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全员RPG向]星屑の革紐 Ch.1[联文withluna]

Ch.A


树屋酒吧无论何时都是如此灰尘斗乱,有何办法。粗豪的西疆汉子们随时都一身劲装带着尘埃沉沉气息踹门进来,麦酒金黄的泡沫泛滥一室。

酒保招徕着客人时目光都会诡秘地一闪,莫谈国事。

新月历55年,扼守两大陆咽喉的绿洲宝石伊斯坦城。拜火教长老因不满摩尔王室对泊来新教的纵容政策,一夜惊变,血洗皇城。

……人们可以在这里谈论酒,谈论刚接的任务与挫败的异兽,谈女人……除了从垂帘后窥视的那道目光所聚焦之处。


那扇木门轻巧一开又闭合起来,边缘接触门框时啪地一声轻响。酒保在柜台后擦拭着一只酒杯倦怠抬眼看过去,这略微闷热的环境与午后总显得格外漫长的时光令室内蕴出一种昏昏欲睡的氛围……当然,那是在这张有着秀雅线条的异乡血统面容出现之前。

来人带了霜月北疆的清冷元素挟裹着全场的岑寂施施然占了柜台前最好的位置,指尖优雅地敲击着桌面:“要一杯烈火威士忌。”眼尖的场中人早就注意到有幽媚的祖母绿光芒从他指尖间一掠而过……增强黑魔法吟唱共鸣加成效果的戒指,箍在食指的位置。

七分满,通透澄金与杯底优雅舒展成上升形状的焰心红。青年并不急于去享用,或者说在他身上根本找不到长途跋涉的疲惫与仆仆风尘,需要用一杯热烈的佳酿洗净——他只是淡淡抬起眼睫来并意有所指地轻扣着杯脚:“我想,打听一件事情。”

酒保连忙点头哈腰喏喏应下来,这小小的名利场,由不得人一身傲骨挺拔出来,曲意奉承,年月长久便积在骨里一层层的油滑。

“先生——不,阁下——”他眼尖瞄见了他胸口的二级黑魔法师徽章忙不迭改口:“有什么吩咐?工会第一时间发部的任务还是晋级的试练……”

那人漠然打断了他:“……我要见首席大长老冕下,马上。”

“是、是……”酒保慌张转身向内室用方言招呼着什么,青年悠然抿下一口杯中色泽光艳的美酒,在一室窃窃的议论中他放下酒杯的右手无意识地摩挲左手修长而分明的骨节。

……当然袖中那份假造的风绿之森驻守魔导师的亲笔信会比自己现行的佣兵身份更有说服力。亚瑟泰然自若把窃窃的目光私语与沉酣酒液一并享用……不过这终止于酒保引那两人掀帘回来时。

——居然是伊斯坦城的京畿精锐游骑,“九头鸟”。

两人分服少校与尉官的金紫银蓝饰绪,其中黑发少年副官的配剑上隐隐荡漾出烁烁的风系元素欢鸣声……唇边灼眼的一点痣。

艳翠的虹膜颜色微微一烁,亚瑟轻呼出肺叶里凝滞空气并代以酒液滑下喉咙时的灼烈之感,于是姿态闲适地向那两人轻轻颔首,同时不动声色用大陆上辗转各地风露尘雪洗历出的沉静端矜目光细细打量过一轮。

“红涟螭吻,敕封九天青鸟信。”东方曾有好事的博物史吟游诗人对七大近卫铁骑一一评品……相比起横扫天下的浮罗铁骑来说“九头鸟”军团显然侧重魔武结合,灵动强盛的风水元素侦察更是如虎添翼。

那于双肩披戴灿金光华的青年行前一步视线与亚瑟胶着数秒,酒保在他身侧诚惶诚恐地向容色淡然的副官低声解释。亚瑟些微抬起下颚毫不避让直视回去,只略略分出一点余光注意另一人悬在身侧的武器与他精致面容上细微的神色变化。

