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蓝调NETA兼番外?][英米英/亚细亚/普奥/法加/丁典……]荒年之光。

[NETA兼番外?][英米英/亚细亚/普奥/法加/丁典……]荒年之光。
于是大家都看不出上一次更新的BUG吗→MP5狙击手枪是2008年联五维和精锐部队的装备……1999年根本么有……ORZ.
第四章乃至第五章大纲已经成型大家放心不过想写回文艺漂白风的某抽风发作而已?顺便NETA些隐藏各CP结局线索,大家可以猜嘛OWO。
………现在开着PSP里的《洛丽塔》大儿子里的《荒人手记》《尼伯龙根的指环》实体书的《十字军骑士》《世界100教堂》写着真欢快可不是吗基可修…
碎片集合CP多慎入。
BGM:SH/失われし詩/永遠の少年

那是唯一一位给Alfred留下深刻印象的教授,温文儒雅浑不似久经此无形硝烟战场,眼神里有故事,却并非浑浊世故壅塞其中。他不带一书一纸赤手上了台,朗朗问着,同学们认为经济学是什么?
精英翘楚云集之地,一时间发言纷纷,有给精确定义有以比方图例诠释生动并茂。Alfred静静在最后一排唇角噙一丝笃定的笑,看他最后如何解释。教授也不急,待到全场气氛慢慢冷却才说了一句,经济学,就是人类在制定规则——反规则——创造潜规则之间斗争的游戏。
但市场是公平的,它并不为善或恶让路,它不懂怜悯或者憎恨,却只会用公平来审判。正如泡沫触底之后必定有复苏繁荣,通货膨胀下购买力却渐渐降低……它不是深渊,也不是苍穹,它只是重复着,把山峰陨落成海洋。
或者真实会丑陋而纷繁,但要学会相信——并爱。

Matthew婉言谢绝了Alfred要为他购置一台新款Laptop的建议而更偏爱家中那台老式打字机,那种抹消字母与字母间各异美感而显得过于平滑的触觉总让他感觉不安稳。目前Matthew依旧与外界保持着半封闭式的联系,Alfred与Arthur忙于打理A.P.重组后的一切……然而他们确实充实而安稳,打算在三十五岁前退休,在佛罗里达或者得克萨斯购置一所农场休养余生,如他们之前所有有幸活过这芜杂险恶年华的前辈一样。年少时总觉得那归宿过于俚俗,像是连续剧或者自欺欺人的蜗壳,一眼便看到结局,但他们确实枯槁又复生过,才知道餍饱不足架空浮华的生活不过是过于短暂的蜉蝣,因盲乱而选择用声色掩饰自己的空洞,而这么多人,才最终学会用遗忘做回健全平和,让繁华丛里的那么多明眼盲者徒然嗤笑一声。
2000年在溢满街道的香槟泡沫与沉落的烟花里安然若素地跨过千年之交。这么多国度被时间与宝石掩埋,千万年前用月光写下的诗句在色彩艳丽的海域与边城里与女神一起放牧黎明的流云,而那些有幸在搏杀与阴谋中存活下来的,正要面对新危机与新挑战,全球化在貌似遥远的地平线上露出了微笑。
Alfred在与Matthew最近一次的通话末尾犹豫着说,Matthew,你愿意我请医生把你的眼睛治好吗。对方伏在被百叶窗隔下掷躅日光碎片的桌上没有讲话,眼幕被晒得隐隐发红,鼻端是干燥清澈的好闻味道。Francis曾经和他一样试图闭上眼睛一起相偕走入人潮之中不过被一次次冲散,然而在他们重逢的末尾情人笑着从背后拥抱他,鼻息覆上他面却没有落下亲吻。我庆幸你还保留着如此纯洁敏感的听觉与触觉,Matthew。
保留着空白的瞳仁吧,不要试图去触摸或者了解现在的世界……它连被描述都会显得过于贞洁。

“谨以此,献给离我越来越远的存在流产记忆与幻想中的世界,以及我亲爱的哥哥 Alfred F Jones,友人Arthur Krikland,Francis Bonnefeuille[油墨在这个名字上顿下迟疑的重重痕迹]。”

