟弟Matthew Williams的生日礼物是一尾养在玻璃泪珠容器里的热带鱼。那尾光鲜的热带色彩安静孤单地游弋着,是属于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可惜Matthew看不到。他在他们父母离异的三个月后因一次意外溺水而失明。

因为金属气息的种种烟尘与尾气把初春的纽约围困得喧嚣温暖是谋杀青蛙的一汤温水,他们未来得及知道那从沉默庞大的第.三.世.界席卷而来的泡沫洪流将会如何把发.达.资.本.主.义.世界的人们迎头浇醒,自上一年的东京银联挤兑事件开始远东与亚.细.亚的货币开始大规模大范围对美.元贬值,而投机者们乘机用以贬值的货.币偿清债务,他们所为之杀戮分赃的财富丝毫未减。韩.国、日.本、香.港、台.湾、泰.国、印.度相继倒下,俄.罗.斯的卢.布现在只能当成废纸,或者只有中.国因为相对封闭的体制而免于受到更大的冲击。他们用国.际.低.息.短.期.贷.款支撑起来的经济不过是沙堡,而甚至无法收回本金的IMF与欧.罗.巴.美.利.坚的各大银行开始感受到了危机。
Axis Power驻日本分部的本田菊现在带着夏季海洋焦灼炎热的气息踏进了旋转门。

台上教授的声音听起来如同被阳光吸尽仅有水气的阔叶植物,有一下没有一下地聚焦着,而Alfred从这位先生口中得到的最差评价是“如果Alfred不把这里当成休闲场所,或者耗费3个月去打工而用两周完成论文的话,我会给他A+++”。Alfred低头想了一下笑起来,铅笔在手心打转最后顿在1939年大萧条时代的条目上,顿出一大点污浊的凹痕。沉默的美.国.人如同群蚁般在“世界第一的生活水平”广告牌下排队等待领取救济。他笔尖微动,为广告牌上那个孩子勾勒上了Arthur的轮廓。
Jones和Williams兄弟如同两株颜色深浅不一的藤蔓。因为无可依靠,所以直到19岁的前夕他们只能把彼此紧紧缠绕。至少更坚实,虽然我说的是至少。
他们的两个姓应该拜远嫁到魁北克的母亲所赐。如多数中产家庭一样,父亲在66号国道旁经营着一间汽车旅馆,当那些最后的嬉皮士都被警察查出在房间里吸毒然后拘捕或者厌倦了这种生活准备重新上班时父亲的生意就开始清淡下来。母亲不甘寂寞,她[“一定在当时欲望号街车或者廊桥遗梦看多了,我认为。”Matthew翻动着书页安静补充。]在爱上一个加拿大客人之后与父亲提出协议离婚。诉讼费与赡养费还有重复的上诉驳回拖垮了父亲的财产与身体,在Matthew被母亲带走的半年后他终于沉疴难起。在丧礼上Alfred接近粗暴地把业已失明无异于累赘的Matthew带回自己身边,并开始了长达5年的相依为命。
一个盲人选择比较文学专业就像“朝莎士比亚脸上来一巴掌”。然而在长兄打工未回的那些傍晚乃至子夜里Matthew通常只会也只能安静地触摸着那些外国文字入眠。他始终梦见在童年波光潋滟的昏暗囚笼之中是燕尾蝶的翅膀永恒地折断了他眼中的所有光,而阅读给他的感觉就是那覆于眼睫上的蝶翼还会为优美的词句而颤抖,不时簌簌落下艳丽的鳞粉碾碎了光影。
Matthew在高中结业试中取得优异成绩并取得了一份不菲的奖学金,他拒绝了Alfred留在家中的建议而沿途搭顺风车乃至邮轮一个人去了欧.洲,去用触摸朝拜卡夫卡、荷马乃至于茶花女与三个火枪手出没的巴黎与伦敦,他最后在协和广场用船票之外的最后几法郎买了一袋玉米坐在喷泉旁与他自以为是流浪汉的陌生男子一起喂鸽子。最后一颗饱满的颗粒被那些洁白的生灵们叼走,他听见咫尺之遥的陌生人窃窃笑起来,柔软的声线说起英语来却连吐舌音都有些模糊不清,于是Matthew无奈声明自己会说法语。
于是那人改换了音素最婉转的纯正语言说,你的眼睛这么漂亮真可惜。没有笑意的上扬或者戏谑的下坠,认认真真地惋惜着去演一场戏。Matthew微微笑起来,他看起来与常人无异,除了那种蜻蜓点水般小心的触摸方式外。他低声道了一句Merci.
手心一紧却被那人捉住,在引导着抚摩男子轮廓落拓挺拔如戛纳海岸线的轮廓。他听见那人温柔地呢喃着,这是哥哥我的下巴。这是哥哥我的鼻子。这是哥哥我的眼睛,和你一样的飞鸟草的颜色,很美吧。好了你已经认识我了,我叫Francis Bonnefeuille.来巴黎度假的。
B.在路上TBC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