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中/米/奥/典无CP仅单体告白向]ACE。

此人APH属性鉴定。不写历史/经济/军事/文化[怪谈吗= =]会死星人。血腥暴力狂。群P爱好者。节操在46亿年前送给TONY当下酒菜。高智商犯罪[A.走.私.军.火/B.死.刑.转.保.外.就.释.黑. 手.党.热爱中。/C.狙.击刺杀→很想用少爷与格洛克示范如何即.场.组.装.无.声.狙.击.手枪教程。/D.揪.美.国.刑.法漏洞法政风云→幽快给我写出来]勾.心.斗角政.治.疑.云狂热中。

ACE。塔罗中没有被编号的最后一张牌。正因结局未知才更令人迷恋。于是我把生涩的文字剪裁成假面盛装披挂你们身上。圣杯。宝剑。金币。六芒星。

[占卜开局。]
[欲望敲响大门 圣杯几寸高盛满心药 国王心是无底洞 皇后低声诅咒 每对情侣牵起黑夜帷幕 他曾屏息声气守护 他曾魂游天国歌颂 死神快亲吻她额头嫉妒快把她的笑容夺走 真理蒙上双眼任由爱人争斗 利刃无法磨平 走卒缺失手脚 世人被爱埋葬 天使永不说谎]——献给Axis Power Hetalia。至痴迷于历史带着香料与剧毒血液的干涸芬芳。谁都是乞讨的国王,谁都是华服的愚者。教皇以所谓的正义为高座,女祭司从坍圮之塔上纵身坠下,力牵动雷霆的战车碾过太阳、星辰与月亮,恶魔与死神拥抱冷眼看被缚在命运之轮上的恋人,倒吊者神色怜悯在痛哭失声的女皇眉心落下亲吻,最后隐士神色肃穆悲凉卷上了这一众生画卷用节制的火印封缄,魔法师高举盛满世界鲜血的圣杯宣布开始审判。
→妈妈呀快看此人就是一个血腥暴力狂。[于是把22张主塔罗凑出来可真血腥对吗

[王耀。][是谁在向你斑斓挥舞的旌旗间突然收回手,泪流满面。]
总嫌那重瞳把你写得过于宝相庄严,干脆另开一篇轻俏流丽,也罢,谁让你是我的皇。皇,连王都觉得对你是羞辱。典型的国风美人,没有什么好说的,惹得我每次看到那些写你的文笔里都要重重润饰上回风舞柳,潜虬飞鸿。你应该素衣或红装,长发披离下来如同山鬼在女萝与金盏菊的传说缝隙里露出窃窃的艳丽微笑。或者曲裾深衣,纯黑,只在领口袖边缀上密密的滚金线蟠龙纹。莲鹤高冠,端然而坐,拥着那三千弱水,万年青河山。是,我至爱你的汉唐。都是君临万邦,魏青晋紫,姚黄魏紫,风骨萧萧,间或一首子夜歌或者十二传奇便透出锦心绣口的风流来,连焚香都是幽冷华贵的珠崖沉水,冷香飞上诗句。宋多是病态中天然生成一段风流,不喜它南北睚眦风雨飘摇强说愁的繁华。元太粗暴了啊,即使你跨上战马,圆月弯刀血光迸溅,横跨欧亚的大帝国......可它随即遁没在废池乔木里,留不下一个目光的碎片。
从公元前221年开始到1840年,那都是你的天下,独独地,占尽风流。
明。这么多事后强作说辞的青史都在告诉我你日出处天子的沉落便就此开始,可是那才让我割舍不下。你最后哀如惊鸿一回眸,就此断了下西洋,废了神机营,弃了织造坊.......是,我心恨你为何不奋起而辗转在阉宦权奸,党争内乱生生毁了你千里繁华,更何况有那鞑靼塞上,辽东女真,长驱直入。我看你身着十三层加冕时华服,与五尺青丝一并逶迤在地,再掩面回首,城国灰飞烟灭。
之后哀恸如何下笔。无非复起,再沉沦。再复起,前途险恶芜杂。但你始终是不死的凰,屡屡救万民于倒悬之中——因为你是被十五亿滴沧海所汇聚成的,中华。

