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cos脚本?][普奥主/法/英/洪/西,继承战争相关]献给Brünnhilde的四幕剧。

1740~1748年相关。翻译风尝试。英/普/法/西/洪/奥[这是攻受顺序][喂]
洪→奥 [BGM:SH/银色の马车]
普←→ 奥←法←英
奥←西→←法[很好把某人的无节操属性彻底暴露[死BD缩我字差点变成死蠢普控loli
Brünnhilde→有困难找谷歌。以下进入正文时间。

[前奏。向预言诗体致敬体。七年+西.班.牙+奥.地.利继承战争混合体。]
[伊比利亚的王到了将近钟声的年纪
而他唯一的栀子 没有把花冠抛给维纳斯
海上异兽争战 浮起新的星
皇冠宝石碎裂 田野里满目黑铁菽藜
鹫的悲歌 金百合与双头狮冷眼注视]


[幕一。动机判定。战争。或者一场盛大荒谬赌博的开局。]
事实上正式宣战书送达维也纳时Roderich在和Arthur博弈。那位绅士瞥见那流丽的连笔圆体签名时马上一言不发站起来告辞——理所当然的反应。他似乎只有这种和长兄的利益敌对关系是永恒的。
天基尔伯特写字还是比逼他行一个屈膝礼更加生硬。罗德里赫觉得自己已经对那位曾经哥哥的了解程度已达到令人腻烦的地步所以他选择性无视了他。
——“既然西里西亚不过是一颗珍珠,因此我们也就应该把奥地利的皇冠狠狠掼在地上。”
少年皱了皱眉。他在思考这句话里的语法错误...连Elizeabeth何时已经坐在他对面也没有发现。

女子挟满身璎珞与锋芒而来,曾不比她一身黑黄双色戎装骑在高脚野马上时收敛几分。长姊不出声,在Roderich凝视着那枚孤立在棋盘中央的黑国王怔忡时轻巧把所有其余的棋子都收走...唯余下纯白的王与后在空落的方寸中突兀出来...他们相背而战。

“...放轻松点,Rod。普.鲁.士?一个国度的士兵?天从他穿开裆裤开始我就知道那个蠢材只是骑兵突袭战术的偏执狂——你看。守住步兵方阵的两翼,在所谓的横扫切断无效下...两边夹击。而那两位结成的松散联盟总会随着最顽固白痴的倒台而改变风向。”她伸出指尖简明扼要折断了黑国王的中部,回望沉吟的胞弟:“至少令人愉快的是,你至少有忠诚而以烈酒为强悍血液的匈.牙.利骑兵为后盾。”

“你明知道我不是担心这个,Liza...”她按住他欲把那枚残破棋子扫下桌面的手背,发出清脆的笑声波斯绿瞳仁里却映出捉摸不透的光:“这再不是维纳斯花冠统治的骑士青铜世纪,你很快会发现柔韧的外交手腕只会被刀剑斫断。”


“...不。我只是害怕...当我们在夜晚入睡时还是神圣罗马邦联...而在早晨醒来时只有奥地利与普鲁士。”

[幕二。动机判断。婚礼,去用浸满毒液的嫁衣,亲手灼伤自己。]

Gilbert无论何时都是那样突兀。直直地,惊起一室颠倒浮华。他杵在人潮中间几乎要被那套剪裁最简洁的礼服勒得即将窒息,用手肘顶开一切挡道的存在,不耐烦扯开领花直奔那貌合神离的两人。


至少那些把怜悯媾和艳羡眼波藏在西班牙香扇后的淑女们[当然包括“切你这个男人婆怎样混进去的!”的 Elizeabeth]只会小声议论为何是Francis堂而皇之搭上Roderich纤细的手腕而不是那对完全是在白银与土地基础上结合的新人出席。洛林那个风流的可人儿命运真是悲惨...不但要放弃在法兰西的继承权还要终生对冷若冰霜的玛丽娅公主保持忠诚...但是谁知道这位佳人的清冷面容又在谁面前绽开灼热的笑颜呢——?

“...我想这里不是爱丽舍宫所以请您至少保持表面上的礼节。而且我斗胆建议既然洛林已经不再拥有管辖着您的权利那么您更应该回去。”Roderich风度翩翩送走了巴戈利亚大公夫人,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微弱的声音。

“哟Rod别那么冷淡毕竟哥哥我可是个很念旧情的人...呢。”柔滑的尾音被巧妙藏入舌下再在看见恶友时眼底泛起一丝戏谑的亮色,Francis当众和Gilbert来了个“男人之间真正的拥抱”[其中间杂着Elizeabeth低得足够清晰的“真是法兰西蕾丝丝绸裤袜和剃光头发三个月洗一次澡的刀剑修士最佳组合”,Arthur把自己的面容隐在渺渺茶雾后辨不分明,Antonnio似乎憨笑了一声想上前加入被 Roderich的冷冽目光等得不自在地搔了搔头]。