——一时间就连空气里浮游的尘土也仿佛被压制并沉淀。

军人礼节性地错开目光,回身向同僚目光征询:“……别紧张,异乡人。凯斯兰永远向所有人敞开就像丰饶角海纳百川……”

“——前提是您心怀虔敬。”对方冷冷打断,微微颔首步上前来:“九头鸟游击骑士第三中队风系教习官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此致敬礼。”

亚瑟不疾不徐起身回礼:“……隶属魔法师工会,二级黑魔法师,亚瑟·柯克兰——受风绿之森驻守魔导师委托前来。”

罗德里赫面无表情地扶一扶眼镜,言语间客气而并未放下戒备:“风绿之森……难为您从那多雨雪与阴霾的北地密林一路赶至此处。”

“那么,我乐意并有此荣幸能得到阁下的信任。”他顺势接口阻止对方继续盘问。罗德里赫皙白的肌理在昭示他其实来自凯斯兰统治下盛产乌木与黄玉的中土,通常调任西疆的军官一般是降任三级再随机分配到军事单位中……

是的亚瑟虽然把所有可能引起卫戍者疑心的武器都交付给了早安插在拜火教教廷中的弗朗西斯,可是——

他似乎听见罗德里赫一声低低“抱歉”消失在空气中,抬眼却只见他不卑不亢对另一人示意可以放行并为来客引路。

于是他最后悄无声息将视线在罗德里赫的侧颜上一转便合拢起来,一并又低了低眼睫刻意隐匿去眼睛里任何可能无意流露的蛛丝马迹……他如何分辨不出,相较于军衔较高的那一位,这名容颜端丽如许不似戎马历练而出的青年更需要小心应付。

“唔,既然你能通过罗德的检查,那么从此刻起便是我们尊贵的客人……我不得不再次抱歉因为最近时局……毕竟有点混乱。呃你可以称呼我——”上位者没有感觉到场中绷到阗寂又悄然回复的气氛过于热情地介绍下去直至同僚扬起眉梢:“……那无须让您挂齿。可是我们必须尽快……长老们午后的清斋期不会接受任何人的谒见。”

“……非常感谢。”亚瑟开口前有短暂的停顿,而他心里一瞬间游转思绪并未显露于外。罗德里赫转身以一个优雅的手势掀起帘子示意他绕过柜台:“这边。”


在被梅隆雪山隔绝的两片大陆唯一要道都被彼方土库曼帝国隔绝后……凯斯兰便自卡尔大帝统一西疆与中土后崛起成为最开明的国度,东方人与西方人一起晨祷而拜火教与新教教徒共同斋戒。

……然而罪恶总是借自由之名而来。

九头鸟军团自伊斯坦血夜后几度哗变欲召中土驻军入京勤王,拜火教教会因忌惮其手握虎符而不敢轻举妄动。

亚瑟随着两人在大街小巷穿行的同时冷眼打量,这看似平静并为阳光所眷的城市……

午后不过寂寂,正盛的日光倾泻着晒出这一地区特有的沙漠气味充斥肺叶。亚瑟不适地蹙了蹙眉——许是血液里根深蒂固,相较这广袤大陆他仍旧喜爱孤立于海洋之上的许德洛斯群岛,那终年细雨微凉的苍翠深林……

两人引他至那南疆洛伦佐半岛风格的恢宏穹顶下立定,随着被灌注在双头奇美拉铜符中的水系柔和脉动,大门森森交戟无声分开极目处可见一蜿垂拱游廊通向现被控制着的中庭。

“祝您好运。若能抽出宝贵的空暇请为我们问候卡尔陛下……”

