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英米英/普奥/露中/法加......全员向]莫谈国事 蓝调 Ch.C

C.迷失天使城
以下情节含社会阴暗面及血腥描写,再次声明,此文纯属二次元产物,与相关国.家个人集体无关。
注释在前面。开头的引用童话是一则荷.兰.童.话,不过正常结局应该是[少女不愿接受王冠、宝剑与黄金,于是她只能化作郁金香回应他们无私的爱。]
…………另外不要再问我Friedrich与Maria是谁了虽然把亲父女帝带进来是我的错[掩面
这章构思的最长因为有普奥独伊亲子分白骨组亲父女帝等等等等….OTL.

[爱的索求总会显得过分贪婪。于是那三人合谋,当少女戴上王冠时宝剑贯穿了她的身体,她的裙裾垂落下来,鲜血汨汨染红了她所藏匿的黄金。
…...少女化为一株郁金香倒地而死。从此那种花朵便拥有王冠一样的蓓蕾,宝剑一样的花叶以及黄金一样的球茎。]
Gillbert一如既往带着讽刺性表情重重合上童话集,不顾Roderich被激荡起的尘埃呛咳到以及Elizeabeth随后的怒视:“睡前弱智故事讲完了,Lud.”黑发的孩子扶了扶眼镜抚上被窝里战栗的一团背脊一下一下安慰着,措词有种老成的严厉:“Lud还小,Gil请你不要随便篡改故事结尾吓人。”银发孩子不以为然耸肩:“你还不是经常不听老爹教训在Maria帮助下溜入琴房。”Roderich圆润脸颊上洇上一层晕红随后镇静反击:“请不要为了掩饰绕开话题,笨蛋先生。”
Gillbert终其一生都活在被害妄想中。他热爱为那些虚假美好的故事编织上残酷结尾——乃至于自己的终局。
他把Roderich推出了他最后的生命。

Elizeabeth正如自己在Vogue专栏中对模特的要求,任何时候都需要冷漠高贵精致完美如同一尊骨瓷[当然她绝口不提自己需要在5:00a.m.起床,用肩膀夹着手机为又一宗针对A.P.侵权的投诉面授机宜一边走进浴室化晨妆。]不过她目前以A.P.法人代表的身份坐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面对脸色苍白的本田菊和A.P.美.国总部投资总监Arthur Krikland以及他那位目无表情的年轻助理,却感觉到一滴冰凉的汗水自鬓边那朵Chanel山茶花旁淌下来。
…希望这天对Gillbert那混蛋嚎叫时随手拿的一管Lancome睫毛膏是防水的。她尽量维持着表情平静开口:“那就是说,本田先生你的意愿是向本部转移受损资产?”亚细亚青年脸色沉重地点头,移动Laptop的鼠标调出一祯三维月度核算报表:“各位。在上年东京各大银行屡屡亏损以及一系列被卷入的保险诈骗丑闻以来,我国民众对金融产品的不满情绪已经空前膨胀,市场急剧萎缩——”Arthur面露不豫之色打断了菊的陈述:“可是据我所知,制造业尤其是贵部重点控制的本田依然坚挺,上升迹象强劲——”菊深深吸了一口气:“Arthur,我想你调离东京前的老目光仍在左右你…它早就直接下达指示在日元汇率急涨时转移投资——”Elizeabeth目光一凛,抬手阻止还想说话的那两人:“我大概了解情况了。菊,你先去联系王耀尽快在三天内完成手续,有问题让他私下联系我。Arthur、Alfred,我记得Francis似乎就扩大中国市场份额的事情在找你们。”

她的MiuMiu高跟鞋踏在洛杉矶机场乃至Roderich殖民时代老式公寓的Kenzo小羊毛地毯上时足下还有些虚浮。果然是她那位古板的堂兄过来应门,上下扫视她的妆容皱了皱眉:“Liza,我想你的鞋跟已经尖得可以戳穿某人的脸皮。”
再远处某人把脚搁在爪型小圆桌上不期然发出一声怪笑:“男人婆你眼妆花了之后看起来好像刚刚从少爷家只剩一半的厨房里爬出来。”
“听见你的口中发出眼妆这么知性的词汇我真应该再花一次以表庆祝。”女子姿态优雅地在门口蹬掉那对至少800美元的累赘,一边解开发髻让蜜色长发披离下来,经过Gillbert时不经意踢得他面容扭曲起来:“不想出现高中毕业舞会上你却因为踝骨骨折躺了一个星期医院就请闭上尊嘴。”最后她径直走到一手捂着小腹一手在冰箱里翻找胃药的青年背后声线却有些颤抖:“Lud…我想转移‘资金’到公司里的事需要暂停一下。我担心王耀会在近期潜入内部系统查账——他已经获得了借口。