[Alfred F Jones.][You are the last best hope,America.]
那位在临死前赦免了那位南方刺客的上司如此对你说。你是山巅之国,你是英格兰法兰西德意志斯堪的纳维亚形色血液的最终交汇......若Arthur统治海洋,Francis与Ivan分割着陆地,那么把苍穹留给你吧,我亲爱的小王子。床头读着六卷通史,读了半个月依旧没有读完。或者对于王耀或者 Roderich来说尚嫌太短,可是那已经竭尽了你的年华。你总是视野里那太明亮的年轻星辰,我看着你唯恐下一秒就是你的塌陷。
但其实我除了天朝之外,最爱的就是你了。很假。我知道。但是看着一个小小的孩子如何长大.....对不起,说起你我总是难过又好像欣慰地用不了华丽的文字。
明明你就是全世界的HERO了。
明明就是你最快在他们的目光里崛起了。
明明就是.....你最努力了。看着你光光吵一个人权法案都要吵两年,看着你在废奴法那仅仅相差一票的结果前默默把肩膀深深埋进大衣里。或者是,1812年的华盛顿的废墟里,你流着眼泪大声唱刚刚完成谱曲的《星条旗》。用力得,像是要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
你每件事都做的那么认真用力。你真的很适合本家的设定。永远活在19岁的尾巴上,不会成年。
你应该去好好上学。有个Arthur一样话痨的哥哥和Matthew一样温和而存在感为零的弟弟。Ivan王耀什么的算是竞争对象,偶尔吸大麻。像每一个19岁的你家的年轻人一样。
可是你偏偏是美利坚。那些残忍还是天真,老谋深算还是无声掠夺。
[Roderich Edelstein。][ Weltmacht oder Niedergang.]
.....对不起未见到你之前我一直以为你家只剩下了音乐。交响乐也好,圆舞曲也好,骑兵进行曲,渐弱1/16音,莫扎特的魔笛从指间溅落珍珠柔曼成浮士德的圣殿,钢琴音色清澈如同搁在琴旁边缘微微枯萎的越南玫瑰花瓣坠入水中,最后一定是小提琴的Solo。音色宏大的合奏里乐器一样一样被抽走,云雀撕裂天国漏出悠久的风,还有Solo,只有Solo。字字音音遗落哀弦如刻如诉。
是乐盲。从而起初时无从落笔你的好,几乎心心念念只在那脸上。最美的欧罗巴血统无疑是法奥混血,Vogue上惊艳得撕心动魄,肌肤皙白如同攫取夜的血液而得以维持着死亡春天般芬芳生命,唇线浅浅上一层铂色高光不过徒然渲染,纯黑发[对不起我依旧坚持相信最高贵的欧罗巴应该拥有纯黑得沁出堇蓝的发],墨蓝眼。你要微微抬高下巴,一手支颐,让人由下至上虔敬朝拜,又有谁能有幸至此,和你抵死缠绵至留下你唇边泪痕点作痣。
后来知道你那简直是与你容颜契合无比的婚嫁史时简直就是早知如此。你的波旁、洛林、罗曼诺夫、金雀花、曼图雅特,风仪万千。却也知道你,跨上征鞍便与Gilbert那个小脑发达大脑萎缩的军事狂一般搏血厮杀,两次世界大战均是你引起,不知是不是谁解祸水二字。
但你的辉煌如此漫长却只剩下中世纪那盛极风华,盛极风华啊——只是史册滑落长风转瞬便翻过无数页都在说寂寞寂寞。之后又要如何穿着红舞鞋去踏那滑落深渊的诅咒舞步。我看你的莱比锡。我看你的塞尔维茨。我看你的维也纳之围乃至1871年一败涂地。如此一路噙一口挽歌,在地平线上渐行渐远,荒文湮灭,再缠绵也是诀别。
那德意志的苍老格言终于熄灭在1938年。
它口口声声问你,是霸权,还是覆灭。
[Berwald.]
斯堪的,纳维亚。要在唇间断成两段锋利的沉戟断刃才能说出。带着格陵兰岛呼啸而来的冷砺盘旋在口中。我对你所知甚少,除了纯白目光如霜的英灵、火山口长年不衰的硫磺红龙舌兰、遥远得看不清面目的诗人也是勇者高声朗诵着的史诗萨迦。

是。我惭愧对你因为妄称典中心却对你的了解连Gilbert都比不上。不过是遥久的诸神黄昏,女巨人与恶神生下的狼终将挣断司命们编织的纤细锁链与雷之天父迎来末日决战,更加粗暴、直接、而爱。或者是覆下纯黑面甲的女武神们,跨上胁生双翼的战马俯瞰着这个半岛上,无数啜饮着如血烈酒而生而死的英灵们。是凝冰的至醇烈酒,在胃壁里化开焚毁瓦伦哈拉天宫的烈焰。于是你和Denmark,身怀斩铁剑、凝霜斧踏上掠夺的战舰,连英伦四岛都为你们的刀光而战栗........

再后来便是波罗的海血与火大帝国......反目成仇举起十字架与权杖共同驱赶着懦弱的民众奔赴三十年的圣战.....然后你那与后来不世出的军事天才Friedrich II齐名的年轻上司便被流弹召唤到女神座前,那么多面目空白的英灵。之后我又该何样言说,毕竟于你太痛,于我太浅......

“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第三条道路。”

对不起旦那我还是烂你尾了?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