最后还是主人礼节性逐客的咳嗽声才把他们分开,Gilbert哼了一声——但是他没有选择直视Roderich——口气生硬强横更像是掩饰某种失态:“代表普.鲁.士皇储腓特烈——老查理的教子谨致上由衷的祝福。”

七千滴奥地利水晶眼泪分枝吊灯有柔和褪去浮躁的光芒,大提琴絮絮呢喃,Roderich没有出声静静扬起眼睛等待着他真正的要求,错觉间还是可以出神的少年,还留下可以挥霍的时间。

他们相对而立。

Gilbert忍耐着不去正眼看他,把德语说得磕磕绊绊:“你这个腐朽少爷停摆在十五世纪的古旧脑筋应该记得的——当年老威廉为了捍卫你那位公主的所谓“国本诏书”——切为什么要本大爷像个律师学徒一样剪开舌头说话——就是对利希和贝尔格的要求!”

Roderich似乎有些困惑地轻轻偏过头——Gilbert暗暗和自己打赌说他大概会说些引经据典用各种外交辞令证明自己的协议无效之类的啰哩啰嗦...反正他渴望交战他的每一个士兵都和战马待在一起。

可是Roderich仅仅是轻声说:“...对不起。可是这...查理殿下确实在事前没有征得我和Liza的意见。”

——[鹰得到了他为之作战的理由...即使为此等价交换他把他的心剜下来囚禁在黄金的荒落牢笼中。]

Francis轻笑一声带回两人的注意力,他伸出手搭上Roderich的肩头暗示性向回路的方向用力:“...或者我们应该先为公爵和王女两位殿下送上这片土地最热诚的祝福...走吧。”

Elizeabeth首先哼一声瞥了Gilbert一眼整了整裙裾站起来,盈盈拜将下去:“那么,就请让我先为开路。”Antonnio似乎有些迷惑地扫过那对站在所有人目光中心的帝国最后呵呵跟了过去,Arthur吹过白瓷间业已凉下来的红茶目光闪烁。

[幕三。动机判断。混战,棋盘上黑白交织的无非陆地,海洋,黄金,白银,军队,臣民.]

战争如期在各种盛妆的乔辞与号角中拉开了海天以血色相吻的帷幕...“先生们我将告别...去向着荣誉的会合地出发。”

是的那位普鲁士皇家总司令——年轻却与维也纳百年前的狮子华伦斯坦并肩的军事天才——甚至让诸位王公拒绝接过元帅的兵符。在泥泞小径上越过西里西亚的第一次闪电战让人赞叹...Gilbert跃马扬鞭不顾泥点飞上了铁与血颜色的军装高擎猎猎军旗在前引路。他无非心里若有所失才会表露愈加戾厉而不稳定得低空掠过的辚辚雷声。即使在当地饱受哈布斯堡压迫的新教徒欢呼声中他们迎来了连绵胜利的第一线曙光,但驻防在布雷斯劳的 Elizeabeth的按兵不动却让他们同时感到不安...当神色峻厉的Roderich在波西米亚被围后赶到时他已经成功应用小股骚扰补给线战术让 Gilbert的军队疲乏不已...双方胜利的月桂花冠被同时扼杀谁也不能发芽。

...是,真正的沐血而战。年轻女皇对波西米亚的执着不得不令Roderich孤注一掷...而同时Gilbert 弹尽粮绝的处境也只能让他背水一战。漫长而持久的消耗几乎连握剑的手心都分不清洇漫下来的是血还是汗,空气中尖锐的铁器气息在长达半昼的缠战中几乎在鼻端消失殆尽,剑光流淌成不平静的溪流波纹里影影绰绰全是那最过目不忘的容颜,Gilbert似乎模糊地看见Roderich神色悲哀地张开双唇想吐出被打断的谶句——可是他突然害怕那会像逆生的芒刺网罗住他逃脱的足迹——于是他捕捉到对方的一个破绽直直刺下去用力得像是要戳破一个太圆的谎。

——他从不知道同类的,同样迸涌在自己身体里的血是没有温度的,莱茵河恻恻的泪溅了他一身。他挚爱的夙敌,自相矛盾的族人,举起权杖与十字架驱赶臣民交战千年的...另一部分德意志。他终究不能阻止Roderich目光平静得几近空白地说出那句话。

他没有捂住肋下汨汨的伤口任断续的饮泣颜色染深,身子摇摇欲坠地叹了口气。投影里神色错愕的银发少年渐渐淡去形影...他摇了摇渐渐沉重的头颅...墨蓝眼睛勉强汪回清明的神光聚拢成一浅泉:“...Gil,你看我们不过是把对方的颜色穿在身上。”

——剑颓然滑落坠地的声音。

[黑衣的男人高高举起 燃烧着冰冷火焰的手
眩目的光芒环绕四周 等醒来之时已然太迟]

...“当和平来临时,德意志已经无望地倒在地上,被踩的稀烂,撕成了碎片,流着鲜血。”