A.9岁。我们手拉手,转半圈。

那年夏天Alfred与Matthew的母亲尚年轻娴雅如主茎颀长的鸢尾,她依在旅馆泳池旁的躺椅上给他们温柔地一次次念《欲望号街车》的唱本,那位最终在以被疯人院与时间一并漫长囚禁拷问的温婉女子布兰奇,失神地说。
我不过是,靠着陌生人的一点点施舍,而活着。

Alfred拖着怀抱巨大泰迪的Matthew跑上旅馆顶层阳台眺望过往的车流,默数着明灭的红绿灯,然后在第三次红灯亮起时抬头,第一次看见Arthur Krikland。运命的十字路口里那对托着腮撑着脑袋的孩子,目光清澈明亮注视着这个小世界、私有的微型宇宙,孤独者的聚集地,他们随他们富有幻想的母亲,收集了一地斑斓关于离别与初见的单张电影胶片,却连一个完整的故事都拼凑不起。
至于这场后来不会被旁观者冠上宿命的相遇,其实两位当事人都草草把它收进童年模糊远去的那片远景里,各自抛掷于成年的精疲力竭,那个有对门少女一次次练Tie A Ye llow Ribbon热烈舞步的夏天里。
他们不过是那一年六月冰雹底下二楼空地上黑色和杏色的两只小猫。等待着伙伴从远处慌张的跑到身边一起躲雨一起取暖。
然后不过各自走散。

