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英米英/普奥/露中/法加....全员向]莫谈国事 蓝调 C.补完

2009-08-18 18:09

Roderich清楚这对Gillbert的打击有多大,至少以自己平日的冷静自持都放弃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古典经济学全额奖学金申请匆匆留下留言给提前攻读国际贸易法学士学位的Elizeabeth后马上赶回Rome与Germania的庄园——当他不出所料看见自愿退出陆军士官学校学籍的Gillbert与不放心兄长从柏林大学讲堂上办理休学证明的Ludwig时。Antonio和Luovino兄弟虽然对Friedrich与Maria感情比较淡薄,也出现在三个人面面相觑的死寂之后。



他们七个人就像迟早入局的七枚棋子,在那个干燥炎热得山火事故频发的加利福尼亚下午里,以被愚弄的决绝姿态躺在命运的掌心里。



在Rome与Germania忙于应酬与一届一届玩弄着国会两院相互猜忌缝隙里的选举里,是Friedrich与Maria真正充当了父母的具体角色,他们确实以他们互补的温柔与决断、外交与指挥才能影响着塑造他们的性格——也是,同样的悲剧。

Rome看着六个人,类似印第安酋长般莫测的纯黑瞳仁里露出一丝笑意,声线却故意沉沉坠下:“Rod、Lud,想不到连你们都来了真让我这种中老年人吃惊。”Germania橄榄绿的眼底掠过一丝哀伤随即冷冷说:“CIA已经在立案调查中,回去读书,马上。”Roderich敏锐捕捉到他的破绽正想开口,Gillbert却疾声抢过他的话锋:“就凭Berwald——那个从斯德哥尔摩调回最多比我大两岁的国际刑警?老爷子你怎么不动用你现在就埋伏在洛杉矶——对这座‘天使城’——里每一条污浊小巷每一个红.灯.区里的所谓势力?当然老爹之后你可能就对他们失去控制了,对吧。”

Rome被岁月磨蚀得愈发峭拔的眉目隐藏在巴.西雪茄浓烈的干性迷香后看不分明:“Feliciano,我的好孩子,你果然还是经不起Rod盘问?”Ludwig不禁暗暗牵紧了咬着下唇的青年的手扬起面目光苍茫:“是我在回加利福尼亚的班机上问他的。”

Germania和Rome交换了一个目光——他在往后的日子里一直给予那七人以唯有他才能对Rome施加影响的深刻印象——终于叹了一口气:“Gil,Rod,你们要老实坦白你们究竟已经知道了多少——这决定着你们的生命危险问题。”

Gillbert在Roderich背后悄悄写字——他们童年互通密信的方式。黑发青年没有说话只是从公文包里抽出一沓图表整理双手呈给那两位。

Germania目光匆匆一掠随即阴沉下来:“我似乎屡次教育过你们,只有头脑才是最好的保密方式,”Gillbert冷笑:“当然您也教育过我们,笔头立据也是一种举重就轻的要挟形式。这可是本大爷和少爷在拐了十几个弯甩掉你们的眼线之后停泊在114国道的便利店旁匆匆默写下来的。”Germania气极却被Rome覆上手背权作安慰,再俯首观察他们时眼神已经洗去玩世不恭:“……好小伙子们,如果你们不是我们亲手养大的,你现在就恐怕会被AK-74在某个连便利店都没有的地方被打成筛子然后等到伟大的Berwald探长用DNA追认才能把你们从微生物里鉴别出来。对于Friedrich与Maria,他们已经作为我们大家庭的一部分受到哀痛的追思……但那不等于,我们在任何场合里只有一位Friedrich和一位Maria。”

Germania平复了面容上的波动:“你们想要什么。”

“……让我们亲手杀死那位凶手的方式。”Rome失笑:“这真像是Antonny或者Gil才会说出来的不问问大脑意见的话,Rod。”Roderich努力控制着声线不颤抖:“我相信您不愿意和国家机器直接粗暴地打交道,Rome先生。”Antonio面容苍白下来:“Rod、Gil、Lud,你们这些优等生怎么能和我们比。”Gillbert安静说:“我们不过想为了老爹他们而走你们一年前发展下线的老路而已。”

Germania似乎沉思了一个世纪最后霍然抬起头来:“你们确定?”

