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普亲父超短篇/1990年相关]Pied Piper.[仅仅对亲父告白文]

于是这个CP难道是我自己创造的?[你滚不来写普露日米写这么冷的CP
Pied Pipper.不莱梅传说。花衣笛手。这个德.国城市曾经鼠患成灾,后来是神秘的花衣笛手一路吹奏着长笛把它们赶下北海。后来每年的盛大庆典都有此化妆舞会仪式。
仅仅借用。在一个偷窥的姑娘BO里看见扩句联系虽然本来是亲父普的不过我还是写了普亲父[你快滚

原句。亲父看着柏.林.墙倒塌。
BGM:Battlefield/Jordin Sparks。听得心腔胀痛才犹豫着下笔。有OOC转生设定,不过宁愿他们没有关系。

Friedrich Hohenzollen每天自波茨坦中学放学时都会遇见一个失神的戎装男子在那道把无数生命分割于时间与空间的混凝土浇注墙前游荡,或者坐在换防的哨站旁喃喃自语,过时的制服上那银色的鹰踏着帝国的花环早已在共.产.主.义的空气中氧化失色。他带了一本席勒,在蒙玛特的紫色阶梯上轻轻念着那些德语的诗歌给城市无人倾听的玫瑰色早晨。但唯一给Friedrich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他那头过于显眼的银发与颜色妖娆的瞳仁,以及那身传自那个罪恶满身的帝国的军服 ——应该早就被克.格.勃带走了不是吗——少年低头想了想随即笑出声来继续走过缠满铁丝镣铐荒废良久的自动射击装置与了望塔,亚麻色半长的发丝缠绕上一丝春天月桂树的芬芳,有簌簌的粉黄花粉落在双唇上。
花静人白。
终于有一天陌生的男人在那个十字路口拦下了他。Friedrich听说过同学们关于这个疯子的讥笑,可能是被苏.联释放的纳.粹高级将领[可那面容显然过于年轻]——但实际上Friedrich更专注于建筑学与音乐而对军事没有兴趣,那年代里为数寥寥孩子所能得到的快乐便是便是在人人自危的危险空气里用莫扎特或者舒伯特吹奏出一曲。
少年仰起面来对上那对烁红的瞳仁不解地睁大了苍蓝的眼睛。
Gilbert失神地把他的手钳制得如此的紧以致少年被他吓得脸色苍白,他颤栗着失血的双唇想说什么却全失平日轩昂模样,他最后也不过是低低问出来像是怕一错失便触破了记忆蜃气蒙住双眼的幻象。
本大爷知道你。你是不是叫Friedrich,你是不是也热爱长笛,把它吹奏得像是你指尖溅落的一串珍珠?少年惊愕了片刻不由自主地点头:“先生......我很荣幸,可是——!”Gilbert以抚摸一尊沉没在沙堡之中的象牙雕像一样抚过他的眉目几乎不能控制自己颤抖的语调:“怎么会这么像......这么像...”Friedrich决定摆脱这个疯子的纠缠,于是他竭力挣开他的手腕[他惊奇于一个职业的军人的手腕居然会那样软弱]逃开五六米再轻省回望,陌生人没有追上来只是僵在原地说着什么军队、战争、皇帝.......普.鲁.士。那个被取缔了长达42年之久的词汇令 Friedrich的内心泛上莫名的怜悯,于是少年站定了双手环在唇边对他大声喊:“喂——这座该死的柏林墙快倒了,到时你要过来看吗——”
陌生人的面上似乎泛上了一丝模糊的苦笑,但很快随即大声回应:“本大爷答应你~老爹~”

那些岁月过于峥嵘而锋利把当年的少年亚麻色长发上磨砺上一层时间的霜。他逆光的面容即使依旧有一种纯血雅利安人的苍白清丽但已经不能掩饰眼角眉梢,那些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的痕迹。Gilbert不敢靠近他,缩在公文堆里整理军务却听见Friedrich淡淡说,我想我老了也累了,Gil。他即场大怒看着对方认真的神情只嗫嚅着小声回应,本大爷不许你老,老爹。你还没有陪本大爷统一德.意.志呢。
Friedrich无奈回应,可是明明就是那位少爷以及你把我催老了。Gilbert干脆闭嘴,心底还是有一丝惴惴爬上来,缠成一个长长长长的空镜。

Friedrich早早就抱着书包跑到柏林墙下仰脸认真地看着联.邦.德.国工兵开始拆除工事,人潮倏忽涌至,全都是静默而凡俗的众生面容,开始不约而同压上莹莹的泪光。
以及这么多在泥土之中仰望的,纯白灵魂。
——可是直至那座禁锢了一个民族达38年之久的墙与人潮的啜泣与欢呼爆发出最后一声倒塌的轰然巨响,他还是没有等到那个陌生人的出现。
——并从此再也没有遇见。
[故事的最后,那个花衣笛手吹着银色长笛与鼠群一起走向了北海冰冷的潮水。]

Friedrich Hohenzollen,23岁的建筑学院高材生,亲自参与了柏林墙废墟之上的波茨坦广场的重新设计,若你在那个闻名遐迩的广场咖啡座的阳伞下遇见他,他依旧可以自豪地指出哪片玻璃穹顶经过自己的亲手计算。
Fin.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