父亲不反对Alfred与Matthew兼职门童赚外快,他们飞快奔下楼给那辆停泊在自家门口的柠檬黄敞篷雪佛兰开了车门。Arthur活泼的美利坚母亲——当然那对兄弟不清楚她的身份——情不自禁笑出来拍拍身旁少年的脑袋:“真希望你不要像个老学究一样闷在房间里读书,男子汉应该以被晒黑的皮肤自豪,看看这对伶俐的小家伙。”Arthur的英格兰父亲咳嗽了一声,于是他的妻子自觉闭嘴悄悄把小费塞在儿子手心里让他学会与人为善。
他们的手心交接,各自有绵密冰凉的汗,随即Alfred扬起一个公式化微笑,Arthur则保持着那种审慎的目光。他们没有再说话,像是要为了慌张地避开彼此,仿佛刚才的时间留白空洞没有发生。
后来在几天相处中渐渐熟络起来。一起打网球,单调沉实的叩击声,挥几下球拍就感觉T恤贴紧了背脊,护腕留下濡湿发红的印记,Alfred“好心”把冰凉的易拉罐贴上Aruhur烧红的脸颊,他情不自禁地怪叫出来仪态全失,但是听见Alfred接下来的一句话又支吾起来。你又要走了吗。
离别在少年时是个暧昧的概念,这片年轻的土地通过早年的西扩变得过于博大,以致他们都认为,银色机翼便隔开了多重世界。
最后Arthur低下头又抬起有点结巴说——他尚未历练出唇枪舌剑——我只是离开一些时候。Alfred早知道他的回答也不过是敷衍式地问一下,等来如此认真用力的回答一愣随即眉眼里漾开一点坚定。嗯,我相信你。
你只是离开一些时候。
Fin.
B.11岁。犹为离人照落花。
王耀学会的第一句英语是,Long live Chairman Mao.
那个年代充塞眼幕的是飘飘的大.字.报、口号与样.板.戏,无数年轻蓬勃的生命轻易随着建国者一句轻率的号召成为共.和.国的亡灵,连红都是富有革命艰苦色彩得单薄而庞大。
如相隔着180个纬度的Ivan在红场挥舞着花束的朝拜上所望见的一样,共.产.主.义的星高悬在视野里,光芒灼灼照成一个个白夜,只能仰视,只能情不自禁地眩晕。
…..如同睡在失火的天堂里。
那个盲从与混乱的年代,只有相信,只能相信,不知怀疑,不能怀疑。
血化碧,朱成碧。碧成朱,颜尚朱,两绂朱,不能朱,两违朱,傅面朱,唇砂朱,寒水朱,提梁朱,杨朱,我朱,靥朱,骈朱,纡朱,铅朱,银朱,金朱,紫朱,黄朱,丹朱,蓝朱,墨朱,朱朱。宋太赤,血不赤,千点赤,三月赤,奔虹赤,羲轮赤,剑气赤,须恨赤,妒君赤,空欲赤……王耀事后才从母亲的遗简中读到如此绚丽的红。出身国民党旧官僚家庭的母亲雅擅丹青,因私奔下嫁给一位真心待她好的贫农并顺利入党,她的党龄几乎有党史的一半长,终究在这场绵延十年的疯狂里勉强逃过被造反派追捕的命运,但她的生命毕竟过于敏感而温婉而不能面对她所深爱的祖.国的满目疮痍,最终在长子成年能独力承担运命后选择了悬梁自尽。
开镜台,细对菱花。应取芙蓉颜色,寒梅姿容,勾成剪剪秋水眼,远黛春山眉。母亲最终盛妆与她的时代一并赴死,唇角含一丝笑。留下王耀,沉默着把她业已冰凉的身体从绳索上解下来,洗去她一切妆容解散开五尺青丝齐齐剪下只至才可及耳,最后才与党支书办理了简单手续后草草入葬为安。
他的弟妹早就或离或散各赴天涯,父亲也得以以那个时代光荣的方式鞠躬尽瘁死在自己党书记的职位上。于是在第一次一人度过的夜里他辗转难以入眠,最后还是沉沉睡过去。东南边陲,天光早来,鱼肚白天幕下船家早点了一豆细碎的灯影早早出河,桨声在窗前荡漾。子规一声声泣血啼着,落花知多少。人间市井,庸凡而欢喜喧嚷。
于是王耀梦见,他依旧在暮光渐渐披离下来的青石板街道上一个一个地寻找他业已放学的弟妹,母亲着急,饭菜都用盘子扣着要长子把儿女都找回来才可以开饭,父亲偶尔回家把他抱起来转一两圈随即挠了挠头笑着。港无疑是最温良静默的,甚至会自己怯怯跟在他身后,菊尚好最多就是和湾不知藏匿在哪个角落里偷笑,最能闹的勇洙经常跑到河边去害得王耀一回好找。
他总算找齐了四个弟妹,饿着肚子闻着千家万户夜炊煎炒蒸炸的香气循迹回去,大街小巷如渔网般繁密,孩子们的脚步踏碎了灯影。
那年那个勇敢的女知青老师教了他一句古诗。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Fin.
C.19岁。带一本书,去旅行。
“少爷,我想这就是你们那些自称名校文艺得让我泛胃酸的论文题目?”他讽刺般把尾音拖得很长。
“……”Roderich决定自食其力,找Gillbert商量真是一个比莫.尔.维.茨会战更愚蠢的主意,他正打算把电脑和身体一起搬走远离某人50米开外还是被按住了覆在键盘上的手:“让万能的本大爷给你看看……模拟人生?听起来这么像我经常玩的……”
“——不要和您那些脑死下限的RPG联系在一起。而且请注意是与古典经济学有关的。”Roderich没有抗拒把下巴搭上他肩膀的Gillbert。
“嗯…古典啊……经济学啊……大爷我还是不能把这两个词组拼在一起呢。要不你可以先以瓦格纳的北.欧神话开头如何?”
“……那和经济学有关吗。”
“海盗抢劫算得上最早的贸易形式之一。”
“……请您不要为您的祖先漂白形象。”Roderich瞥了他一眼还是在PC键盘上飞速打出一行字。关于那个龙与邪恶的侏儒、女武神与纯白的英灵的时代,严谨又不失积极的德.意.志精神便从此古老传说开始萌芽……
“所以,如果Rod你生在那时代,我觉得你会是女武——”话锋未毕就被手背上干脆地掐了一下:“请您注意修辞,”“——你这个穿裙子的小少爷难道不适合还要抢本大爷这种英明神武才能担任的勇者角色吗?”
“……您就是想深入龙穴抢夺侏儒的黄金然后弑神对吧。”Gillbert耸耸肩膀表示Roderich的猜测BINGO全中。