Rome出奇冷酷地补充:“那么除了缺席的Liza外,我们会向你们的学校马上提交退学声明。而且,你们必须从基层开始发展,我们也不会为你们中任何一个人的死亡收尸,甚至,不会有任何有关你们生前身份的一丝信息泄露出去,因为你们是我们的孩子。”

“……我想Friedrich与Maria也不会希望看见你们走上这条荆棘之路。”Germania的最后叹息确实让Gillbert与Roderich的脚步迟疑了一下,然后他们依旧迈前了一步。Ludwig沉默追随,然后是Luovino气急败坏拉着Antonio上前,Feliciano愣在原地看见Ludwig的背景还是咬牙跟了上去。

Rome向后仰以便更好地靠在棉布曲背椅中,他的声线里有一瞬的衰老:“这就是我们养出来的好孩子,Germania.”他终身的伙伴与对手叹息着引用了一句独立宣言:“毕竟罗.马有凯撒,希.腊有亚历山大,英.格.兰有克伦威尔而法.兰.西有拿破仑。”



那便是“天使城”——黑道对这座城市最虚伪的蔑称里的所谓十诫。亚当犯下的罪…..使所有人类都获罪,峨魔拉与索多玛已经揭下了面纱,巴比伦怀抱着示巴女王的王冠神色苍茫走向审判的火刑场,四天使挥舞着羽翼降临用镰刀收割着污浊的生命。

善与美的糖衣在真实的唇齿间渐渐融化,露出黑暗粘稠腐臭的幕布,人人都不过披着艳丽或丑陋的戏衣,来身不由主沦陷入自观自赏的戏。然而十诫的第一条便是——

看清这个世界,并学会爱。



回程上他们确定Rome派来的司机听不懂德语后开始交换看法。Roderich刚刚作出一个最不愿意被假设的推论——其实那两位故意纵容了Friedrich与Maria的死亡。Gillbert颜色罕见妖娆的瞳仁收缩了一下正要回话汽车里絮絮的皇后乐队随着一阵刺耳电流声已经被附近安置的私人电台覆盖了信号,Rome富有个人特色的大笑传出来:“真不愧为优等生里的优等生。”

Gillbert骂了一声抽出狙击用的MP5微型手枪就抵上司机的后脑命令他转道尽快驶出加利福尼亚州州界,Germania不紧不慢的声音却彻底扼杀了他们的最后一丝挣扎:“Ludwig那边的司机可没有那么好对付,Gil。我们只是来告诉你们十诫的最后一条——”

——[记住,世界上从来没有邪恶一定会被正义打败的故事。有也只是,一群聪明的人,被另一群更聪明的人打败的故事。]



冬季壁炉毕毕剥剥的动静,Gillbert站在窗前如同那对被他亲手放飞的黑鹰——真不敢相信它们当年丑陋的乳黄羽毛能褪落成如此沉潜铁血风姿——一样眺望,有时他拉一曲Solo。小提琴暧昧华丽。Roderich忍受着没有指正他细小的走调继续翻书,偶尔掀开钢琴伴奏,雪白漆黑的琴键,音色清澈。

或者有时在雨夜玩命一样开上盘山公路,只是为了没有旁人注视的一个拥抱。然后Gillbert搂着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怀里。他身上淡淡的气息其实不是铁锈红的锋利,还是记忆里矢车菊一样颀长清静的少年,干净而温润。他轻轻环着他的肩膀并没有推开他,而是轻轻的将下巴抵在了他的银发上。缓缓闭上眼睛。

应该是音色盛大的合奏,云雀撕裂天国从缝隙漏出悠久的风。乐器一样一样被抽走。还有Solo,只有Solo。
两个人的Solo



Elizeabeth观察着那两位逢三天一定爆发一次争吵的情.报.贩.子与毒.枭像孩子一样在应该把多出的“资金”汇入Vash的境外地下银行还是等到Antonio他们从米兰回来再行商议,忍笑良久还是Ludwig扶额补充了一条让所有人安静下来的消息:“哥哥,Berwald回来了,你最好小心点——他之前盯老爹那边的眼风就已经很紧,而且他升迁之后,专门成立了一个国际调查小组——里面那位Denmark先生令Luovino在金三角的一项重大生意成功泡汤。”

“切,到时让老爷子再干预下把他调到纽约去会让那位面瘫更把他的脸皮绷紧的。”

“某位智商充其量只能发明邮包炸弹犯罪的笨蛋先生请不要出声。”

Elizeabeth正乐在其中翻过手机一见那位来电人的姓名马上失去了笑容。她示意在场的其他三人保持死寂——可是东方人温润如玉的声音还是笑得云淡风轻。

“你好,我是王耀,法人代表小姐,当然还有在场的两位Weillschmidt先生和Edelstein先生。”

C.迷失天使城 Fin.

D.在地图结束的地方 To Be Continnue

下一话露中确定?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