Arthur强大的英格兰银行战时资金体系开始守信地运转,随着东南与南方法兰西骑士与西班牙重步兵的增援[当然按照Francis顺便为Antonnio编造的一面之词是“代表我国向一个强大而值得同情的民族伸出橄榄枝”]源源不绝去往莱茵时隔岸而望的绿眼睛少年终于按捺不下争相驻军...他们在林木浓密如剑的阴影中目无表情擦肩而过。

[——名为冲动的恶梦令人纷纷逃避
那坏掉的人偶究竟是谁?——

那些人出生的世界已无可救药
他们全身捆绑着…死亡之链条
被看不见的锁链牵引 正在逐渐接近
那是Thanatos的使者 无人可以逃离]

[终幕。动机判断。那些最初的与最后的...无一生存。来...浓云所用苍白嘴唇掩饰的天际之中,只有女武神在天宫的彼端神色漠然等待纯白的英灵。]

太阳那样倾盆地淋下来把身体都直直浇透,寒冷濡湿直直渗入骨髓。而且那么久,那么久。久得足以把他浇熄,把他歇止。

Arthur纵马独行在森林里,无意识走在一小道狭隘的日光缝隙里,他隐秘怀揣的,与他被时间教导去相信的,只有这么一小块敞亮的空间。

他想Francis可能真的永远也无法明白他对庞大寥廓土地天然生成抱持的恐惧……他只有在离他们足够远的距离之外,在桅杆承起如血暮色为巨大冠冕的战舰上,在海天以血色相接的极目处,才能纵容自己谵妄。

[幕四。动机判断。那些最初的与最后的...无一生存。来...浓云所用苍白嘴唇掩饰的天际之中,只有女武神在天宫的彼端神色漠然等待纯白的英灵。]

期间曾有一次短暂的和约更准确来说是停火——在Roderich在Elizeabeth协助下乘胜在亚平宁击败Antonnio后而Gilbert恐惧到手的珍珠被再次夺回…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在Francis与Arthur双方公使的一力促成下再次打响。

1745年带着满身阴霾降临在因落暮才得一丝喘息的沙场上。他们都神色阴沉地坐上了德累斯顿的谈判桌,在那张巴洛克风格的帝政长沙发上Gilbert感觉到连最细密的平绣文路都在硌痛自己的皮肤…他不耐烦哼了一声,望向安之若素的Francis。他连不以为然倚在椅背后的姿态都优雅得无可挑剔,一手有意无意抚上另一个恶友的肩头,香颂柔软多汁的声线。

[去,我们最亲爱的雄狮,去问Rod要他的西里西亚和格拉茨——试想想你的军队光在田野中列队就是满目铁色滔天的波浪冲蚀着不堪一击的城墙。]

[别屈服,帝国的橄榄枝在你洁白的双翅上…你秉持并将继续秉持下去千年的高贵,可这并不影响你适当的强硬…让步?那不是哈布斯堡的纾尊降贵。]六人中唯一的铁腕女性姿态娴静地侧身坐在雕花扶手上,红唇在Roderich的耳廓旁吐出耳语。

绅士双手抱肩仪态矜然清冷,[在海洋上不列颠将会是你最忠诚的盟友。]

Antonnio橄榄绿的瞳仁里有笑意,[驾起银色的马车,去吧,等待着鹰的只有英灵的流星和征程。]

哦是的Gilbert不得不忍气吞声把第一帝国沉重皇权的金苹果与权杖以选帝侯之名还给Roderich,他的目光像是烈焰充满在意象之中才更加膨胀的欲望去舐噬对方微微颤抖的指尖,他在想——他在想西里西亚究竟是Roderich身上的哪一处肌肤可以让他融合进去…

——于是他在众人意味不一的目光下俯身狠狠吻了下去。

[听着,少爷,这是交换…我猜你的双唇便是你皇冠上曾经的——](他似乎在唇间发出一声模糊的讥笑)[珍珠。]

和平如期被带来…她洁白的嫁衣下藏匿着死神收割生命的巨镰。

[听。最真实的证词…来自被紧钉在耻辱十字架上血迹斑斑的历史。]

自始,普.鲁.士王国得到了相当于原国土面积三分之一的丰饶之地,在Friedrich II的励精强治下走向统一德.意.志的强国之路…进而进一步窥觑徒有虚名的神.圣.罗.马.帝.国。波旁家族统治下日暮西山的法.兰.西帝国和Maria Theresia灵活外交手腕下的奥.地.利与匈.牙.利二重帝国结成了不可思议的联盟,而依附于巴黎势利的西.班.牙亦步亦趋。不.列.颠在海外的扩张显然是引起英法纠纷的导火索…万能的银行贷款体系重新作为战争机器运转…只是这次服务的是世代联姻的普.鲁.士。

[他们在运命旋梯上相对而立。只是他日暮西山,他蒸蒸日上。

Gilbert意得志满拾级而上,Roderich似乎有一声低低的叹息,他走向落幕,他不得不走下来…去经过莫测微笑的Francis与咬紧了嘴唇的Elizeabeth…直至和Gilbert错肩。

他听见他说,他说。

我相信你的每一句话都真实得灼灼熠熠坚硬可靠——只当它们刚刚从你唇中被吐露时。]

Fin.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