——教会乘机挟被软禁的卡尔大帝为作与直辖于皇室九头鸟的赌注。

亚瑟会意致礼,随即转身踏过一阑阴影,大门于身后沉沉合拢。

他展眼一掠日影心下早已轮转——再不多久朝谒的教徒们即将离开而长老将不再为旁人打扰……


他们红袍胜血双手加额喃喃念颂着颂言向垂拱下居中高座上的那人行五体投地礼。

亚瑟目光一凛,却垂下眉眼随谒见的人流步上前去,待到抢到前时之间早有吞吐不定的幽惑光芒轮转。

——瞬发,梦魇之语。

刹那间墨紫幽幽湮没了那身居高位的人影,两旁侍卫高举长戟竭力分开惊惶教徒,亚瑟却只是施施然抬起双手并启唇吟唱,咒文一点一滴从空气里浮现出来缠绕周身,而对逐渐围拢的敌人并不以为意……

斜刺里一轮冷箭生生遏制住意欲抢上前来的脚步。

“……哟亚瑟,别以为小醉后能抢哥哥我的风头。”身旁那人身影闪动间已掠到身前姿态卫护,弗朗西斯手弩一轮联珠仰射掀翻一众近侍,有人仓皇吟诵起召唤术却被障目魇雾轻柔包裹很快没了声息。

居中却有长驱刀光一举荡散阴冷氤氲,那人朗笑:“都是佣兵同道,何苦纠缠。”

亚瑟眉心顿锁却未止口中吟唱,直至黛蓝夜幕沉沉覆下来阻绝任何干扰只将他们四人笼罩其中他方才睁眼,顺着弗朗西斯的目光一并望向那执刃相对的银发青年。

物理力量显然不可能对流自远东的巫蛊术有驱散作用,那么……陌生人七标准尺新月刃上荡漾的日晕光芒显然淬炼自针金与太阳石。只见他异色眼梢早上了三分张狂,一一斫落流矢不耐烦踢了一下被自己敲晕在地的老人:“真是抱歉,不过本大爷的任务可是保护这老爷子。”

亚瑟皱眉往身旁人一飞眼风,掌心翻覆便多出一块瑰紫宝石,指尖于精巧棱面不动声色描出符文形状,口中却只是淡漠一句:“各为其主。”

话音未落而弗朗西斯已是又一轮飞矢袭去,趁对方忙于拦截攻击亚瑟翠眸一收,诡秘词句自飞速开阖的唇间散逸织就闪烁不祥暗彩的刻印。

深渊诅咒。

那人艳异的眼中浮现棋逢对手的残酷笑意,靴尖一挑地上滚落的火系结界卷轴已擒在空出的另一手中,顿时横亘起滔滔火墙:“……那么,我有必要提醒你们注意背后吗?”更强烈的热浪从背后袭来,醒悟过来的火司祭正重新组织反扑而九头鸟军团趁力量抽调空虚的间隙中一举攻入皇宫。

烟雨碧明眸惊怒交加最终恨恨凝聚,亚瑟回身接过弗朗西斯抛来的金叶草药水,开了封扬手便洒成灿丽弧线暂时制止对方吟唱魔法,另一手扣唇一声尖锐唿哨。

火暗本属相生属性,双重结界胶着不下之时其外缠斗的人群中有清亮剑光一掠而出,白衣少年吟唱间为四人追加了“英雄气概”效果,亚瑟见乔装为近卫军的马修与阿尔如约而至心内一定。

然而长吟水龙把他们的从容连同焚天烈焰一并熄灭。

“……笨蛋先生,我总不能让您和这几位阁下一起把皇宫毁掉。”

愕然间只听身后一声嗤笑伴随熟稔招呼:“好久不见,小少爷……你还是老样子罗嗦得不轻,真是辛苦安东尼了。”

被提及者挠头呵呵一笑:“也不算啥啦……”

“……我想你们至少应该按回作者设定装作不认识。”罗德里赫咳嗽一声。亚瑟面无表情踩住弗朗西斯欲要上前勾肩搭背的脚同时喝斥鬼鬼祟祟的少年:“……阿尔,别什么时候都想着吃这是剧情战斗。”