他们四人的童年曾被无数次打破又修补起——即使那不过是一片空白的迷踪地图。根据那位曾对Roderich与Elizeabeth图谋不轨,又被Gillbert与Antonnio打落四颗牙齿的保育员口齿不清的陈述,他们同样来自被湿漉漉太阳所照耀的南部并于同一天进入孤儿院,仅此而已。被参议员Rome与Germania分别收养前他们似乎只共同拥有一段模糊不清的记忆,除了关于Antonio的清晰得拒绝更改。那个小麦色肌肤的孩子似乎受了临近墨西哥国界的家乡小城感染,有终年灿烂的笑容,坚持把在路上捡到的那对拉丁混血兄弟Luovio与Feliciano带回孤儿院,Gillbert骂着“乐观到死的混蛋“和他打了一架之后便结成了莫逆之交[当然还包括后来在巴黎93区认识的Francis]……直至他们短暂蓬勃的生命燃烧殆尽。
Roderich曾尝试在漫长的劫后余烬把他埋葬前以旁观者的游离灵魂审视这场以鲜血牲祭涂抹面具的闹剧。他只能不无悲哀地发现,他们七人的养父、引导者乃至后来强有力的后台Rome与Germaniade出现,是星火的福祉,亦是燎原的罪孽。
依据当初陪伴在Rome与Germania身旁的心腹亲信Friderich与Maria各执一词的回忆,Rome偏爱Luovino兄弟而Germania欣赏纯血雅利安人的Roderich与Ludwig,还有安静而随时保持天生警觉的Gillbert与Elizeabeth。当然他们从可怜的孤儿院院长那里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必须把那七个孩子一起带走[“我已经受够了向我讨牙医费用的保育员、随时会爆炸的厨房…玛丽亚在上,只有一个被带走的话那剩下的六个恐怕会把屋顶掀下来。”]
在Roderich补完缺失的想像里他们应该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然后Friderich和Maria便各自领命出去。青年和女子交缠的目光里都有窃窃的欢欣。他们同属前.苏.联.高压统治下的日.耳.曼移民身份使这对地下恋人得以用温柔的暗示无声交谈。
最后Rome带走了Antonio、Luovino与Feliciano,而Germania选择了Gillbert、Roderich、Elizeabeth与Ludwig。这七个人,不,十一个人用自己的生命,把其他人交织起来成为日后互相围困的罗网。
……即使业已离去的只剩下骨殖的空壳。
Rome与Germania分属于两个时代交好的拉.丁.后.裔名门,一般在美.利.坚而不是暮气沉沉的欧.罗.巴,贵族家庭想要恒久维持自己的尊贵出身只有从商或者从政。至于第三种选择,Rome与Germania在他们成年之前讳莫至深。
是的Rome与Germania相继进入了西点军校并被选拔进海.豹.突.击.队,一样优秀、出色,甚至不肯浪费时间去成婚。继而他们在奠.边.府.战.役中全军惨败的屈辱里独独捧回了陆军荣誉勋章与紫心,之后双双退役参加州议员选举,凭借民众对越.战.英.雄的残余好感分别成为了驴象两派的得力干将,
——自此不相往来,当然我说的是公开。如两科过于繁茂的树,停驻稍久的凝望都被怀疑是抢夺阳光。
他们都受过日.耳.曼.语系的严苛教育,这种最善于嫉妒的语言拥有纤细敏感的神经,然而生命与索求都过于丰盛饕餮,不是在迷情中灼伤自己就是理智远离用神经当作琴弦自弹自唱——勒上颈项自戕。
[后来Gillbert与Roderich的情感亦如此演变成一曲Farrica。西班牙流浪者风格的热烈曲调,舞衣都要无风自燃,眼睛却冷感干净,不泄露一丝狼狈的深情。自然,和他们的前辈一样两个人的一败涂地。]
Rome与Germania终生未婚。一个选择用纵欲掩饰迟暮一个苦心孤诣过着清修式生活。
他们在荒芜的荣誉高处凝视着彼此,如同凝视着一面不敢靠近的镜子。
当然那七个孩子成为他们相聚的一个堂皇借口。Rome与Germania给予他们最好的教育,在Gillbert接触萨冈之前他必须接受“唧唧歪歪”的易卜生《武士冢》到布封《自然史》。那所德.意.志风格的私立学校以比英.格.兰传统教育更严苛而自豪,每个新生都必须选择一个日.耳.曼.语.系名人作为自己往后10年的目标。Gillbert迷恋强硬的俾斯麦,Roderich选择了内敛的康德而Ludwig欣赏温和的洪堡兄弟——当Elizeabeth在黑格尔与茨威格间进退两难。
这种脱离又似乎凌前于时代的教育确实把他们塑造成真正的贵族——毋须门第、财富、无礼或者讥刺,他们的出现对周围一切就无异于一种蔑视。
在19岁之前他们确实遵循着Rome与Germania有意无意的形色暗示操纵把少年谱曲成一首华尔兹,一样高华、骄傲、光芒灼灼,以致眼里只剩下了彼此。没有伏特加调制的水果酒。没有波.普.艺.术与睡.衣.派.对。没有大.麻与冰.毒。没有被“工厂女孩”粗劣倒模批量制造的廉价俗艳女子。他们的人生平稳又空虚地即将泅渡过成人礼的暗流。
——即将的精确含义,不过是离完全占有还少一点,或者,离完全失去还多一点。

Friedrich与Maria在Gillbert与Roderich19岁那年死于一场被证实为有预谋针对两位参议员的刺.杀.行.动。安置在汽车油箱里的那枚液.体.炸.弹使他们无法留下任何精神或者物质形态的存在。后来那个雇主以及所有受雇程序涉及人员被Roderich全部清查出来,并由Gillbert亲手一一枪杀。
——事后Gillbert才辗转通过Antonio知道Friedrich就是Rome安置在军.火.走.私.黑.市上,那枚代号“教父”的重要棋子。他一时间甚至以他杰出的才能把他的影响扩大至五.大.湖.整个区域。至于Maria,Roderich则被目光幽深的Germania暗示她与多宗联.合.境.外.势.力.走.私人.体.器.官以及刺.杀.政.要.悬.案有关。
C.迷失天使城 To Be Continnue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