女武神,大神奥丁最慈爱的女儿们,比奥斯陆呼啸而过的极光与白雪更加纯洁而冰冷。她们之中最小的Brünnhilde,同时被深爱着她的人民加冕上挪.威.女.王的桂冠,必须用冷酷的面纱蒙上墨蓝双眼避免那些自沙场上征召而来的英灵们被自己的容颜所蛊惑……然而她因莱茵的黄金而触犯了她威严的父,在诅咒下在铸剑石上陷入永世的沉睡……直至Siegfried——那个沦陷古老王.国的继承人与被预言为弑神者的英雄,杀死了巨龙法芙娜后摆脱了雾魔的幻象跨过环绕女武神的烈火,与这位神界最美的贞女结为夫妻——
Roderich打到这里突然皱了皱姣好的眉声线沉沉坠下来把蹭上他身陷入幻想之中的某人唤醒:“Gillbert Weillschmidt,你想借这个角色代入表达什么。”对方干笑了两声准备脚底抹油却被脸色阴冷下来的Roderich揪住:“别回您那个士官学校了,到时陪我向教授解释。”
“呃少爷要不我们换个时代?”Gillbert锐红眼眸中有一丝狂热的色彩:“我们来说条.顿.骑.士.团,以及十字军东征。”
“………...那还和经济学有关吗。”
“拜占庭东.罗.马.帝.国失落使欧.罗.巴商贸中心西移至以教.皇.领为代表的南.欧地区,神权堕落,文艺复兴以及大航海时代的开始。”情人狡黠的眼睛明亮锐利。
“……我需要为您的狡辩感到佩服吗。”
“别这样,少爷。你应该是那种禁欲至死的犬儒派教士……当那个时代连指挥着最后一场污浊的圣战的教廷都以教皇的私生子为荣,连一对一的情人都是值得称颂的贞洁……你的琴声,越出维也纳的黑森林与鸽子斑驳的羽光一并传至萨尔茨堡红衣主教耳畔,于是你受邀为主教的圣餐会演奏……以你的禁欲、上帝加在你十指指尖上的才华与你的容颜,你的圣衣如夜披戴着密密缀上衣角的银质十字,继而如素,最后如血——你成为了教皇身边最年轻的红衣主教,为那些自堕落的拜占庭凯旋归来自愿以鲜血为异教徒们受洗的骑士们的进觑演奏圣诗……”Roderich无可奈何笑倒在年少恋人的怀里:“您太会想象了,说起文艺论文题目就泛胃酸的街头青年……那么,”他直起身来回望进他眼睛,含着笑意的:“您应该是最杰出的骑士团团长,连吹嘘都是说自己白袍上的铁十字只用敌人颈项上第一抹迸溅的鲜血染成,大声嘲笑着法.兰.西徒有虚名的骑士们与来自英.格.兰深林怯懦的弓箭手们……您再次把异教的神灵驱逐出它们的圣殿让它们流浪在东.欧的荒野上悲泣,再次凯旋而归,在管风琴赞美万能我主的圣歌下——”
“——然后我看见了你。在圣彼得大教堂,你回过头来,我一时嫉妒音乐能与你如此深入地欢爱,管风琴在你指尖下如同主座下的十二天使长垂下垂天的羽翼……”
“暮气沉沉的弥撒。教皇似乎只关心您掠夺而来的财富。您在祭坛上接过圣餐圣血,葡萄酒倾泻出来染红了袍角。”
“我在这短暂盲乱的瞬间再深深看你一眼。然后我厌烦,自那个腐朽老爷子的座下告退,只有管风琴怅然若失的旋律追随我的脚布消失在暮光中。”
“后来骑士终于如他所愿,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最后一发冷箭击中……而主教一心祀奉着主垂垂老去,他们死后都被追封为圣徒,骑士的剑与主教的琉特琴在圣器陈列室中被安置在一起……漏尽冷风时还可以听见剑上琴上凄怆的余响。”
——无论何时,我将以某种永恒的形式留在你的生命里。
Fin.?
D.21岁。No Angel. [丁典?]Coming Soon?
………唔噗D篇本来要一起赶完的不过今天下午赶着要出去………对不起,我错了TAT!!!D篇会尽快赶出来!!!
最满意的还是普奥……灵感来自某神MAD里十字军打扮的两人少爷持十字架大爷拄剑……当场就被萌到吐血了QAQ本来应该是[蝴蝶肋骨]里的灵感……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