天边响起一阵几欲撒手人寰的狂笑。

在场全体难得默契地暂时性失聪,弗朗西斯把马修小心翼翼牵住自己衣袖的手翻过来写字,亚瑟展眼便以暗示姿态从阿尔面上斜斜横过。罗德里赫未及再度开口,音质柔软的声线已捎来坚冰封冻湖水般的寒意,那是被圣洁晨光所祝福的絮语:

“……封魔之刻印。”

亚瑟神色屹然不动望向罗德里赫与那银发少年不约而同扣起法印却攥空的五指。一时水逝烟消,唯余下已制服拜火教余党却瞠目其前的禁军们沉默注视那对峙的七人。

……很好,马修已成功使中庭进入魔法禁言阶段,那么只要擒住罗德里赫或者他的上司——

身后风声突起,阿尔急退两步堪堪挡住砍来一刀,弗朗西斯一松弓弦利箭飞奔罗德里赫而去不偏不倚击落他手中配剑,与此同时亚瑟旋身躲过凌空而下的双刃斧,被护在怀里的马修抬手将掌心少许粉尘越了他肩膀漫然扬洒,地面一圈光晕以无规则形状化为银幕镜壁牢牢禁锢住他们的囚徒。

罗德里赫发丝被弗朗西斯掠下一缕,他目光闪动错身间已与另外两人成犄角之势,靴尖一踢剑使其立起重又倒转握在手中高举让其上石榴石双头飞龙的家徽遏下他们攻势:“……凯斯兰皇储与中土哈诺尼亚大公少选侯在此。柯克兰阁下,我想我必须恭贺您的任务已经完成至于佣金的支付问题……”

“喂少爷怎么不介绍我。”银发骑士无趣道。“……一个登徒子应该不需要介绍。”

亚瑟一愣便迅速恢复坦然姿态,目光扫过身后仍旧相持的两位又与罗德里赫的视线相交:“除了之前信上许下的纯利润,还要加上本次额外支出诸如武器物品消耗……共计10000星币请至少兑付四分之一现金。”

阿尔笑盈盈回过头来蓝眼睛流光溢彩:“我想您不会介意一并报销我们的路费和食宿。”

安东尼奥困惑望向好友想要说话,罗德里赫神色未改,却破开清冷神态婉然一笑:“柯克兰格下不愧来自多财善贾的白银群岛。我说过了基尔……总能找到借口免去你的佣金,作为纳克森大公少选侯——好吧那名不符实,”在某人的怪叫声中他悠然补充:“你可以勒索那些拜火教的信徒们只要别不小心让长老冕下死在我国辖内。”

罗德里赫随即姿态矜然端雅收剑入鞘,横一眼仍旧被星尘加诸行动禁止效果的安东尼奥而径自越过众人,在游廊檐下驻足回首:“几位阁下请跟我来。”

解除魔法禁制后亚瑟与阿尔眼中顿时闪烁出黄澄澄光芒,直接忽视背景里扶额的两人快步跟了上去,尾随的基尔伯特哼了一声,罗德里赫才从唇边淡然逸出“潜虬媚渊”让禁军手忙脚乱一拥而上解救皇储。

弗朗西斯摇头苦笑揽过静立一旁不知作何表情的马修:“走吧哥哥我想这次够开销至少三个月。”

温顺少年仰起脸来看他:“您有把阿尔支出的份算上吗。”

亚瑟沉吟半晌终究扬声:“感谢殿下对我们的欣赏,可是既然您能...?”“哈诺尼亚与凯斯兰世代交好,我也有一份微薄责任需要保护王储的安全...至于让您辛苦了,不胜惶恐。”

“...请放心那不过是心理损失费的问题。”

“...当然这全权由凯斯兰王室支付。”少侯在阴影中温婉莫名的微笑以及镜片反光都让四人和另外那位大爷莫名一抖明白了为何刚才不早早解除王储殿下禁止行动状态,基尔伯特声线出奇有一分波动:“腐朽少爷你其实可以叫男人婆——”

“...如果您想安东尼再负担上宫殿修缮费以及特殊服装素材的话您尽可以邀请。”

——Ch.A Fin——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犯人指认。

M娘。

Author:M娘。
——妳們覺得一個把頭像設定成糟糕截圖的女人會正常嗎-___,-
一個呼天搶地嚎叫自己ACT很爛的女人面不改色地鬥技場30連勝。
來者請便。這裏是M的臥槽所+同人存檔處。无论如何请叫我M,多谢。
93年生。蠢女人。烂文艺星球人+黑洞领主+见习雷神。
被人拖下水赶6918本子中。
在拖稿大神诅咒下萌上了名夏。
APH疯狂到了——你也看见了一版都是LOVE AND PEACE==
中/米/奥/典中心。露中朝耀港中菊耀大好,露米英米日米米加法加普奥瑞奧法奥西奥激萌,丁典应援,英港普露日露法米[....]冷cp开发阶段。
——————搜刮来的应援——————————
mid_633737735336077500.jpg英米同盟
米加同盟
米を愛す会
HERO眉毛F叔祖国君水管=A=
黑英联邦
普奥同盟
————————某的群P自畱地————————————
0
0
0
0
0
0
0
0
0

LOGO子[///12.17全部修正
钴蓝铜绿/修罗中 耀和谐公式站/感谢支持 离心引力/无限期天窗中 暗黑童话/完售感谢支持 千秋殇 闲碎基地 HAT节操去死去死团 无人岛天子 oxox西斗 APH女体同萌 煌仔 幽酱 yoa 茜 空 酸鹼中和 Trusite 獨立 Se I'aura spira一起詐屍吧☆ 逆凛姑娘 翻译强人小乐姑娘 自家
友達
血泪史。
爪子君
时间痴。
草花们。
爪子。
Gone By
真的是无聊
死死团集中地
来维和吧HERO们!
自我鞭挞板兼让观众舒服些[?]的文库整理?
10.2新一轮整理完毕
此人被称为[坑王][雷星殖民大公爵][黑洞领主]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这样一看其实我写了四万多字的黑塔原来【只正式完结了4篇啊】 [小白时期的羞耻练笔君] 银之角.1.Fin. 相见欢.1.Fin. 五月千帆应过尽.1.Fin. [正经起来虽也很崩的文==] 泼墨桃花.1.2.3.4.5.fin. 蝴蝶过期居留.A.B.C.D-F. 二三事.今日明天+七生。Sailing alone。 瓶子里的妖精/Bottle Fairy Fin. Yesterday once more A+B.C.D. Fin. 莫谈国事A.B.B.全文疑似Fin. 浮生六記 D.結髮 楔子+一。二。全文完. Pied Pipper [坑。疑似永无出头日] 绿檀.序章. 沿海公路.序章+A.B. .葬音.1.2. La'Vin.1. 仲秋.序章+1. 背靠背.序章. Der Wald.前奏. 莫谈国事 蓝调.A. B. B.补完 C. C.补完 蓝调.番外,荒年之光. D. D.补完 自深深处 A..自深深处 B.. [冷CP开发研究所。] 同年同月同日雨.Ch.1.Ch.2. [联文/合作成品部分] [Iullsted By M&幽Via.版权两人共享]文艺工口系列.木风流年.[All R18] A.蝴蝶墓穴.Fin. B.风旅人.Fin. C.折子戏·烛影摇红.Fin. 单独成品.米英[米]部分 D.[M]七宗罪TBC. D.[幽][米英]Britop/英式摇滚请参考爱和论坛原文。 [Written ByM&Cilciven][亲父女帝/隐普奥/纯属虚构]名字总会有的[..... 1. 2. 3.
搜寻栏
欢迎勾搭

和此人成爲好友

=W=英米法加露中普奥~